濂溪公园花满溪

发布时间:2017-07-15 10:43 来源: 九江新闻网—浔阳晚报

在江南古城九江,有一个湖南人影响了古城近千年,跟他有关的地名如荷花垄、濂溪大道、莲花镇等等多得不胜枚举。在公元2016年,九江古城将城区的庐山区以这个湖南人的名号更名,称作濂溪区,同年,他坐落在该区莲花镇东城村历经兴衰的墓园改建成濂溪公园工程开工建设,在他诞辰一千年之际即将以全新的面目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个湖南人就是宋元公周敦颐。

学生时代,每天上学我都要经过濂溪墓。那时候,只是看起来比其他的坟墓稍大而已,在杂草从中犹如蓬头垢面。当时,我只知道濂溪墓这个名字,里面是谁却一点也不清楚。直到一天语文老师在给我们上《爱莲说》这篇文言文时,老师问了我们周敦颐葬在哪里,却没有一个同学能回答上来。村里有这样一位历史名人而我们却毫不知情。老师当时没有怪罪我们,但是深深地叹了口气。1999年,濂溪墓突然热闹起来了,大兴土木之后,白墙黑瓦的周敦颐纪念馆呈现在人们面前。2016年,纪念馆门前再一次大兴土木。

我又一次来到曾经的濂溪墓如今的濂溪公园。大门口处的博物馆建筑虽未完工,但是闪亮的玻璃大门,壮观的身姿已经让人感慨其非凡的气派。密密的竹林下,成片的鲜花在绽放,荷塘里,朵朵荷花亭亭玉立,清澈的濂溪河欢畅地绕过门前。高高的牌楼下立着下马石,时刻提醒着游客保持一颗敬仰的心游览。正前方,是古朴庄严的白墙青瓦,朱红大门。记不清来了多少次,却记得清这里的一草一木。浓浓的树荫下,大理石台阶从门口一层层一直往高处延伸到墓冢,在大门两侧是厢房,也是文物局工作人员办公的地方。进来,四周的围墙壁上尽是石刻,镌刻着后世如王阳明、黄庭坚、苏轼、朱熹等等诸多名人对濂溪先生的赋赞;一座古朴的大理石小桥下,莲池里水映蓝天,睡莲静静开放。北边爱莲堂,正中,濂溪先生手捧书卷的石像慈祥地注视着我;南边濂溪祠,收藏着周氏家谱。

顶头是一片平地,盖着大理石圆圆的墓冢就是濂溪先生和母亲以及两个妻子共四人长眠于此近千年的地方。正中央是濂溪先生的母亲,紧靠左侧的是濂溪先生的两个妻子陆夫人和蒲夫人,右侧则是濂溪先生。他们一家人似乎告诉着我,家,就是家人团圆。这一刻,在先生一家人面前,我这个外姓人已经把他们当做了长辈,相信他们一定也会接受我的尊敬。

在濂溪公园北边数十米是一个叫做周家湾的村子。村民们说,他们就是为周敦颐守墓的周家后辈。从前村子叫濂溪村,1958年合并到东城村。以前濂溪墓非常壮观,却在“文革”期间多次遭到损坏。当时他们目睹祖坟遭破坏,却无力阻止。而如今,满世界的周敦颐后人每年的清明节和重阳节都要来到此地祭祖。

在濂溪公园,头顶是蓝蓝的天流动的云,身边是鲜艳的花翩翩的蝴蝶,耳边是鸟语声声,眼前是绿树成荫流水潺潺。四十多年来,我眼看着这座古墓从几近荒芜到受到如此重视礼遇。是什么原因?我想,这就是乱世和盛世最重要的注解。“出淤泥而不染”,濂溪先生倡导的道德标杆将会永远在中华大地传承。

特约记者 丁武彪

[责任编辑:陶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