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编辑热线:0792-8559761爆料热线:8559171广告热线:8505366

乡间小渡

  • 发布时间:2017-04-21 09:41
  • 来源: 九江新闻网

桂孝树

前些日子回到乡下,母亲告诉我说,以前的毛沟河渡桥修好了,昔日阻挠人们前进步伐的河水温顺地从桥下缓缓流过。曾经为人们出行做出贡献的渡船也被卖掉了,望着桥下那流淌的河水,曾经摇摇晃晃的渡船,以及高大魁梧的船老大,已成为我脑海里永远挥之不去的影子。

我的家是个典型的江南水乡,家中的田地都在离家十几里的沐湖的另一边。因隔着湖水,船便成为我们湖边人出行时不可缺少的工具,如果家里有船的,划上一个小时的水路就能到达,没船的就得走2个多小时陆路后到毛沟河边等渡船过河后还要走半小时路程能到达。

小小的渡船不知承载了我多少记忆,俗话说,隔河千里远。的确,一条弯弯的小河把百米宽的两岸隔开了,曾经多少次在河边等候渡船,岸边上的人们在眺望着河中行走的渡船。夕阳西下霞光笼罩的渡船,摆渡的老汉手里的长竹篙在河中荡起道道波纹,依稀还能听到桨声“吱呀——”或竹篙与船相碰“咚咚——”以及流水“哗哗”的声响,那场景极富诗意,让人留恋。从上了船到等上齐了人开船,船上的女人们都叽叽喳喳聊开了,什么张家娶了媳妇,李家添了个孙子,还有哪个村的女娃最漂亮,哪家盖房子了,而男人们大都喜欢抽上旱烟,喷出的烟味在小河上弥漫,整个渡船充满了温馨。

做船工是个幸苦的活,有时候别人家里有事,那怕是三更半夜只要有人喊过河,也要起来将人渡过去。数九严寒的冬天,手握着湿淋淋冰凉的竹篙,真是彻骨之冷。所以说:“世上三样苦,撑船打铁卖豆腐。”每逢双抢的时候,渡船也是最忙的日子。大家都是肩挑手拿的,在岸边等候过渡的人都排起老长的队伍,可以说在湖里田地做事,几乎有一半时间都是在等候渡船中浪费。

只是小时候家里弟妹多,非常穷,造不起船。想起那时候为了能够搭上别人家船去湖对面田地收割粮食,每天天不亮母亲就要起来做好饭,并将午餐准备好,带上下田的工具到湖边等别人的船。

好在都是乡里乡亲的,一些家境比较好的人家都造了大船,平时搭船去湖对岸种田地是可以,一旦到了农忙双抢的时候,大家都急着要用船运回收割的粮食,大船一般人都不会借给人家,怕船弄坏掉。特别像我家很穷,船弄坏了别人怕我们赔不起,这个时候母亲只能低声下气地向娘家亲戚借船用,因此每次用船都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家才能将白天我们全家在田里打好的粮食用船装回来。

父母他们自己辛苦不用说,看着我们因累而倒在船上睡着,母亲说不管怎样家里也要造只船。不久就把自家门前的泡桐树砍断了,请木匠造了一只能装800斤左右的小船,等到船下水那天,我特地把船划到湖中游了一圈,如今我也可以像其他孩子拥有属于自己的船了。那天在湖中玩得很晚,时而钻进水里游泳,时而将船划向湖的深处,划累时就躺在船中间的横梁,看着天上的星星和水中的月亮,用手去水里捞月亮,结果什么也没有捞着,只留下一圈圈水圈不断扩大。

如今乡间的渡船早已不见了,家里打的船也早就卖掉了,小小船儿承载着我的思念和乡间梦想。

[责任编辑:邱明莹]

传稿平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精英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