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修辞方法岂能滥用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文化艺术等各项事业也发展起来。当前广告文学中“谐音”修辞方法的运用非常广泛。在报纸上、店铺门头上,甚至宣传法规的警示标语上也用起来了。这种文风吹遍了九江全市,据我观察,全市有数十处是这样的。

“谐音”修辞方法是这样的:以一个字为修辞点,此字具有双重意义,一是本义,一是修辞义。两义载于同一个字。两义所代表的字必须是同音(同韵不行),并要把此字加上引号。现在我提取几例,请大家分析:1、博来肉品公司门前沿招牌:博来肉品“食”在放心。2、长虹大道某理发店门头招牌:“艺”手遮天。3、某超市蔬菜广告上写着:请抢“鲜”购买。4、某移动公司写着:机“惠”来了。5、某推销员所穿衬衫上印着:美的电器是这样“美的”。6、卖服装店铺写着:“衫”国演义。7、湖滨路一家鞋店门头写着:“歪门鞋道”。8、龙开河路卖店门头写着:“犬”心“犬”意。以上几条,有的写得很好,有的是可有可无的,有是滥用乱用的。我不作逐条分析,归纳起来,存在三大问题:1、修辞点所用的字,只是同韵,不是同音,甚至音韵都不同。2、很多没有将双义字加上引号。3、有的意义模糊,使人费解,有的是自己骂自己。另外,还要提醒一句:凡是法规内容的警示牌,绝对不能用此种修辞方法。

乱用滥用修辞的出现,影响着城市形象。在此奉劝追求时尚文风的作者,加强学习,用好这一修辞方法。在创造诱人、风趣广告的同时,维护好祖国语言文字的准确性和严肃性。写到此处,我又想起了这样一故事。

古代,九江江州镇有一富翁70余岁,生有一子50余岁。因前妻不幸去世,娶有后妻只有40余岁,按家庭排行,儿子还是要称她为“妈”,不过在“妈”家前面加个“毛”字,叫“毛妈”。不久,儿子因患重病夭折。在古代,如果家里“老”了人,就要请很多人来家办丧事。请先生主持丧事,请道士“做七”,请裁缝做寿衣,请木工制棺材,请石匠刻石碑等。富翁痛哭不已,后妈却点泪未滴。请来的先生和匠人,见此情景就在旁嘀咕:真是后娘,一点情感都没有……此话被后娘听到了,她心里又羞耻又生气。她思考片刻,急忙跑到儿子跟前,抄九江语音号啕大哭起来:未曾生我哟——,先生我的儿啦——,何不死我哟——,倒死(道士)我的儿啦——。昨夜梦见哟——,实像(石匠)我的儿啦——。世人要保重哟——莫像(木匠)我的儿啦。黄泉路上哟——,才逢(裁缝)我的儿啦——。先生和匠人听了,面面相觑,哭笑不得。这后娘为人如何,在此不作评论,但从哭词来看,不愧是位才女。

(胡德厚)

[责任编辑:刘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