• 关键字
  • 编辑热线:0792-8559761爆料热线:8559171广告热线:8505366

“数”说九江:一万亿,不仅是个大数字

  • 发布时间:2014-11-14 09:35
  • 来源: 九江新闻网-长江周刊

如何理解“决战工业一万亿”?

我们相信它绝不仅仅是一串数字。我们要探索:到底工业和财富之于九江的意义该如何合理地实现?既有政绩,又利民生,而“它”的最终发展与达成如何实现二者之间的平衡?

我们当然知道,在这个事关九江重大发展的战略决策面前,最不能忽略的当是民众的想法。

1

精神与财富之辩

每一个战略都有指向,“决战工业一万亿”,它是一剂振奋人心的精神催化剂,还是一笔与日俱增的财富筹码?

在今年7月19日刚刚闭幕的江西省委十三届九次会议上,省委提出工业化、城镇化双轮驱动的战略。省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汪玉奇就提出,实施以工业化为核心的发展战略,应当说江西是走了弯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统一认识,不要发生犹豫与偏移。”

我们怎样才能做到不犹豫,不偏移呢?精神的指向是必要的。工业精神更如是。

知名咨询师汪中求在他的《中国需要工业精神》一书中,阐述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工业化必须以工业精神作为支撑”。他说,由于在农业化向工业化的大转型中,中国人行走得过于匆忙,以至于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思考工业化与工业精神的联系。长期落后于他人的事实,以及由此产生的自卑心理,让近现代的中国人一头扎进了工业化的浪潮,有的甚至把工业化看成是简单的牟利和扩张,而对其中至关重要的工业精神不屑一顾。

巧的是,这本书的作者汪中求正是我们九江人。

11月3日至4日,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10家全国主流媒体记者,深入企业的工地、车间、码头采访,探寻九江工业快速发展的奥秘。

在“决战”过程中,九江是如何处理好做大总量与提升质量的关系,如何兼顾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生态效益?人民日报记者魏本貌如讲到,“思路决定出路。没想到九江工业发展这么快,一年多的时间引进了这么多的大工业,经济发展势头强劲,看后非常令人兴奋。”

也有记者表示,除了思路和精神方向的正确之外,最令人欣喜的还有九江财富的集聚。据统计,今年1至8月,九江市规模以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增幅19.5%,增幅全省第一;1至9月,九江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幅12.5%,增幅全省第一;截至9月底,九江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户数达到1107户,比去年年底净增98户,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户数位居全省第一。在当前全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大背景下,九江工业经济的成绩单让人赞叹。

这些数据已经在或将会统统转变成财富增长点。

九江港黄金水道蕴藏着无穷的宝藏

九江港黄金水道蕴藏着无穷的宝藏

实业与主义之争

毕竟众口难调,往往当一座城市处在转型性的发展时期时,主政者很容易忽略掉民众的想法,以至于有些时候民众甚至并不理解执政者的用途。

“决战工业一万亿”提出之时也遇见了同样的尴尬。

有市民质疑,工业化提速了九江经济的同时,城市框架和功能势必也要随之扩容,只是在发展提速的过程中,九江会不会没了古城的样子。更有人担忧,发展实业固然是好,可是这条路“路漫漫其修远兮”,需要上下求索,远不及地产和虚拟经济来钱、来效益快。

如今一年已经过去了,这些关于实业与主义的问号如今还在吗?

初冬的早晨,记者再一次路过那些热闹的人群。没想到再常规不过的街头采访竟给了记者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有些市民开始思考那些质疑。

赵先生是一位“乌托邦”哲学的信奉者。他告诉记者,“当然此乌托邦非彼乌托邦,它只是我对美好城市及生活的精神寄托,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向往一个没有功利与竞逐的城邦,而不愿意去接受诸如提速之类的改变。”赵先生说,在九江像他这样的梦想者不在少数,他亲切地自嘲是“主义”的信奉者。

但是前段时间的一次出行改变了他的想法。“就在上个月,应友邀约我去了趟浙江,一路走了杭州、宁波、舟山、温州、台州等几个城市,朋友是宁波人,所以我在宁波待的时间最长。当我看到宁波村舍如别墅,楼房又像是建在树丛里,新建好的火车站、地铁站让城市面貌焕然一新,我对朋友发出了甬城之美的赞叹,更褒奖了他们敢于拒绝化工业的勇气。但朋友却说,‘没有工业也许宁波不过是座穷破的海滨小镇,从无到有、从认同到选择的过程我们得工业的受益很深,如果不是工业现在的宁波恐怕也没有胆量去选择。’”

“当下的九江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想要的美好生活哪一项和工业无关?”赵先生说,朋友的话改变了他的想法。“既然我们有追求安定的愿望,首先要勤奋地创造出可以支持我们安定的条件。”

在九江办实业恰是机遇。江西省一位长期研究经济发展的学者就曾说过,现在回过头来看,江西显然应该优先发展工业。“与沿海发达省份相比,江西的工业化和城镇化都比较落后,但发展工业是一项更迫切、更根本的任务。”这位学者认为,如果仅仅依靠城镇化发展经济,这样的发展模式见效快,但不可持续且存在很多的隐患。但工业带来的是实业,也许今天执政者通过招商引资引进来的是一个外来的品牌,但依靠九江制造,实体经济被盘活后,真正的九江制造和九江品牌还远吗?

试问还有什么是比此更踏实的“主义”呢?

发展与环境之悖

其实不难理解一些人对于工业化的质疑。“我是福建人,在我们家乡也一样,到处在发展工业,以至于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遭到了破坏,污染、雾霾、酸雨等等开始出现,我只希望九江在发展工业的时候,也要考虑到对环境的保护。”福建女孩陈文文在九江读大学。在她的眼里,“决战工业一万亿”是一座又一座新落成的工业园区,是九江人得以安居的立业之基,是财富的积累,但同时也是隐忧。

城市需要转型并不代表我们就能毫无顾忌地唯“速”和“量”论。

而在发展与保护之间,也存在一个平衡点,它则需要我们做好加减乘除。今年6月13日下午,九江市市长钟志生来到九江学院信息技术中心虚拟演播室,就反对“‘四风’、做大九江”与网友在线交流。在回答“决战工业一万亿”,如何保护好九江的生态环境时,钟志生指出,在新兴产业上我们要做“加法”。积极推广绿色能源技术,引导企业坚持低碳发展、绿色发展,力争到2017年,全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占全市比重达到40%。而在资源利用上则要做“减法”。坚持“在保护中开发、开发中保护”的原则,合理开发矿产资源,优化配置土地资源,严格管理淡水资源,集约利用长江岸线资源。

在循环经济上,钟志生表示要做好“乘法”,要让有限资源实现无限利用,产生“倍增”效益。但面对污染排放等问题,钟志生强调做“除法”。提高项目准入门槛,坚持做到“五个坚决不”,即:严重污染环境的项目,坚决不引进;环评审核不过关的项目,坚决不落户;“三同时”不到位的项目,坚决不启动;在线监测不过关的项目,坚决不放行;没有达到环评标准的,坚决不生产。

截至今年8月底,大气环境质量庐山、庐山西海达到国家一级标准,九江市城区达到国家二级标准,空气质量优良率保持在83.5%以上,饮用水源水质达标率100%,长江、鄱阳湖、修河水质达标率100%。

(记者 吴凤思)

[责任编辑:潘江英]

传稿平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精英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