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编辑热线:0792-8559761爆料热线:8559171广告热线:8505366

冬天随想

  • 发布时间:2017-01-11 16:21
  • 来源: 九江新闻网

魏朝卿

人老了,一到冬天就感到寒气逼人。这不,一场风雨一场寒,冬天不知不觉到了,人也情不自禁地裹紧了棉衣。

人过七十,便是太阳已到夕阳西下之时。一些退休的同龄人相聚无不叹息:怨时间过得太快,二十岁时的太阳像是懒汉般躺着;三十岁时的太阳像小儿学步慢步走着;四十岁时的太阳像赶路人快速走着;五十岁时的太阳像运动员般跑着;六、七十岁时的太阳简直像白驹之过隙,倏然而已。人到暮年,就到了“履霜冰弥坚,积寒风愈切”的时候。人生也像冬天的太阳很快会滑下西山坡了。老人遇到冬天,倍感人生苦短,去日无多,倒计时日,终点在望。但苍凉之中亦有一番果在枝头穗在怀的充实,一种人生来去知所以然的坦然,心中的惆怅是宽阔的惆怅,苍凉也已超越了私已而关乎社会,又怎能说这不是人生宴席中酒味醇香的又一番佳境呢?

七十多岁的老人有足够可以回忆往事。往事是人生永不消逝的精神财富,无论何等样强势的人和暴力都抢不去。沧桑的容颜记录着心灵曾经的酸甜苦辣,即便是刺骨酸心的灾病与困苦,在光阴之风的吹拂下,也变换成了白鹿青崖间的涧溪,沿心中一件件往事的豁口曲折潆洄,让心液纯净,泪水清澈。也是这一桩桩曾使人喜怒哀乐备尝的往事,汇集成了映照着蓝天白云的心湖,湖水的周围环护着星空下的丛林和庄园。长风振林,微雨润花,那曾让人或兴奋或痛苦的往事石块沉落湖心,在年华的洗磨中更加洁白晶莹。蒙蒙荧光里,人的精神之躯慢慢地破壳而出,慢慢地抽枝展叶,慢慢地蔚为大观,具有适情任性,自在遨游的羽翼,百代而视千载,人借此脱离了兽界,得以啜饮众神万物酿制的一派空明,呼吸到了崇高精神不朽的芬芳,肉体老去又何妨?

在往事这宽大厚实的襟袍之下,人自然具有迎接挑战的底气,有了散淡漫步的宽敞后院有了一份捻须微笑的淡定从容。若再遭逢困苦,人自会慢慢咽下去。人生不愉快之事常有,哪会一帆风顺过一生?“天上若无难走路,世间哪个不成仙?”在人生的道路上,靠坚韧的精神意志一点点化解,而不会再手足无措,四处伸手求援。因为七十多年的人生阅历告诉我们,真正的痛苦只有自己能化解。而今人到暮年,眼前仍是葱茏一片。我退休后住在乡村故乡赋闲,脚把心带到社会到处走一回,心又把脚带回故园,像几何圆规划圈一样。人这一生走来走去,其实只是绕着这颗心。心是一块磁铁,纵使大地把你推上金山和天堂,也拉不断思念故乡的磁感线。在乡村退休生活中,我已如同一个老农,闲暇时坐在田边地角的树阴下看过路的人,看庄稼,看风景,看虫鱼,看天空云卷云舒。

岁月留给老人是一道道沟壑,老人脸上的沟壑不是丑,而是美。因为它记录着人所经历过的每一次艰难险阻,记录着人们对于理想的不倦的追求,记录着幸福和苦痛。每当抚摸心路上的道道沟坎,就暗自庆幸:不少同龄人已撒手人寰,我却还幸福地活着;庆幸不曾放弃追求,没有后退,从而认领了日常的卑琐细屑,但不再美化它们。人离不开油盐酱醋茶,但拒绝将灵魂酱成豆豉,渍成泡菜,在红尘闹市赏看物质繁华,却不曾迷失回归精神家园的路径。这一份淡定从容,正是得益于人能珍藏于心里的那一湖往事的澄澈。有了这澄澈,便可以将老年生活这匹布洗出简朴的本色,轻而易举地拒绝了虚荣浮华的花花绿绿;有了这澄澈,便可以将典籍中的文字一行行浸泡出芳香馥郁的芽苞,聆听到空白处回旋不已的《月光》和《田园》;有了这澄澈,人就有了滚滚红尘中闲看风月的方舟,有了自嘲自省的气度和雅量。

“多么昂贵的证据,尘土,使我们相信难免一死。”博尔赫斯的诗句不是绝望,是清醒,正是这负载人抵达生命深处的清醒,使人生之冬——老年,变得如此厚实而美丽。

[责任编辑:袁勤勤]

传稿平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精英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