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18盏航标灯 20载青春岁月

九江新闻网讯(记者 吕莹/文 谢雯/摄)熟练地在狭窄的通道与楼楼上爬行,头顶蓝色,脚下是滚滚的江水,九江桥工段大桥车间的工长陈瑜小心谨慎又细心地检查着航标灯。“还好,这里没有问题。”半个小时后,他检查完桥柱灯后,把安全绳扣拿在手上笑着说。“我们平时的工作就是这么枯燥又不可马虎。”

飞架于江西九江和湖北黄梅间江面上的九江长江大桥,是贯穿京九铁路南北的“咽喉”,是连接两省的公路“心脏”。江面上主航道旁的钢梁上,正反两端各高悬着8盏航标灯,弧型钢梁顶端正反各挂有1盏限高标志灯。它们的任务是为船只穿越大桥安全导航。在江水高涨的汛期,航标炮的作用越发明显,它犹如公路上的交警,指挥和救护过往船只,防止它们撞击桥墩以维护大桥的安全。而陈瑜的工作,就是保证它们能正常工作。

1、“责任大于天!”

“今天天气不错。”陈瑜穿着安全服走在铁路桥上,不时提醒浔阳晚报记者,“不要离铁轨太近了,火车来的时候记得紧靠栏杆。”呼啸而过的火车带过一阵强风,桥身微微颤抖。抬眼望去,几艘江轮鱼贯穿行于江中。“还未到汛期,所以江水离得稍远。”遇到枯水期,江水离桥有30多米,水位上涨后,江水离桥只有20来米。“这是我们的工作地点。”九江长江大桥正桥有11个桥墩,其中6~7号和8~9号桥墩之间是船只上下行主航道,两侧桥墩壁上共挂有16盏绿色的航标灯,主航道上方钢梁挂有2盏红色的限高标志灯。“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要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证这些灯24小时明亮。”陈瑜脸上露出朴实的笑容。这看似简单的工作,让他奉献出整整20载的青春年华。自从1996年8月,大京九铁路开通后,陈瑜调到九江桥工段负责桥上的水电设施维护。保证这些航标灯正常使用,是其中一项重要的工作。时光飞逝,江西樟树人陈瑜已经在九江生活了7300个日日夜夜。暗夜的江上,明亮的航标灯为船舶指引方向。不管什么情况,只要有灯不亮,陈瑜都必须在最短时间内修复。在江水高涨的汛期,航标灯的作用越发明显,它犹如公路上的交警,指挥和警示过往船只,防止它们撞击桥墩以维护大桥的安全。

“看,这就是下去的地方。”陈瑜戴着安全帽、系紧安全带,身轻如燕地在悬空陡峭的斜梯上攀爬。“别看江水,它们是流动的,容易头晕眼花。”在通过仅容一人通道时,记者的背包时不时被挂住。“别怕,专注脚下就可以了。我们在易滑的地方都绑了稻草,只要小心就没问题。”陈瑜笑着说,现在正是阳春三月,恰好今天没风。前些天碰上风大,江风吹得人仿佛都可以飘起来。“这还不是最难受的时候,”他说,“冬季和夏季我们才最辛苦。”烈日炙烤、高温肆虐的酷暑,滴水成冰、北风刺骨的寒冬,都是航标灯故障高发期,也是陈瑜检修工作最艰难的日子。通道狭窄,冬天衣服都不能穿多,还没伸手,就被凛冽的江风吹得整个人都僵直了。夏天时,太阳晒得眼睛睁不开。身上绑着安全带,大腿上绑着安全绳,磨得皮肤生疼不说,连脚都迈不开,一会儿就热得满身大汗。即使在这么辛苦的环境下,陈瑜仍牢记自己的任务。强烈的责任心使他不敢存有丝毫的侥幸与懈怠,“这是京九线,是纵贯南北的交通大动脉,我们的责任大于天!”

