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奔来高垅徐

发布时间:2017-07-13 10:44 来源: 九江新闻网

我的祖先从大唐奔来,在波澜壮阔的历史大潮中,作三级远跳,落户石涧(今高垅村)。有谱牒可稽,自密公绵延至今达一千一百多年,已繁衍传承三十七代。列祖列宗起起伏伏,亦或莅临显贵,亦或落迹布衣,惟有血脉奔腾不息,令人感慨万千。

历经洪流激荡,列祖列宗的铿锵足迹,只是在破页残卷中依稀寻得只言片语。吾氏翘楚何止于所录为是,先辈其灵通明,恕晚辈能力所限,无法陈现洋洋大观,心中惭愧也。吾徐氏血脉自密公流淌今下,传过三十七世,溯寻渊源,自伯益而来,已是越过一百三十三世。吾氏四千年的历史,可否印证中华灿烂文化某个节点上的缩影?无论是优劣强弱,在血脉源远流长的艰难过程中,又能少得了哪一个,都是功不可没;无论是有书有载,或是生平湮灭,其生存的一路搏动,能不是可歌可泣?让吾氏生生不息传承的血脉祈福所有过往亡灵,日月乾坤,善择往生。

吾祖石涧徐园繁荣达二百五十多年。有民间口传,时者族人繁多,村落布局大气,田地畈场成垅,山林峰埂成障。后生耕读,书生意气,官宦营生,车水马龙,更有悠闲者,骑高头大马在田间游荡。这些传说无法一一考证,但从对族谱和祖墓的察看,当时徐园的人口较多是比较可信的。历史进入清朝,石涧徐园开始衰弱。在江南战乱、土地政策无章,饥荒瘟疫等大背景下,首先是在外宦游的大户相继停留城市,不再回原籍;还有在外营商贾之业者,随时局择机而混入他乡;原村的小户受战乱、饥荒的重创,人口减少;少了大户的庇护,在外姓的制衡下,徐园渐渐失去土地和生存势头;后又因水系和地界纠纷吃官司,徐园人开始向外迁徙。其断断续续时间前后达三百年之久,徐园最后一户人家于上世纪五十年代迁走。子震公创立的徐园延续五百六十多年,至此,给了历史一个完全的终结。一个村落的消亡,有自然原因、人为原因和社会原因。究其利害,最重要的可能还是社会因素。

徐园后人混遁市井,或是杂居异乡,已无法续延谱牒,只有以姓氏聚居成村落方为有源可寻。犹如溪流汇龙潭皆成一色,可溯其源;溪流入湖泊,则为百川诸是,难缘其说。现可寻根的徐园后人有:磨子山支脉(今罗家山),因依托祖业山林、石磨山生存迁出,形成村落;仙人掌支脉(今双垅鸦雀垅),因依托祖墓山林田地生存,相继迁出,形成村落;道士湾支脉(今双垅邹家山附近),因依托祖业山林田地迁出,形成村落(现已消失);彭家山支脉(今海会彭山村),因依托祖业山林迁出,形成大村落(现已消失);星子长西岭支脉,因过继外婆家郭氏迁出,已形成村落,依民俗信守活姓郭死姓徐;湖北黄梅分路沙家垏支脉,因随母再嫁而迁出,已形成村落。其他散支偶有联系,或是越过数年,终将亦是泥牛入海。村落、祖谱、祖林、祖祠是维系氏族的四大支柱。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将会有更多的人淡忘乡村姓氏文化。知其父母,或知其祖父母足已,何缘究其千年传承往事。吾辈闲适,心中窃喜,总算有幸在即将消失的乡村文化中过足了一把瘾,看到了吾族徐氏血脉从大唐奔来的炫丽风景。(徐良万)

[责任编辑:陶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