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编辑热线:0792-8559761爆料热线:8559171广告热线:8505366

故乡的那条路

  • 发布时间:2017-03-18 12:13
  • 来源: 九江新闻网-浔阳晚报

沈敏

我的故乡位于彭湖两县交界处的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旮旯里,村庄很小,山窝窝里藏着十余户人家,周围乡镇的年轻人知道此处的甚少,光顾此处的少之又少。不过上世纪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前,我们村的知名度却颇高,究其缘由,竟是沾了村边那条路的名气。

儿时的记忆里,村边有条非常热闹的大路。大路其实不大,路面宽不足两米,路况也不甚理想,有人形容路面天晴硬如铜下雨烂如脓,行路难。说其大,因为向西北可以通达孩提时代时时向往的大地方——流泗桥,向东南可以逶迤至彭泽太平关。

正如鲁迅先生的那句名言: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故乡的这条路,曾经走过的行人不计其数,人民公社时代,一年四季,只要是晴天,路上甚是热闹,行人络绎不绝,不过他们的身份实在有些单调——全是上山砍柴的。

话虽夸张,但大致如此。在物质匮乏的年代,烧煤要煤票,农村人似乎没有煤票供应的优待,家庭所需的燃料基本靠植物,可本地产出的庄稼柴、山柴很难满足所需,一年中很多家庭的劳力必须要入大山砍柴弥补不足。当年流泗、大垅公社的部分村民经常选择走本村入彭泽太平关公社,经天红公社上山砍柴,这是较便捷的路线,本村也因此获得了知名度。砍柴人一天来回奔波几十里就为肩上一担柴,效率之低下不言而喻。

那年月,立冬过后上山砍柴的人更多,凌晨四五点,村旁大路上准时迎来移动的灯火,早年是燃烧煤油的马灯,后来换成了手电筒。灯火流动的方向非常统一,从流泗桥方向而来朝太平关方向而去。路上除了初进大山砍柴的十四五岁男女孩略显兴奋打听路途远近,一般人都不吭声,每个人心里明白:节省点力气吧,路途还远着呢。

傍晚时分,村边路上陆陆续续出现数不清的两行平行移动的小柴垛,偶尔从柴垛中间露出个人头,挑柴人正歇口气换下肩,马上又低头继续前行。实在劳累,搁下担子,在路边休憩片刻,附近农田若有萝卜,拔个萝卜在身上随意一檫,沾泥带土塞进嘴里快活地咀嚼起来,萝卜为砍柴人补充些能量也解了渴。挑柴人有时不免自言自语: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有女还是嫁进山里吧,至少可免遭为上大山砍柴而需路途奔波之辛劳。村旁的大路耐心等到晚上八九点钟才渐渐恢复宁静。

逢年过节,尤其年关,路上行人大换血。有时天刚亮,路上就迎来从太平关方向踏霜远道而来的山里人,他们同样带着扁担和绳索,外加马灯或手电,只是一两只破旧麻袋替换了砍柴刀。他们为过年置办点年货,目的地是当年颇有名气的湖口流泗桥。

夕阳西下,村边大路往往会出现他们回归的身影。仔细瞧去,人人肩上的担子似乎并不难为主人,主人步伐自然轻松。有人开起玩笑道:叫你堂客赶快生,生个女儿嫁流泗桥,流泗濒临长江,出门方便,买卖方便,货物种类多,质量好,价格比山里便宜。

岁月悠悠,改革春风吹遍中华大地,故乡那条路也悄然而变,路面加宽了不少,路上也铺满粗石子。可好路并没有招徕更多远道而来的行人,尤其是上山砍柴的行人数量急剧减少,挑着柴火走在路上的身影几乎绝迹,用手扶拖拉机或板车从山里运输柴火的倒有,他们有的贩卖柴火给饮食铺,攒点钱为买化肥、农药、种子和小孩上学做准备;有的为自己烧青砖、造房子贮备烧窑的柴火,毕竟那年头手头宽裕的不多。

远来的行人少了,但故乡的这条路并不寂寞,村里人为经营好责任田地,起早贪黑,穿梭路途田间,精耕细作,常常“带月荷锄归”,路途热闹。

勤快的村民,嫌土地不够用,竟打起村边这条大路的主意,每年适时在路肩上点上黄豆、绿豆的种子或栽上瓜果秧苗,这种景观绵延数里不见尽头。

曾几何时,故乡的那条路变得郁郁寡欢,倍感失落,只有年边或正月里,路上热闹一阵子,大路迎来送往一些归来或远行的打工者。放眼望去,田野里,有的农田耕作如从前,有的整块荒芜,杂草丛生,叫人心疼。

前年,故乡的那条路已脱胎换骨,县交通局拨款,会同乡政府,组织修建了宽阔的水泥马路,村里一位在外发展的出嫁之女为娘家修公路自愿捐献了10万元。

近来回乡探亲,自驾车行驶在故乡这条康庄大道上思绪万千,透过车窗,看到路旁众多的电线杆上密如蜘蛛网的诸如高压电线、电话线、电视闭路线、网线等,感觉他们正编织着一条现代文明的特殊之路,一条拉近世界距离之路,当然故乡这条经历人世沧桑目睹时代变迁的平凡老路,人们也是不会忘却的,也不能忘却。

[责任编辑:邱明莹]

传稿平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精英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