2、二十年的守望

“我们也害怕过。”第一次踏上大桥桥面时,看着高处孤悬的航标灯,望着脚下20余米处湍急的江水,陈瑜的腿脚也有些颤抖。“我们每次都要钻过大桥护栏,顺着扶梯垂直爬下七八米,再走过一段长度40多米的斜梯,到达距离水面20多米的作业区。”系好安全带,对航标灯逐一检查。“两个安全扣始终要有一个保证固定,这样才能保证安全。”四盏灯,每往上爬一格,就要挪动安全扣。作业艰难又琐碎,但陈瑜毫无怨言。

饱尝了高空作业的心情与艰辛后,他更加明白自己的肩上是一份如何沉重的任务。“要确保主航道上的每盏航标灯都正常运行,若有一盏灯熄灭就得封航”。这是工作要求,更是天职,一段时间的工作经历让他深知,白天的晴好天气瞭望条件还不担忧,一到了夜晚或遇到雾雪天气,每日被风吹雨淋太阳晒的灯盏极易出现故障,航标灯就是船只的眼睛,若出故障,后果不堪想象。停航的船只就如长蛇阵,短时间难以疏通航道。所以,必须在第一时间修复。

最让陈瑜刻骨铭心的经历是2007年发生罕见冰冻的一天夜晚。春节临近,桥面和钢梁都被积雪包裹,航标灯和电线挂上了长长的冰棱。巡查中,陈瑜发现6~7号墩上的2盏航标灯不亮。险情就是命令,他与同伴攀爬上滑溜的铁梯、钢梁,一步一挪小心翼翼,如步雷区,好容易才接近航标灯。“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被江风一吹冷得人直打哆嗦。”陈瑜回忆,当时天气特别恶劣,由于戴着手套不便作业,他干脆把手裸露在外。“修了大概两个小时吧。”陈瑜说,那天,在江风冰雪中,他和同伴修复了烧毁的电缆,更换了失效的航标灯变压器。当2盏航标灯重新亮起时,他们这才松口气。

2011年,桥工段对长江大桥上的18盏航标灯进行了更新换代,全新的航标灯拥有更长的使用寿命,这也减轻了桥工们的工作量。“我们现在是巡检量大于维修量。”陈瑜说,以前他们每星期定时巡检2次,碰上风雨雷电等恶劣天气,就要加频检查。设备更新后,改为半个月巡检一次。但每天晚上还要不定时观测。“记得有一天夜里,我接到九江海运管理局通知:航标灯坏了,必须马上修复。”他拿着工具赶到现场,检查发现灯泡正常,是灯里变压器坏了。已经接近零时,城里的店早关门了。陈瑜好不容易敲开几家五金店的门,可都没有这种老式的变压器。他只好回到车间,把以前更换的灯具配件全翻了出来,终于发现一个变压器是良好的。陈瑜赶紧把它拆下来,再摸黑爬到灯前更换,让航标灯重放光亮。类似的事情数不胜数,“那个时候感觉不到疲倦,也感觉不到冷,只想把险情赶紧排除。”陈瑜说。九江长江大桥下通过了无数船舶,还没有出现过一次因航标灯失常而导致的撞墩撞梁事件。“那是绝对不允许的。”陈瑜斩钉截铁地说。

3、敬业让他不平凡

“巡查一次,大概要几天时间。”陈瑜说,每次作业上下最少需要大半个小时,再加上行走的时间,一天之内根本做不完。“为了安全着想,我们一般都是两个人一组。我刚来工作的时候,垂直扶梯的防护都没做好,那时候才真的害怕呢!”来到悬空斜梯的拐弯处,陈瑜指着用粉笔标注的地方说,“看,其他工友检查出这里少了一个螺丝,不但在本子上记好,还需要在这里标注,不然维修人员会很难找到具体地点。”除了保证航标灯的正常运行外,陈瑜还需要负责8公里的作业用电正常运转。

待工作结束后,陈瑜和工友们回到桥头堡,洗手,拍拍身上的灰。“我们在南桥头堡上有一间配电值班室,这里有6个同志24小时值班。我则在工区候命,一旦有问题,便要及时排除。”陈瑜已经记不清在值班室里度过了多少个夜晚,多少个双休日、节假日。“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工作节奏。”

陈瑜回过被江风吹得黝黑的脸,笑着问:“桥上的风景好吧。”虽然工作辛苦,但上天也给了他和同伴们最美补偿。一望无际的江水滚滚东逝,水鸟从脚下飞过,偶尔鸣笛的江轮和轰轰的列车不时行过,空旷幽静,井然有序。“看着这样美丽的画面,再疲倦也不会觉得辛苦了。”陈瑜和工友指着靠江岸的水说,“前些年,我们经常能看到江猪。看,就是那个方向。”在二十年如一日的工作中,陈瑜用汗水见证着成长,靠敬业超越平凡。对他来说,不熄的航标灯是自己体现青春价值的舞台。

陈瑜熟练地爬下斜梯

陈瑜熟练地爬下斜梯

[责任编辑:刘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