缱绻时光里总有一股持续生长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7-06-24 09:30 来源: 九江新闻网

有一种坚持叫求索

花甲老人十余年潜心研究践行创新意识

今年59岁的钟木生是修水县征村乡谭坑村人,只有初中文化的他潜心研究十余年,发明“通用汉字识字表”。根据他的方法,无论查什么字,只需几秒钟就能在“通用汉字识字表”里找到注音。

“最初只是想多读书,多看报。”钟木生说,1997年,他在浙江温州一家食品企业打工时,经常在空余时间读书看报,但是很多字都不认识,只好求助《新华字典》。但他发现,有时查一个不认识的字得花上三四分钟时间,有些费时费力。后来,他把一本《新华字典》中认得的字做了统计,自己认得其中的5200个字。当时他就想,能不能发明一种简易查字法,让查字找字更加便捷。2002年开始,他利用业余时间潜心钻研查字法,试图更巧妙地利用汉字首笔笔画、总笔画、音节等因素来查字。付诸实践后,钟木生发现这远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厚厚一本《新华字典》有1万多个汉字,他逐一抄录下来,之后根据汉字笔画、拼音音节有序归类。从最初的设想到一个个汉字的测试,他经常忙到半夜才睡,即便躺下之后,脑海中仍在测字演练。“那段时间自己就像是着了魔一样,错了一个字又要重新抄一遍,草稿纸都不知道用了多少。”钟木生说,5年后,他最终把查字法定了下来,并设计查字表格。那时,老钟的两个儿子还在读书,家境比较困难,老钟也无心琢磨汉字,只好将此事搁浅。

2013年,钟木生经济日见宽裕,就买来一台电脑,自学制图软件,打印出“通用汉字识字表”第一版。后经反复修改,今年已经升级到第五版。钟木生说,他想做成有声挂图,但是现在仍有技术障碍。前不久,他特意买来一套《幼儿有声挂图识字表》,想借鉴其基本构造和原理,但因他发明的“通用汉字识字表”涉及汉字较多,线路无法设计,只好作罢。

“如果有人能因此受益,那也算了却我的夙愿。”钟木生说,他已经向国家汉办和江西教育出版社寄去识字表,希望能向学校推广。

有一种坚守叫责任

七旬老汉二十载执着护库演绎敬业精神

一到汛期,修水县溪口镇陈坊村雷壁岩水库管理员陈继秋又要忙开了。

6月9日16点35分,陈继秋的手机铃声响起,收到的天气预报信息显示:预计今晚阴有阵雨;明天白天到晚上阴有大到暴雨,局部暴雨,局地伴有雷电、短时强降水等强对流天气;后天阴有中雨,局部大雨,注意防汛。“又要连轴转了!”盯着不远处的雷壁岩水库,陈继秋喃喃自语。

今年72岁的陈继秋担任雷壁岩水库管理员已有20多个年头。二十年如一日,他每天都要巡查水库、排查隐患、查看水位、控制蓄水、抗旱供水……看似单调乏味的水库日常管理工作,陈继秋做得一丝不苟。

堤身没有任何杂草,泱泱库水泛着涟漪,一个人行走在水库堤坝上显得形单影只。无论是炎热酷暑,还是冰霜雪冻,陈继秋每天都会一大早起床,到坝上走一走、看一看,打扫堤面、清除杂草、巡坝查险、观测水情……每一项都不会落下。“雷壁岩水库是一座小(2)型水库,总库容2699立方,坝长52.5米,水库下游为陈坊村、咀头村及乡级公路,灌溉面积近千亩,影响人口1500余人。”说起水库,脸色黝黑、不善言辞的他如数家珍,堤坝什么地方容易长草,下雨天什么地方容易积水,甚至水库一年需要蓄多少水才能满足农田灌溉,他都一清二楚。

从老陈家到水库,走路只要5分钟,而他每次巡查得花上半个多小时。4月份以来,雨水明显增多便进入汛期,大概到9月底汛期才会结束。这意味着,这段时间里,他要密切关注天气变化情况,更要增加水库巡查次数。“按照规定,非汛期每天要巡视检查一次,汛期则要两三次。一旦遇到水库水位达到汛期控制水位,或者强降雨、暴雨天气等特殊情况,就要增加巡视检查次数,每天至少得两次。要是暴雨期间,晚上得打着手电筒去看水位,隔上二三十分钟就要报告一次。”陈继秋轻描淡写地说他的日常。

