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重塑融资新格局:定增收紧壳股承压两万亿再融资临拐点

发布时间:2017-02-21 10:19 来源: 九江新闻网—浔阳晚报

上市公司“金融化”特征明显,再融资规模快速膨胀,其中不乏编项目、炒概念过度融资的案例。据记者统计,2016年沪深两市再融资总规模达到1.79万亿,是同期IPO融资规模的近13倍。

证监会2月17日宣布修订再融资规则,旨在抑制上市公司过度融资,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最需要的地方,避免资金“脱实向虚”。

然而长期以来上市公司“金融化”特征明显,再融资规模快速膨胀,其中不乏编项目、炒概念过度融资的案例。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2016年沪深两市再融资总规模达到1.79万亿,是同期IPO融资规模的近13倍。

1、重塑融资格局

证监会2月17日宣布修订再融资规则,新增了对定增发行的股本限制、整个再融资间隔期的设定。其中,上市公司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拟发行的股票数量不得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份的20%。上市公司申请增发、配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本次发行董事会决议日距离前次募集资金到位日原则上不得少于18个月。

另一重要调整,是当前《实施细则》中将非公开发行的定价基准日,明确为发行期首日。而此前的规定中,定价基准日可以是董事会决议公告日、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日,也可以为发行期的首日。

另外,证监会在2月18日晚发布答记者问,宣布上市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时配套融资的定价也按照新规执行,且配套融资规模需要符合不超过20%总股本的监管要求。

市价发行的最新调整,对定增市场内部结构也形成较大冲击。此前,非公开发行的定价形式有两种:锁价和市价;三年期定增因锁定期长而多采用在董事会决议日锁价的定价形式,至发行时通常会出现高折价的现象。

2、长期结构失衡

首次公开发行、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以及并购重组配套融资,是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的主要方式。IPO一直是投资者最为关注的部分,但是统计数据显示,再融资规模数量其实更为惊人,融资结构长期失衡。

2006年,两市IPO融资1304亿,2016年为1388亿,十年总计融资规模2.04万亿。而这十年间,受新股发行暂停政策影响,还出现过年度IPO融资规模为0的情形。

2006年,两市再融资规模519亿,2016年为1.79万亿,十年总计融资规模6.12万亿。十年间,融资规模逐年增加,增速居高不下。

这一巨大反差背后,是股票市场基本功能的扭曲——IPO堰塞湖迟迟难以化解,上市公司概念炒作此起彼伏,退市制度形同虚设,壳股傲视群雄,“不死鸟”神话难破。

另一个失衡体现在融资品种结构上。非公开发行由于发行条件宽松、定价时点选择多、发行失败风险小,逐渐成为绝大部分上市公司和保荐机构的首选再融资品种,公开发行规模急剧减少。可转债、优先股等股债结合产品和公发品种发展缓慢。同时,股债结合的可转债品种发展缓慢。

证监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月16日,排队审核的再融资项目总计384个,其中公司债1例、可转债14例、优先股2例、配股10例,而非公开发行项目有357例,占到总项目的93%。

3、压垮壳股的最后稻草

加快IPO、严控借壳、打击炒作、强推退市,A股上市公司的壳价值恐已所剩无几。而如今再融资新规出台,恐成为压垮壳股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系列的再融资新规发布,市场对具体影响、应对之策的解读仍存在程度上的分歧。有部分观点指出,从过往几年超过20%总股本、18个月期限规定的公司数量来看,直接影响并不大。但上海某大型券商保荐人看来,该观点过于静态。通过再融资,上市公司具有发行有价证券的准金融机构功能;但规则调整后,上市公司这种功能得到抑制,这也让依赖于这一逻辑的壳股价值遭受重创。

“之前,中小创享受高估值的逻辑主要通过两种途径来支撑:不断增发来稀释泡沫,不停收购优质资产合理化。”该保荐人指出,新规的抑制效应加之目前IPO提速的影响,上述支撑上市公司尤其是中小创公司高估值的逻辑再次遭到重创,上市公司壳价值会大幅下降。    (据《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陶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