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编辑热线:0792-8559761爆料热线:8559171广告热线:8505366

回坑作家村首届廊桥诗会举行

  • 发布时间:2017-03-18 12:09
  • 来源: 九江新闻网-浔阳晚报

3月11日,九江市作家协会、新湾乡联合组织开展的首届“幸福新湾”廊桥诗会,邀请来自北京、湖南、湖北及修水县各地的诗友60余人到新湾乡回坑村作家村进行采风创作,开展文学交流。

回坑作家村是我市首个以作家名义命名的村庄,是修水县凝聚文学创作群体,开展文学创作的重要平台,不定期开展文学交流活动。参加诗会的诗友们先后来到绣花楼、善述桥等地,对新湾的生态风光、古建筑进行实地采风,吟游在初春时节的美景之中。

在之后的诗会活动上,一首首热情洋溢、咏赞回坑的诗作被精彩吟诵。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会员、《诗刊》编辑刘能英对创作的诗作进行现场点评,她表示,修水文化底蕴深厚,文学创作氛围浓厚,要多开展交流创作活动,把诗歌与旅游结合起来,推进文化旅游发展。(胡梦新)

回坑作家村三章

刘能英

新湾坐山谷,修水映桃花。

鸡犬嬉相逐,主人闲在家。

春日廊桥上,侧身前后看。

来人不知姓,去路亦何盘。

一泉清到底,四面石墙围。

所谓山之眼,懒观人事非。

新湾堤柳(外一首)

傅筱萍

芽草芳原结伴行,垂丝河岸笼烟横。

谁编树树纤腰舞,遥引荒滩莺燕鸣。

早春

枯枝寸寸欲还生,一夜春姑海气倾?

燕剪斜风明复暖,织图如锦不时横。

新湾即景

章秋生

水复山重涌激流,库区览胜泛轻舟。

朱红绣阁春风在,古色廊桥墨迹留。

夏绿秋黄乡土韵,吴川楚壑众人游。

怡心为有新湾景,不咏新词岂肯休。

廊桥诗会有感

何明生

雨湿黄花白露悬,

廊桥坝上水生涟。

骚人来此寻春韵,

醉后文思涌似泉。

新湾行吟

徐天安

桃源何处觅,应晓有新湾。

古木村边守,清泉户外环。

廊桥横碧水,绣阁隐娇颜。

鸟蝶花间舞,陶公可赋闲。

新湾乡绣花楼前感悟

杨亚玲

红豆千年犹茂盛,

世间儿女却匆匆。

廊桥桥上郎难见,

回首绣楼楼已空。

在修山

木叶

谈及一些让人神往的,

巫和傩在山道中的事情,

白鹭单着腿,立在一头牛的跟前。

翻过幕阜山,将是湖北。老街上,

空空荡荡,并没有人打铁、箍桶、玩把戏。

如果有量子纠缠,

纠缠这绿水青山的另外一个世界,

栖落于宇宙何方?另一个我,

是否正急切地行走在爱情的青纱帐中,

头顶明月苍天,

那向我长啸的事另一个嵇康?

火车将在四点四十分出发,驶离你,

沉湎得过于奢侈的这几个时辰。寂静,

如一片嵌入另一片的屋瓦,纹丝不动。

朝饭过后,隔壁的店铺到底响起了电锯急剧的声响。

云层上的故乡

徐春林

一条河流是倒立的

它从天上来

并不想把甘甜洒向人间

一切的艺术

都不是草尖上吹过的风

今天涂鸦在纸张上

明天就会长在心脏里

一个远离故乡的人

他可以找到回乡的路

故乡有纸,却没有画笔

故乡有桃花源,却没有清澈的水

那不是游子的世界

那却是云层上的故乡

春天的落叶

陈伟平

风住北吹

几枚春天的落叶

挣扎在繁花的影子里

像折翅的蝴蝶

迷惘 痛苦 绝望

其中一枚叫艾伦的

被海浪推上土耳其沙滩

蜷曲的残叶上

仅留着海水的咸涩和

阳光忽略的

叙利亚鸟音

正好

卢时雨

雨水过后,泥土正好适合翻耕

回坑的菜花正好开在黄金分割点

那群蜜蜂太心急了,一个上午来了几回

在绣花楼,我正好摸到一个女子的心跳

朋友啊!如果回去的路上找不到我

请不要喊我的名字

听,春风里正好有得得的马蹄声

绣花楼前的栓马石

朱忠卫

村头四百岁的甜槠

望着远方的宾客

绕过泉塘满面红晕的桃树

径直来到绣花楼前

绣花楼前

青砖轻轻地拥抱着栓马石

毫无防范的栓马石紧张地

睁开俊俏的双眼这一睁就是百年

长衫短褂迎面而来

蹒跚的黄毛青丝染成霜

大红的花轿高头的白马

唢呐的呼唤在袅袅吹烟中渐行渐远

青砖一点一点地锈蚀

樟木柱子隔板一厘一厘地镂空

唯独绣花楼的长石凳

散发出月光般的柔情

这些——

栓马石都看见了

流霞的千姿百态

脚印的大小深浅

花草的来去无痕

心情的阴晴圆缺

这些——

栓马石也都看见了

十二岁的儿子抚摸着栓马石图案上

雕着花纹的砚池

缠着飘带的毛笔

还有那双睁了百年依然俊俏的双眼

疑惑不解

而这些——

栓马石自己却看不见

回坑二题

曹卫平

一、走过善述桥

以三种时间走过善述桥

我拥有三种身份:

