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好家风是一所学校

父亲少年失母,家境贫寒,半天读书,半天放牛,勉强读完小学。母亲没有进过学堂门。直到现在老两口也没放手用过钱,连上街打的都不舍得。从我记事起,父母亲就教育我们要勤俭节约。还教育我们与人为善,礼貌待人,诚实守信,别人的东西再好也是别人的,要靠自己的劳动去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非常纯朴的道理。直到如今我们姊妹几个都坚守家训,靠它立足社会,教育子女。

父母节俭,对自己节俭,对客人却非常大方。那时,靠父亲一个月四十多元的工资养活一家六口,很少吃肉,只有来客才有肉吃,我们总盼望家里来客。父亲有个挚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他来就有肉吃。小妹比我小6岁,她就直接跟父亲说,老爸,那个老杨怎么还不来?老爸边笑边骂,死妮子,老杨是你叫的?要叫大伯。

每年端午节,父母请叔叔姑姑们吃饭,包粽子,煮鸡蛋,我们却一个都没有,只有等客人吃剩了我们才有的吃。我们很气,母亲就说,朝朝待客不穷,亲戚要看重,世上最持久最可靠的就是亲情,以后你遇到困难,帮助你的大多是亲戚。谁家有什么喜事,除了必要的送礼,还要慷慨解囊,情愿自己在平时节省。用母亲的话说,人情急如债,头顶锅来卖。

小时候,靠父亲做会计远远不够,母亲在家里养猪种菜和打零工,补贴家用。农村很少让女孩上学,但他们说再苦再难也要让我们读书,以弥补他们没读书的缺陷。后来进城了,日子好过了,老两口还在周边的空地早出晚归种菜,叫周围的邻居都到我家菜地去摘。打药了还得在菜地竖块牌子:“已打农药。”免得吃了中毒。

父母在家都是老大,都是很多兄弟姐妹。奶奶在他三岁的时候就过世了,之后爷爷续弦,先后生了五男三女。父亲自己生活拮据,还要接济弟妹们。小姨从8岁就在我家。生活清苦,但都也快乐。那时候好多从安徽湖北那边逃荒的,谁来要饭母亲都给,乐此不疲。

虽然父母文化有限,但言传身教,对孩子而言,好的家风就是一所学校。

(刘淑华)

[责任编辑:刘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