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编辑热线:0792-8559761爆料热线:8559171广告热线:8505366

赞美诗

  • 发布时间:2017-01-07 11:07
  • 来源: 九江新闻网—浔阳晚报

樊健军

这是第四次接母亲回来。

从上车开始,母亲就在诉说,诉说的重心离不开她在异省异镇异村的生活。我和妻子都沉默着,狭小的车厢里只有母亲在说话。20多年了,她的口音发生了变化,烙上了很深的异省烙印。我对她在异乡的生活了解得并不多,刚开始的那几年曾一度中断了联系,我和弟弟们全然不知她的去向。

母亲诉说的都是惯常的生活,下地,喂养牲畜家禽,同邻里的关系,谁对她好,谁同她友善。慢慢转移到了他人身上,谁家做了新房,谁家娶了儿媳妇,谁生了病,谁又死去了。这些生活成了过去式,但依旧鲜活在她内心。我不接话,任由她说下去说着说着,母亲突然转移了话题,转移到了基督教上,听得出,她的周围有不少信奉基督教的老头老婆婆,离别时送行的人中就有他们的身影。

我忍不住问:“会唱赞美诗吗?”

“怎么不会?我唱给你们听——”义人哪,你们应当靠耶和华欢乐,正直人的赞美是合宜的。

你们应当弹琴称谢耶和华,用十弦瑟歌颂他……

车厢里静寂无声,谁也没有说话。汽车在爬坡,陡坡加急弯,走得一喘一哮。

母亲回到了那个曾生活过20年的赣西北小村庄。之前,我试图说服她同我们一块到县城生活,她拒绝了。我们对她的决定无可奈何,只能顺应她。母亲是个勤劳的人,回村后没几天生活重新走上了原有的轨道,养鸡喂猫,下地干活。

我渐渐熟悉了母亲的生活轨迹,周一到周六,干着一切可能的农活,周日,去毗近异省的一个小镇做礼拜。村子距离小镇有几十里路程,没有直达的公共汽车,要转好几次车才能抵达小镇。我很担忧她路上的安全,她却风雨无阻,乐此不疲。

也许因为我曾问过她赞美诗的事,每次回家,母亲就打开一只那种跳广场舞用的小匣子,给我们播放赞美诗。满屋子都是那种庄重的乐曲声。每一次,她都要给我们做一顿丰盛的饭菜,好像我们又回到了20年前的餐桌旁,嗷嗷待哺,狼吞虎咽。开饭前,母亲当着我们的面做餐前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啊,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天天赐给我们……”。她的举动让我们有些不习惯,但久而久之,她做餐前祷告时我们就埋头吃饭,她做完祷告,我们的饭也差不多吃完了。

返回县城时,母亲会给我们装上一大袋她的劳动成果,有新鲜的蔬菜,也有鸡蛋鱼肉。

我们慢慢习惯了母亲的这种方式。往后回村,母亲除了播放赞美诗,还会给我们讲一些尘封已久的往事。

母亲回来的年三十,我们一家人,20多年后,第一次吃了一顿合家团圆的年夜饭。这时我们家,已从之前的7口人变成14口了。正月初一夜,按照村里历来的习俗要舞龙灯,但母亲守在家门口,朝龙灯队的人说着感谢的话,委婉地拒绝他们进门。母亲是信奉基督教的,而龙灯就是社火,背后是菩萨,用母亲的话说就是迷信。

母亲郑重声明,她是教会给颁过证的,要给我们看教会颁给她的证件。但我们谁都没看她的证件,仿佛看了就是对母亲不信任、不恭、亵渎。

[责任编辑:袁勤勤]

传稿平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精英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