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水庐山都是情

发布时间:2017-07-13 10:53 来源: 九江新闻网

鄱水庐山都是情

——读段德虞先生《恬斋续韵》

段祖群

我收到德虞先生第二本诗集《恬斋续韵》,读之,惊喜之余,不说不快。他曾是党政领导,我与他曾在鄱阳湖畔畅游三天,问他退休后营何事,答曰:“习字、写诗、养花、旅游。”他有“政海帆归公仆老,诗山水滴石心穿”的怡然诗句。他自辟一片心灵沃土,种花种菜。社会角色的自我转换,开阔大度的心态,让我为之一惊。通读“恬斋”前后两集,甚感诗中情感之浓,均源于对人民对基层深切关怀:“乡民诉说年年补,犹恨人间路不平(录《行坎坎路》)。”他宦海数十年,自有座右铭在心,如《偶感随吟之三》:“风尘犹觉恋双肩,克己为人志更严。星邑为官思隐逸,九江务政守清廉。”“恋”和“守”,道出他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克己”既是品德修养,更是冷静的工作态度。他心系乡民,足见其家国情怀,才有“志更坚”的结语。他把乡情化为诗篇,把祖国壮美河山化成文字,感悟人生哲理。故余认为“恬斋”诗全是民情、乡情转化而成的艺术精品。

我读《恬斋续韵》,如果把全书粗略分类,当以感怀、即景、应时、言志为主,其次是追怀和唱和。其诗真实感人,先赏感怀类诗篇,如《八十述怀》中有“负笈身离桑梓远,思家月向梦乡圆(之一)。”少小离家,乡愁久聚于心。一个“梦”字言尽当时的真情。“师承孔孟求真谛,心仰马毛探奥玄(之三)。”此即所谓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其中“探奥玄”,要探出真谛来,不盲从。此联对仗十分工整,“师承”对“心仰”主谓词组相对,“孔孟”对“马毛”并列词组,“求真谛”对“探奥玄”动宾词组,可见德虞先生诗律功底之深。“苦求后进超先进,更羡今贤胜古贤(之五)。”先生有今日之成就,亦是“梅花香自苦寒来”,人生并无捷径可走。当他看到“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壮阔景象时,一个“羡”字表达希望,“初临星子崇陶令,继佐浔阳礼庾贤(之七)。”他心中有马克思、毛泽东,还有“还许幽斋暂相访,却惭陶令满衣尘(宋·王禹偶诗句)。”和“浔阳欲到思无穷,庾亮楼南湓口东(白居易诗句)。”庾亮和陶潜清政廉明之为官,他觉得有承传和发扬的必要。书中《萍踪掠影》表面看来是旅游诗,实则亦是感怀诗。如《通天崖苏铁(树)》:“铮铮铁叶势尤强,凤尾龙身气宇昂。不是东坡亲手植,何留傲骨立山岗。”对正气和傲骨的歌颂。“苦辣酸甜都是路,三江难洗世人愁。”言生路之艰,忧民生之苦;瞻仰毛主席纪念堂时,他写道“红日西去余晖在,依旧光辉照太苍。”肯定了毛主席的丰功伟绩,“依旧”二字是于社会乱流中一泓清泉,与前《八十述怀》中的“心仰马毛探奥玄”句一贯行之。《三亚戏浪》中“稀龄难得童年趣,跃上潮头戏浪花。”作者想当年,站在时代潮头勤勤恳恳为党工作,自有“中流击楫抒豪气,占尽风骚各领先”的气概。人到老年容易感怀,有人感出正能量,鼓舞和激励后人。作者有“此心犹耿耿,未惜鬓毛皤(谢觉哉诗句)。”忠贞不渝的革命情怀,钦敬。也有人感出消极厌世的悲哀,不可取。德虞先生的诗摒消极于汪洋,倡向上于世人。