对于平时的工程维护、抗旱供水、下游干渠维护,陈继秋也做到尽职尽责;除了要观察水位和维护设备外,水坝卫生养护、水边垃圾清理等琐碎工作也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去年汛期,水库涵管口移动拦污栅突然不见了,陈继秋就自己掏钱新做了一个;有一年5月份连降大雨,雨水将山上杂物冲刷入库,由于早年水库拦污设备缺失,导致杂物堵塞涵管。县水电局请来专业潜水员下水清污,但因涵管入口太小潜水员无法进入,除险工作受到阻碍。

见此情景,陈继秋找来20多米长的钢筋从涵管出口逆向施力试图捅开杂物,可因钢筋太重沉底,未能奏效。这时,陈继秋又想到一个办法,他找来几位村民到附近山上砍来16根约5米长的楠竹,将其竹梢连竹尾地一根一根接起来,后从涵管入口施力,最终捅开阻塞物并成功排除险情。

有一种坚强叫母爱

五旬农妇三十年无私付出诠释骨肉情深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唱出了母爱的伟大。在修水县东港乡东港村就有这样一位平凡而又让人崇敬的母亲,面对一对患有重病的儿女,近三十年来她不离不弃,一直精心照顾,毫无怨言。

今年49岁的郑美连是个贤惠能干的女人,1988年,她的儿子彬彬出生,两年后女儿青青也来到这个小家庭。正当一家人过着幸福美满的小日子时,不幸却接连而至,先是老大被查出脑瘫,接着老二又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脑萎缩,这对郑美连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经四处求医、问药无果后,郑美连选择坦然面对,任劳任怨地照顾着两个患脑萎缩的孩子。

祸不单行,彬彬因一次发高烧导致失去自由行动能力,自己无法行走。每天只要有空,郑美连就抱着儿子出去散步。青青的情况相对好一点,会喊妈妈会走路,但也时常大小便失禁,两个孩子经常需要换洗衣物。帮兄妹洗澡是一项艰难的工作,特别是彬彬,从来不愿意配合母亲,从脱衣服就开始挣扎,好不容易进了澡盆,却在里面扑打,穿衣服时更是撕扯衣服叫喊不止,往往孩子洗干净了,郑美连自已早全身湿透、满头大汗。

丈夫徐爱国长期在外做工,每天早出晚归,无暇顾及家里,家务事就几乎全落在郑美连一人肩上。除了照顾孩子外,郑美连还养了100多尾家禽和一头猪,种了3亩稻谷和一些蔬菜。她每天天不亮起床,把孩子安顿好后,就开始干起农活。让郑美连比较放心的是,青青在家里不会乱跑,兄妹俩也不会吵架。可当她干活间隙回家看看时,彬彬常常倒在大小便中,青青也是满身脏兮兮的。正因为这样,郑美连每天有很多衣物要洗,冬天一双手总是被冷水泡得开裂。“有时候也没办法,一家人要吃饭,光靠一个人干活不够啊!”郑美连坦言,生活虽然艰难,更要坚强面对。

脸色憔悴、头发斑白,长年累月的艰辛付出让不到50岁的她比同龄人显老不少。彬彬虽然不能行走,但每天都会不由自主地发出叫声,一到晚上更是不肯停歇,四肢无力的他常常睡梦中翻滚到床下。每天晚上,郑美连都要中途起床多次,看看彬彬是否睡得踏实。有一次,彬彬落到床下,郑美连发觉后,赶紧抱起100多斤重的他,却一不小心导致左手脱臼,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只好单手洗衣做饭。这么多年,心里总惦记着孩子的她从未出过远门,偶尔回趟娘家也是匆匆赶回。“孩子都是我自己身上掉下的肉,照顾他们是我的责任,只要自己还能动一天,就要照顾好他们一天。”郑美连笑着说。

(卢金鑫 沈曼娜 本报记者 姚星宇)

[责任编辑:何文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