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残缺的旅行

暑假,我到著名的避暑胜地庐山游玩。汽车行驶在盘虬卧龙的公路上,两边悬崖峭壁,树木郁郁葱葱,云层忽高忽低,和我们捉着迷藏。因为晕车呕吐,我无心看风景。一位鹤发老太太坐在我身边,慈眉善目地望着我,怜爱地说:“小伙子,我是医生,姓朱,我来帮帮你吧。”我无精打采地点点头。朱奶奶用伤湿膏将生姜片贴在我的肚脐眼上,然后掐住我的虎口,一阵阵酸痛袭来,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不久,我果真好了许多。通过聊天,我知道了朱奶奶是武汉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这次和女儿一起游庐山。

终于下车了。一阵清新甜润的空气迎面扑来,顿时我感到神清气爽了许多。朱奶奶母女俩与我们结伴同行,她背了一个比药箱小点的盒子,外头裹了层花布。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不知不觉来到锦绣谷。

幽静的深谷和近千米的高峰形成强烈的地形反差,站在险峰远眺,锦绣谷的景色一览无余,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啊!突然,谷底升起薄薄的云雾,随风慢慢飘移,渐渐地越升越高,越来越浓,给锦绣谷披上了一层白纱,山峰和丛林都悄悄地躲进白纱里。云雾给山谷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走在林阴小道上,似乎随手就能摸到云雾,给人一种腾云驾雾、飘飘欲仙的感觉。而我身边的朱奶奶却时不时地对着身上的盒子呢喃着。

庐山的天气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这会儿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找了个山洞避雨,坐在石凳上喝水休息。我想朱奶奶一定会从盒子里拿水、毛巾等旅行用具。朱奶奶坐在石凳上,紧紧抱着盒子,嘴里还在呢喃着。她女儿从随身的包中掏出毛巾、水壶递给朱奶奶。雨停后,天空湛蓝深远,太阳露出了灿烂的笑脸,阳光照在绿叶上,那翠绿的颜色明亮地照耀着人们的眼睛,似乎每一片绿叶上都有一个新的生命在颤动。灰褐色的山峰经过雨水的冲刷,变得干干净净,棱角更加分明了。知了和林间小虫一唱一和,山泉叮叮咚咚地伴奏,蝴蝶在林阴小道上翩翩起舞,多像一场美妙的音乐会呀!

我们准备去庐山第一奇观——三叠泉。我热情地说:“朱奶奶,我帮您背盒子吧,石阶有点陡,您小心点!”朱奶奶慈祥地说:“谢谢你,小伙子。我背得动。”三叠泉瀑布落差155米,第一叠瀑布从高耸入云的山顶上垂直往下落,就像一面水帘子,飞瀑撞在半山腰突起的岩石上,形成第二、三叠弯曲的瀑布。瀑布砸在岩石上,溅起千万颗珍珠,一颗颗水珠洒在身上,凉丝丝的,在太阳光的照耀下,蒙蒙的水雾五彩缤纷,美丽极了!

休息片刻,我们沿石阶往上爬。看着朱奶奶蹒跚的步履,我又忍不住说:“朱奶奶,我帮您背盒子吧!”朱奶奶抹抹汗,摆摆手说:“不用,不用!”我打趣说:“从没见您开过盒子,莫非里面是什么宝贝?”她女儿扯了扯我的衣角,小声说:“那是我外婆的骨灰!妈妈都不肯让我背呢!”朱奶奶听见我们的谈话,感慨地说:“她老人家省吃俭用,为我们儿女操劳了一辈子,虽是庐山脚下的人,却从未游过庐山。我们年轻时忙事业,她跟随我到武汉帮忙。当她该享福时却意外地走了,留给我们的是‘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伤痛和遗憾啊!”我恍然大悟,原来朱奶奶一路的呢喃是在为她母亲介绍家乡的风土人情啊!

龙应台的《目送》写道:“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当子女逐渐长大,父母却已老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庐山的景物不妖不艳,不媚不俗,一草一木都纯朴素净,没有一丝雕琢的痕迹,为我们洗净心灵的尘埃。在这片圣洁的土地上,但愿我们用一颗圣洁的心,一片圣洁的爱去完美人生。

(刘炅兴)

[责任编辑:陶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