大著中即景诗为数不少,古人道出“一切景语皆情语”的定律,如何把眼前的景带上情感色彩,要从景中联想出人生的真谛,必然要求先有“神会”再到“跳脱”的思维过程,即“悟”的多少和深浅。《红楼梦》书中薛宝钗诗中有句:“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说写诗重在“神会”而后“跳脱”。德虞先生的即景诗,包括旅游诗,以吟咏他家乡的庐山、鄱湖为最,彰显其爱祖国、爱乡土之深情。如《夜眺九江长江大桥》:“天际飞来一彩虹,深深系在大江中。星星点点金波滚,滚出中华一巨龙。”一桥飞架,长虹卧波,着笔大气,转句为读者提供想象空间,结句紧承“滚”字,大长国威,体现出民族自豪感。起、承、转、合十分得当,景语自然“跳脱”成情语。又如《庐山山南补韵》诗组之三,《鹤鸣峰》“一鹤飞来忽化仙,终年依偎七贤边。长鸣大地惊黎庶,好教人间种福田。”运用神话,为联想设伏,鹤为谁鸣——黎庶,鸣什么——种福田,实则是作者的心愿。之十三(一)《五老峰》:“雄峙嵯峨不老峰,逶迤起伏卧苍龙。撕风剪雨等闲度,唯望沧桑到大同。”家国情怀。《诗说鄱湖》诗组之九:“水退荒洲草接天,农夫打草以肥田。行行嫩草随镰落,切盼丰收年复年。”心系民情。诗组十九:“鄱湖万顷浪难平,砥柱堪将玉宇撑。天落此星原有意,中流卯紧螺丝钉。”作者借言星子石,实言人要有担当。从中我们看出作者用笔之妙,如何从景中跳脱化为情,依我陋见,转句与结句最为重要。因诗中写景不是目的,“言志”才是核心。

江州司马白居易提倡“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即今“文艺为政治服务”。他着力“承载吟情归一谛,冰心片片赋人民。”九江各地的诗词建设无疑也倾注了他的心血。陶公采菊东篱,种豆南山,带月荷锄,自得悠闲。德虞先生退休后在家自辟一地,种花寻幽,与友执竿为钓,如其诗句:“几番欲觅真儒迹,都向陶家问柳来。”问柳者多,得真儒者唯先生尔!“孤标傲骨凭谁说,晨读陶诗到日斜。”学什么?诗已言明。书中《田园拾趣》组诗,读来真有无限情趣与理趣,如“十五年来风雨路,烟笼雨润满园诗。”“更喜乾坤知缩骨,此园虽小恰能藏。”乾坤能知,小园能藏,大小之间体现出何等胸襟!更可一读者是《桂吟》转结句为:“品正不追桃李艳,只留清气满乾坤。”这是个化句,读来似曾相识,但这是每一位公务员面对的课题,作者先做后答,何其忠诚,我读他的诗就在读他的人生史和人品。

限于篇幅,重点谈了两个方面,至于唱和,对朋友一字鼓励,实可珍重。我们初次见面时他即席写下:“浔阳有幸喜相逢,君越衡山楚水重。酉岁初开鸿雁路,辰年始识俊才容……”我虽非俊才,但读来温暖一身,久久不忘。他把别人写给他的诗附于书后,以示珍重情谊。他对晚辈的鼓励诗,拳拳之心,铭刻肺腑,为长者范也。

《恬斋》之诗,见其诗品,亦见其人品。总之诗风高华,于优柔不迫中见深厚,细酌漫赏中见含蓄,字里行间里见真情。我见诸多公务员只会官样文章,退居后无所适从,与作者相比,显然是学养、品性的差异所在。庐山鄱水孕育了历代无数诗人,现代诗人灿若群星,德虞应是其中较亮的一颗。胡迎建先生评他为“政坛卓著,儒雅风流,有口皆碑。”三年前,寒舍来一南昌医疗器械工程师,落座,与我谈书法,余问“识德虞乎?”答曰“在南昌见他参加过书法笔会。”闻此言余心足矣!今撰得一联作结:

夕照庐松生锦韵;晨迎鄱水荡新波。(作者系湖南省龙标诗词联协会常务副会长、湖南省《龙标诗词联》副主编)

[责任编辑:陶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