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2017“降成本”攻略:政府加力转型 企业苦练内功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要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推动企业眼睛向内降本增效。中国经济网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在减税降费,降低用能和物流成本等方面均已有积极信号发出。而除了政府发力,企业在降成本工作中的主体地位也受到关注,“眼睛向内,降本增效”成为新的要求。

  新减税降费措施将研究 营改增减税规模或达6500亿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一次发布会上列出了2016年政府给企业降低成本的详细账单,其中显示减税降费总额约5500亿元。“营业税改增值税(营改增)全面推开减税大概5000亿元,涉企收费包括进出口环节的涉企收费,银行卡刷卡的收费定价机制等,大概减少了560亿元。”而据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2017年将研究新的减税降费措施,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

另据第一财经报道称,随着近期营改增试点政策和征管的完善,不动产进项抵扣规模叠加,营改增减税规模还将进一步扩大。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估算,2017年全年营改增减税规模可能高达6500亿元。

  电改将迎第二轮爆发期 用能成本再减负

中国经济网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于近日颁布《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这是我国第一个针对超大网络型自然垄断电网行业的定价办法,核心是明确了独立输配电价体系的主要内容、输配电价的计算办法以及对电网企业的激励约束机制。有分析认为,在2016年电改集中推进之后,2017年将迎来电改的第二轮爆发期,电价在用能成本下降中贡献加大。

据《经济日报》报道,2015年以来,我国通过输配电价改革、实施煤电价格联动、推进电力市场化交易等方式综合施策,已累计降低用电成本1800亿元以上。据测算,2016年电力直接交易将达7000亿千瓦时,按每千瓦时降低6.4分钱测算,全年可降低用电费用450亿元。

  18部门发力多式联运发展 物流成本平均降低约30%

据《人民日报》报道,日前,交通运输部等18个部门发出了《关于进一步鼓励开展多式联运工作的通知》。发展多式联运将成为降低物流成本的有力抓手。根据交通运输部调研结果,大多数的多式联运线路运输费用低于公路直达运输费用,成本平均降低约30%。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贺登才表示,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居高不下,而推高物流成本的原因之一就是各种运输方式缺乏合理分工、物流路径有待优化、货物多次装卸搬运导致物流环节过多。

因此,通过畅通各种交通方式间的衔接以实现物流成本降低,正是发展多式联运的本义所在。而目前我国多式联运发展水平仍然较低:运量规模仅占全社会货运量的2.9%。运行效率不高,货物中转转运所耗费的成本约占全程物流成本的30%。

根据《关于进一步鼓励开展多式联运工作的通知》,我国将力争实现2020年多式联运货运量比2015年增长1.5倍。届时,多式联运运量比重将达到7.25%,比现在提高4.35个百分点。以此推算,可降低社会物流总费用约3.9个百分点,节约成本4350亿元左右。

  简政放权要啃“硬骨头” 政府转型需再加力

降低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是“降成本”的重要任务之一,有观点指出,经过一段时期的简政放权改革,可以说容易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都改革完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山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赵旭强对此表示,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关键就是要坚持问题导向,将那些束缚经济社会发展、含金量高、突破价值大的权力取消或下放,通过改革和制度建设,优化环境,真正建立起降低企业成本的长效机制。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也谈到,现实中企业的负担有相当部分是以市场服务收费的形式存在的,而收费的一些行业协会和中介机构又与相关的政府部门有着某些联系,因此,给企业减负的解决问题之道还在于政府职能的转变,必须以政府主动改革取代各种“倒逼式”改革方案。

  企业仍是“降成本”主体 应眼睛向内降本增效

降成本,政府责无旁贷,企业也不能置身事外。“降成本的核心,还在企业内部。”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建飞表示,生产成本中最不可控的是“人的成本”。此外,在新旧动能转换中,机器对人的替换,也不光是先进设备的采购,更需要培养一支高素质的技术工人队伍,这恰恰是最需要政府给予支持的,也决定了企业能否增强核心竞争力。

山西省经信委经济运行局局长陈广慧也说,政府出台再优惠的政策、建设再优越的环境,都是惠及所有实体经济的。当共沐政策东风时,同行业间就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这时企业之间的竞争,就看企业自身的“功夫”了,谁能做好自身降成本这篇文章,谁就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反之单靠别人背着抱着,只能落伍出局。

据《山西日报》报道,2016年,太钢集团实现降本增效22.32亿元,通过管理和技术创新,仅太钢炼钢二厂,在原料结构优化、贵重金属回收、质量指标提升等方面就实现重大突破,全厂降成本达到5亿余元。

另据阳煤集团董事长翟红透露,该集团利用市场倒逼机制,出台以降成本为核心内容的反危机措施,通过指标管理、对标管理、全面预算管理等体制机制创新,进一步控制成本。人均效率由2013年的900吨提高到1189吨,吨煤成本由380元降低到220元。

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武华太表示,焦煤在2017年将以减亏增效、闲置资产盘活、转岗分流安置、融资结构优化四大工程为抓手,千方百计降本提质增效。(中国经济网记者 佟明彪)

[责任编辑:袁勤勤]

(原标题:2017“降成本”攻略:政府加力转型 企业苦练内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