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编辑热线:0792-8559761爆料热线:8559171广告热线:8505366

父亲的篾箱

  • 发布时间:2017-01-11 16:22
  • 来源: 九江新闻网

周海应

父亲离开我们已41年了,但他用过40多年的篾箱(长0.5米、宽0.4米、高0.4米)至今我保存完好,因为它也陪着我度过了三年初中的艰苦生活。

父亲告诉我,这篾箱是他父亲花两块银元买来为其办婚事的“嫁妆”。父亲婚后有三男三女,10口人之家,在那万恶的旧社会,穷人吃上顿、愁下顿,住茅房、睡稻草、饥寒交迫,无钱治病,压得父母喘不过气来,短短五年时间,我两个哥哥、三个姐姐相继饿死和无钱治病被病魔夺去了青春,只留下我这末儿,所以父母视我这“独苗”为掌上明珠,夏天怕我热了,冬天怕我冷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宁可自己不吃不穿,不让我受冷受饿。特别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我国连续三年自然灾害,粮食歉收,为解决温饱,父亲宁可自己受苦受累,带着相伴20多年已褪了颜色的旧篾箱去参加修马头水库,一干就是两个多月,由于父亲患有肺结核病,加上吃饭凭担土数量多少发饭票,所以父亲总是吃个半饱,不久,引得浮肿病被迫离开了水库工地,我那时在读小学,中午放学回家,看见父亲挑着空荡荡的那只旧篾箱,脸上苍白而浮肿,双手指头裂口,走路一跛一跛,我虽年幼,但见父亲因带病上阵而露出了爱的微笑。他把我叫到旧篾箱旁,打开箱子,伸手摸出两个烧饼,塞到我小手上,低着头,含着泪,有气无力地对我说:“应儿,父亲对不起你,没有给你买新衣裳,没有给你买好吃的,跟我受苦了。”我回答他:父亲,你吃了很多苦,跟着你过日子再苦也是甜,我不怨你和母亲,只怪老天爷不公平,连降三年自然灾害,给人间带来的疾苦。

1964年11月,九江县千军万马齐上阵对新洲圩堤加高加固,当年父亲已年老半百,为了不让我这“独苗”去吃苦,只好自己去扛。

我老伴(当年我俩只是认识)那年也参加挑新洲堤坝的行列,是她今天讲述我父亲在新洲挑堤时的两、三个有趣的故事。

老伴说:当时她19岁,与小队三位同龄姑娘听说到新洲挑堤要坐大轮船,没有坐过大轮船的乡下姑娘,带着好奇之心糊里糊涂地报了名。

一天,小队长通知明天去新洲挑堤的社员做好准备,我们三位姑娘高兴极了,晚上还梦见坐大轮船了。翌日,我们跟着全公社300多名社员从永安公社大树下乘坐的并非大轮船(我们受骗了),而是机帆船开往新洲,船老板在中途不知是有意还是不熟悉码头,将船停靠在江洲,我们只好跟着公社带队人从江洲步行到新洲。

说来也巧,这天我老伴正好走在我父亲后面,见他挑着旧篾箱,后来把篾箱交给外甥方乐炎挑,他空着手走,还是走不动,因为天正下着毛毛细雨,路有点滑,又没有月亮,父亲在路上虽没有掉队,但走不到100米就要喊一次:“乐炎嘚,乐炎嘚”,他外甥方乐炎被喊多了而不耐烦地答道:“在这里,在这里”。从江洲到新洲10多公里,走了3个多小时才赶到目的地,一路上我父亲总喊外甥名字约100余次。不知者,在议论这周老真好玩,其实好玩的故事还在后面,那年挑堤以生产小队为一个伙食团,我小队社员见父亲年老体弱照顾他当“火头军”,因为大家都知道父亲平时在村上最讲究卫生,人送外号”卫生专家,他人勤快、善良、聪明,说话算数,同时又会讲故事,所以村上人都喜欢他。在新洲挑堤那些日子,大家都盼天下雨,只有停工才能听他讲故事,可天老爷与民工们作对,一个多月阳光灿烂,父亲特别喜欢这天老爷,每天早上打开门,第一句话:“好天、好天,真乃共产党的天。”民工们被他无意中喊醒,觉得这老人好奇怪,天天美言上帝。

民工们发现我父亲这几天沉默寡言,虽没有痛哭,但脸色苍白,大家在议论,在猜测,到底发生什么不幸之事。他们哪里知道为一小事,很小的事而惊天动地。原来是他带来的那只宝贝篾箱被老鼠咬了一个小洞,幸好衣服没有损坏,为此事深感伤心,大家劝他,回去叫篾匠师傅修补一下,有何难处,父亲告诉他们:这篾箱虽旧点,但陪着我30多年,是我结婚时父母亲给我唯一的礼物,就是补好了也会留有可见的伤疤,你们说我怎么不心疼呢?

今天,见着这旧篾箱,使我想起父亲一生是多么辛苦,为了这个家总是带病劳作,省吃俭用送我读书,望子成龙,可我这条“虫”没有尽孝陪着父亲度过幸福晚年,让老人因中、青年时代劳累染病而刚过花甲就离开我这唯一的亲人,我后悔,不该只顾埋头工作,忘了我这既当爸又当妈的父亲,为了弥补对父亲的内疚,我准备请老篾匠师傅把父亲的篾箱好好整修一新,完成父亲生前那份遗憾,然后交给子孙,嘱咐他们一代代传承下去。

[责任编辑:袁勤勤]

传稿平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精英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