逆子,情人和过客

每一种身份都让我落下病根

终致半生飘零

关于村庄。关于爱

我无言以对

善述桥一身闲愁

早已轻说风雨

那一刻我偕你走过

不为油菜花喜极而泣的盛放

只为廊桥下悄无声息的

细水流长

二、车音和的砖

回坑出了个叫车音和的人,从此

世上多了种叫车音和的砖

车音和把姓名刻入砖,把年纪刻入砖

把两千年的教化一辈子的心思刻入砖

结果:他死去多年后

那些砖还叫车音和

车音和的心思很深

深如绣花镂的闺阁

车音和的名气很大

大过善述桥的墩

而比车音和的心思还深的

是装聋作哑的时光

是撂荒的田野上密集的蒿草

比车音和名气更大的

是滚滚红尘的声浪

是黄昏里的招魂

晨光里的叫卖

回坑写意

赵小虎

春天的第一朵花开了,在廊桥。

回坑从冬天的梦里醒来,带着慵懒的模样。阳光一定是挺温柔挺温柔的,拿着刷子把村庄擦了又涂,涂了又抹,绽放出灿烂的菜花黄,在田野中盛开。

回坑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莹澈如碧,不藏一点心思,红鲤鱼镶嵌其中,沉默了一个漫长的季节,吐一串悠长的泡泡,写在季节末尾的句号。

来吧,忍辱负重的人们,背负着荣光的人们,鱼儿轻轻地在那里呼唤:在廊桥下,我们聊会儿天。

都市的色彩不是比山间的风景更斑斓夺目吗?公园的盆景不比山间的乔木更婀娜动人吗?你们这些发誓要远离乡间的人们,今天,你们怎么又来到了这里?

来就来吧,我欢迎你们。

我们来了。

这一天,我们终于把都市抛弃了。那座烦人的城。

为什么总是熙熙攘攘,万头攒动?为什么总是马达轰鸣,川流不息?为什么总是夜夜笙歌,灯红酒绿?就不能安静一点吗,就不能写意一点吗,就不能本色一点吗?

我们在追逐着我们的厌倦,打拼着我们的不屑,索取着压在我们肩上愈来愈沉的重负。

但在这一天,我们终于醒来,我们放下枷锁,立地成佛。

掬一捧回坑龙泉之水,纯氧,润澈心肺。水就是一幅画,蓝天舒展,流云散漫,树影扶苏,长发青丝。自然这个最勤奋的画家,天天都在绘写不朽的巨作。

有缘,你来。有闲,你亦来。水就是一方舞池。那舞者,迅雷之疾,腾挪伸展,皆若空游,倏尔远逝,影布石上,肆意飘荡。

拾步东山小径,这个安静的村庄,像一个摇篮。屋子,牛羊和老人,在摇篮里酣睡。山,挥动臂膀,文着各种风格的绿,任情宣泄。

苦楝树,村庄的守夜人。每一个叶片写着村庄的历史,哪一个游子从这里走向山外,不曾在树下驻足凝望?

那个情深的人。谁从楼前骑着马,绕过清清池塘,从石板路上叽叽嘎嘎,成一幅渐渐虚化的画?绣花针,磨得锃亮,温热的年华被编织在丝缕之间,望不断门前潺潺溪水,把斜阳拴在马桩上。

那个义重的人。谁栉风沐雨,散尽家财,在冬天凛冽的夜里,打桩、架梁,联结这两岸间的行走?沧桑百年,有多少人经历此处,正如我们今天走到这里。

情深义重,仁山智水。

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像旋转的蒲公英,把仁智的种子,带到每一处激情的土地,收获了成功的果实,把家乡变得富饶。

脸庞如菊。

老奶奶靠在门口,望天空。

她数得清太阳翻过山头的脚步,掐得到月光的腰围。

“孩子们,来回坑吧。”

“我们都是自然的儿女,你们从廊桥上出发,累了,就从廊桥上回家。”

回坑,清明灵秀,日月精华,天地之正气,仁者之所秉。唐风之意境,烟雨之江南。

[责任编辑:邱明莹]

传稿平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精英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