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布鞋

记忆里,从小到大总是穿着布鞋,那都是母亲一针一线做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我的母亲能做一手漂亮的布鞋,在乡里家喻户晓。小时候我父亲和我姊妹都是穿母亲做的布鞋,寒冬腊月穿棉布鞋,春秋季节穿单布鞋。还能做出好多样式来,有松紧鞋、搭带鞋、浅口鞋。小孩子多半捡上面一个大孩子的旧布鞋穿,毕竟靠手工,做不赢。我基本上是穿新布鞋,男孩里我是老大,在母亲的意识里,穷人家的尊严还是特别重要。尤其是春节拜年,大年初一,母亲就拿出一双新布鞋让我穿上。记得十岁左右,父亲带我和姐姐去武汉看望奶奶,就是穿了一双新布鞋。刚上脚的新布鞋,黑色帮、白色底,特别好看。鞋底结实硬朗,在大游轮的甲板上行走着,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让我格外自豪和快乐。

母亲做布鞋多半是在下雨天和晚上煤油灯下完成的,因为白天要出去挣工分。由于看母亲做鞋看得多了,母亲做鞋的先后程序,娴熟的动作,专注的神态,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做鞋前,母亲先准备布鞋用料。鞋帮和鞋底里面的衬料,看见母亲用毛纸、旧布边角、纱帐、麻线一层一层用手抹上小麦糨糊,贴在门板或木板上,干了就撕下来做里衬。

鞋帮的面料用黑线布居多,条子、格子布也用,但在裁剪时,母亲很专注,横竖对得整齐划一。母亲做鞋最细致的是针线功夫好,鞋帮的滚口宽窄一致,针线距离均匀平直。

纳鞋底时,看见母亲有时要用很大的力气,手掌上都被麻绳勒起了一条沟痕,有时还用眼睛看着鞋面平不平整。母亲能纳出很多花样来,满天星、水波浪、九针疙瘩都很好看。

鞋底纳好后,母亲用一把铁锤将鞋底放在石头上,锤平锤软,便于纳鞋帮。每一双鞋做起来后,母亲总要用鞋楦将布鞋进行整形,这样做起来的鞋有形、美观、合脚。

到了读五年级的时候,我的脚长大了,母亲给我买了一双绿黄色的解放鞋,记得才3元钱。刚穿上胶鞋,虽然开始高兴了一阵子,但还是不习惯,容易出汗闭汗。还是母亲做的布鞋暖脚养脚。

改革开放后,布鞋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特别是女性刚时兴高跟皮鞋的那阵子,走在街上,长发飘飘,不仅有气质,还让她们更加自信有魅力。男人们也跟着兴奋不已。

1980年,我在高桥公社革委会做团委的工作。那年,全县团干到县革委党校培训。听说我到党校学习,父亲特意给我买了一双三塔头牌的皮鞋,并亲自擦油上蜡,用布巾擦得锃亮锃亮的。我第一次穿皮鞋,行走在教室的阶梯上,心里喜滋滋的,自尊心得到了相当的满足。

后来,皮鞋的发展太快太好了。皮质优良,款式新颖,颜色亮丽。中国品牌,百年老店:世界品牌,国际一线。进入21世纪,人们的观念趋向自然和健康,怀旧成了现代人心底共存的一份纯情。穿上一双合适的布鞋,成为人们追赶时尚的一种潮流。

布鞋有浓郁的文化,有放不下的情结。我还是怀念我母亲做的布鞋。

(王本春)

[责任编辑:刘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