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忆往事感恩母亲

我的母亲年将七十了,仍在乡村过活。麻白的头发;佝偻着腰背;多年的眼疾,视力变得更模糊了。每次回到乡下老家,看着母亲日渐苍老的面容,我心里都酸酸的。母亲不容易啊!为了我们兄弟和这个家,母亲不知付出了多少艰辛和困苦。

那还是在上世纪大集体年代,我们一家七口人,仅靠着父母俩在生产队做劳动工分养家。一年劳碌下来,连温饱生活都顾不上,更不用说小康了。记得那是一个酷热的暑期,生产队正是农忙“双抢”的季节。为了赶抢收抢栽进度,每晚都要加夜班扯秧栽田。生产队为激发社员的积极性,专门买来了白面粉做馒头吃,以犒劳他们。就是这两只馒头,劳累而疲惫的母亲自己没舍得吃,而是满心欢喜地拿回家来分给我们兄弟吃。那时,我们尚小不懂事,只顾自己好吃,全然没顾及母亲是否有吃的。只见母亲满含着眼泪看着我们,没说一句话。后来,每当读到“香九龄,能溫席。孝于亲,所当执”的语句时,内心该是有多么的懊悔和愧疚啊!

那时,家中人多,劳力又少,经济自然拮据。母亲就是凭着自己的勤劳和俭朴来持家糊口的。小队里发放的口粮不够吃,年终结算,我家总是“超支户”。母亲没得法,只有把家里的猪仔养好。一年两头肉猪出栏,是母亲最开心的事儿。为了养好猪,春夏季节,母亲吩咐我们每天放学后,要到田畈地里去讨一两篮野菜做猪食。仲秋天的深夜,我们都在睡梦中,经常隐约听到母亲斩薯藤,刨萝卜丝的声响,母亲还在积贮着冬春季节菜荒时的猪粮。快过年了,母亲又要忙着筹备我们的冬衣和鞋袜,也是在那一个个寒冷的冬夜,母亲依然在那昏黄的油灯下为我们纳鞋底、缝缀衣袜。记得有一次,母亲从货郎担上买来两只明显带有“黑痣”印记的青花瓷茶杯,在当时也算是高档用具。我不解地问母亲:“为何买这种劣质茶杯?”“你不知,有黑点的就不会和别人家的搞混淆。”那时,我们村里人办大事,须到左邻右舍借茶碗,弄不好就可能搞丢失或“有借无还”。由此可知,母亲勤俭持家的良苦用意,确乎花尽了心智。

母亲虽然只上过两三年学,算不上有文化,但她从人生中得到了许多的经验和体悟,很是让我敬服。年少时,总自以为是,不爱听大人言,甚至有些忤逆。有一年干旱的秋季,好久才下了一场看来并不算小的秋雨。地里的油菜苗饱吸了水分长得正茂盛,可苗中的野草也变得葱绿起来。记得那是一个雨后初晴的上午,我扛着耙锄想要去地里锄草。正在家中忙活的母亲赶紧叫喊我:“伢儿,不要去了!草还锄不得,地里湿脚。”我心里思忖着,“您又没去,怎么知道地里湿脚?”我没搭理母亲的话,径自跑到田塍边,前脚刚一下地,潮湿的泥土已浸淹到鞋帮边,我赶紧拿耙锄用力拄着,将自己撑了回来。心想,母亲确实有先见之明。自此以后,母亲对我们的建言或劝告,我们不能不听。过来人毕竟是过来人。吃的盐多,过的桥也多。

有人说,生活中的琐碎往事,就是蓄存在生命中的人生密码。一只白馒头,一双冬暖鞋,一个小茶杯,一次次铭记于心的谆谆教诲……对于我,就是生命中一段段难以忘怀的岁月记忆,就是殷殷亲情中那永远温馨而美好的浓浓母爱!

作者:游会雄

[责任编辑:谢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