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编辑热线:0792-8559761爆料热线:8559171广告热线:8505366

十里梨花

  • 发布时间:2017-04-21 09:42
  • 来源: 九江新闻网

王忠美

又是一年花盛开,百花之中,我最钟爱梨花,盛开的梨花有一种涤荡心灵的纯,于狂野中求一份安静,于高洁中透露着淳朴。

记得去年梨花盛开之际,不经意间想起公园里那片梨花,由于离家有一段路程,苦于白天无暇观赏,只能忙完一天的工作,利用晚上时光去观赏。一路上目不旁视,直奔公园梨树林,那是一个月圆之夜,皎洁的月光泼洒在这片梨花上,与花香缠绵在这个安静的芬芳之夜,竟有一种别样的美,或许看不见整个春天的繁华,那一树树盛开的梨花,形态风情万种,不囿于规矩成行成伍,开出的梨花,骨子里都透着一股静谧的美。许是因为开得自由,看得人眼里心里也都坦荡。

夜幕中的梨花更显安静温婉,我端详着她们,她们也脉脉含情地注视着我,我想这每一朵梨花竟是懂我的,流连于每一朵花前,每每经过一棵梨树,花枝微动,花瓣微笑,盈盈语语,是怜惜我披星戴月来看她们吧,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看着那许多带着自由还有些许野性的梨花怒放,触动我最真的灵魂,灵魂便同样地安静而狂野,同样地不沾染一星泥渍。

而今又是梨花盛开的季节,好多天前就心心念念再去拜访那一片梨花,却是繁事缠身,等到我们去时,梨花差不多开始凋落了,正懊悔我错过一场浩荡的花事,一对老人吸引了我。两位老人大约七十多岁年纪,老妇人一头银发,金丝眼镜,粗布衣衫显得干净利落,硕大的梨树下,坐一简易条凳上,双手捧书安静如梨花,偶尔有一片梨花飘落,飘然抚过老人脸颊,匍匐在老人肩上,调皮地偷窥书中的故事,老人若有所思,仿佛悄悄与落花对话。

老爷爷也是一身素装,白裤白褂白鞋,手持一把银色宝剑与落花一起翩翩起舞,招来了蜂蝶助兴,老人舞得更起劲了,引来赏花的游人啧啧赞叹。

许是老人舞剑舞累了,许是想起了什么,老人收起剑坐回老妇人身边,伸出手轻轻弹掉老妇人身上,头上落花,老妇人灿然一笑,掏出手绢慢慢拭去老人额头汗珠,他们在窃窃私语,很想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开心的事情,让老妇人笑得梨花般灿烂,露出粉红的牙龈。可是我真的不忍心打破这一份美好,扰乱这一份平静,我就这样远远地看着,远远地羡慕着,羡慕着此时谁也无法走进的世界。

正恍惚间,两位老人弯腰钻进梨树下,划拉着落在地上厚厚的梨花瓣,轻轻地装进塑料袋里,那么认真,一丝不苟,仿佛怕碰疼花瓣。原来老人早在梨树下铺了一块干净的塑料布,坐在树下,边看书,边静静地等待花落。一阵微风拂过,片片花瓣纷纷落下,仿佛下一场梨花雪,纷纷扬扬的花瓣飘落在老人身上,也飘落在他们银发上,纯洁与纯洁相遇,花香与心香缠绵,竟是这般超凡脱俗的美。

看见老人收集梨花瓣,心里不由打鼓,这是要学黛玉葬花吗?我不能自已。许是我呆呆的表情引起老人的注意,许是我直视的目光让老人不自在,老妇人朝我摆摆手,示意我过去,我快步钻进梨树下,边和老人收集花瓣,边聊了起来。

原来,老人收集花瓣不是学黛玉葬花,而是用它来蒸制梨花糕点。“梨花还有这用途?”我把怀疑挂在脸上,老太太朝老头呶呶嘴:“呶,老头子爱吃,早些年,我们院子里种了两棵梨树,采摘梨花还方便些,可是,我们老了,梨树也老了,开不动花了。好在我们离公园近,这几年公园又栽了这片梨树,这不,上这儿蹭花瓣来了,可是又不能采摘树上的,只能等待花落了。我们在树下事先铺好塑料薄膜,收集些干净的花瓣,我把拾回的花瓣晾晒干,放到面板上用擀面杖碾碎,和少量的糯米粉一起掺进白面中,放少许苏打粉,蒸梨花糕吃,这样蒸出的糕点,里面添了许多丝丝缕缕的梨花的花纹,有了别样的观赏情趣,加上梨花微涩的淡香,好着呢。这老东西吃了我一辈子梨花糕,许诺下辈子为我种十里梨花呢!”说完自己嘿嘿地笑了。看着老人孩童般的笑脸,我想起了一部正在热播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原来,老了也可以有如此般的浪漫情怀,就如同这漫山遍野的梨花,皎洁豪放不媚俗。即使苦难和痛苦,也因了这一缕浪漫的花香发酵出别样芳醇的味道。人生有爱,时光余香,让原本粗硬、难熬的生活一下子就有了丰富的内涵和悠长的回味。

我常在想,我之所以对梨花情有独钟,或许是喜欢它的高洁脫俗,在有限的生命里,能够做到不浪费,不辜负,不虚度,时光自然会留下芳香。基于这样的想法,再望一眼梨花,内心便有了禅意,进而就坦荡了情怀。

[责任编辑:邱明莹]

传稿平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精英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