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编辑热线:0792-8559761爆料热线:8559171广告热线:8505366

回忆母亲

  • 发布时间:2017-01-07 11:09
  • 来源: 九江新闻网—浔阳晚报

郭继林

在母亲的眼里孩子无论多大,终究是孩子。尽管我已古稀之年,但母亲依然一声声叫着林伢儿,让儿子甜透心窝。

两年前的初春,年近90岁的母亲安详地离开了她热爱的生活,再也听不到母亲的亲切的话语,再也见不到母亲慈祥的面容。岁月似流水、沧桑几十年,对母亲的记忆似昨日又似今天,抹不去,忘不了,思绪万千,有口述不尽、有笔记不完。自我记事起,母亲就在我脑海中刻印着纯朴和善良。她一生把相夫教子作为己任,她呕心沥血为家庭,她任劳任怨为儿女,她省吃俭用勤俭持家劳碌一生,为了儿女

为了家,她饱尝了人间困苦,累垮了身体累弯了腰,到了晚年身体差,母亲总是忍

着病痛不做声,她怕影响子女的工作和学习,她是怕增加子女的负担,她是为了不给子女添麻烦,她是怕子女着急担心。母亲待人一生和善,从不与人争长短比高低,从未与人红过脸,她教导我们儿女要做老实人、要做好人,这对我参加工作后与世无争的个性有着深刻影响。

物质匮乏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家人的穿戴全凭母亲能巧勤劳的双手。多少次半夜醒来,睡眼中依然看到母亲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做着针线活,多少次睡梦中依稀听到母亲做针线活的纳鞋声;在疯狂的大跃进时代,男人们炼钢铁、修水库,整个农活全由女人们来承担,母亲带着几个子女白天在忙不完田地里的事,晚上母亲还要打夜工,真正是日夜操劳。我记得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日子里,母亲常常为了填饱一家人的肚子,想尽了办法,洋葱头杆子、老包菜叶子拌饭……她仅吃锅里最后一点点。我记得在饿肚子的1961年,她拎着大女儿到九江做个小手术,来回几十里路,母亲又饿又渴又心痛,走到家母亲就累得瘫坐在门槛上,那种憔悴无助让我至今不能忘怀。还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的1962年,生产队里常打夜工,母亲将大队分的两个糠粑舍不得吃揣在怀里带回家。我们几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抢着吃,母亲却饿着肚子睡觉,这些往事想起来常令我不安和愧疚。

冬天的九江格外冷,家里母亲生的火炭盆却让整个冬天倍加温暖。三弟怕冷,喜欢烘火取暖,但年幼体差,一次不小心打翻了火盆烫伤了手,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母亲抱着三弟,心痛得泪流满面。母亲是坚强的,也是知理的,虽然未曾念过书,但朴素的人生道理也是明白的。在那个苏联屯兵我国边界的备战年代,母亲没有迟疑地将二弟送去部队。毕竟“儿子是娘身上的一块肉”,娘天天看着儿子长大,当儿子突然要离开家乡,却让母亲的心久久牵挂,二弟当兵几年,母亲在家盼望思念几年。记得1975年,我遇到人生最伤心痛苦的日子,是母亲陪着我落泪,是母亲陪着我叹息,是母亲帮我擦干伤心的泪水,是母亲柔弱的肩帮我带大她的长孙。

母亲的往事温暖和激励着我们儿女,她看着儿女们一个个长大成人,一个个成家立业,一个个有了工作,一个个生儿育女,她看着满堂子孙,母亲欢喜、母亲高兴。每次回想起母亲慈祥地看着孩子们,就如同发生在昨天。每次回想起母亲轻轻唤我的声音,总能为我平添力量和责任。

[责任编辑:袁勤勤]

传稿平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精英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