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育英双语小学微校》之师生·对手·朋友

发布时间:2017-07-18 17:55 来源: 九江新闻网

编前语:今起,《九江育英双语小学微校》将陆续刊登一组反映本校教师工作生活的文章,谨以献给关心爱护九江育英双语小学成长的广大家长和朋友。

师生·对手·朋友

——我的心路历程

赵梦雅

回想从前我小学毕业的时候,我一直记得当初我的班主任对我说的话“小学老师抱着你走,中学老师牵着你走,大学了,老师就看着你走了。从今天以后,你要学会自己面对一些事了,老师‘抱’了你六年,是要说再见了”……

我从坐在讲台下面的那一个,变成了站在讲台上面的那一个。面对着台下稚嫩天真的一双双小眼睛,我总有一种被过去的自己注视着的感觉。

小学老师的难,不言而喻,而班主任更甚。低年级的孩子,大多习惯了幼儿园里众星捧月的宠爱,任何事都要老师办妥当了送上来。小小的不如意,就有可能演变成一场哭天喊地的“独唱”。在一年级的第一个学期里,我的作息时间被全部打乱,几乎没有正点吃过饭,手机全天开机,嗓子长期沙哑……那时候的我最怕的,不是孩子互相打闹,而是夜深时生活老师的来电,那意味着我又将度过一个辗转反侧的长夜。

那一段时间我反复问过自己,这就是所谓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吗?在经历这一番“痛苦”后,我的班级会有转机吗?这些孩子总有一天,真的能变得和高年级的孩子一样彬彬有礼,一丝不苟,听话懂事吗?面对他们,我就像一个被推上擂台的拳击手,面对这三十多个无法预测的小对手,他们的机灵,他们的古怪,他们的天真都是“绝招”,而我只能认真对待……同时,每日的教学工作让我无暇多想,面对这一群自由活泼的小孩子们,我只有尽力去满足他们奇怪的想法,同时竭尽所能教会他们课本上的知识,并悄悄埋下期盼的种子。

在课堂上,孩子们似乎有问不完的问题,一个生字,一个新词,甚至是一个笔画的名称与写法,都能讨论许久。孩子们的灵感迸发让我欣喜不已,他们正在像海绵一样,吸收我给他们准备的“知识盛宴”。每当看到孩子们天真烂漫的回答,我都会和所有同学一起为他的勇气与想象鼓掌。

我们班的孩子,最喜欢的练习题是词语搭配与量词填空,孩子们接受能力很强,偶尔也会有“意外惊喜”。记得在一次单元测验上,孩子们工工整整地写“一只蜘蛛、一张信封、一块岩石、一位牧童”。然而,在一片对勾之中,我也发现了几张不同的声音——“一位蜘蛛、一朵信封、一名岩石、一条牧童”。第二天的试卷分析中,我并未批评这几位孩子,而是和他们共同分享了许多小故事:沙漠蜘蛛妈妈会奉献自己的身体作为孩子们的第一顿饭;对于异乡游子,白云就是故乡的信;驻守边疆的战士,就是人形的磐石;而小溪里的鱼儿,会用尾巴放牧整个夏天……

我永远忘不掉孩子们眼神中闪烁的惊奇与渴望,那是对大千世界的向往,是对诗意生活的希冀。是的,我希望能在他们心中播下想象与爱的种子,世界太大,他们太小,这座校园也仅仅是他们漫漫人生路之中一个小小的注脚,然而,我希望他们能明白,任何时候,错误都不可怕,犯错也不值得气馁,如果你用心思考,用纯真的眼去观察,甚至有些时候,错误也可以很美丽。

我班的孩子大多为留守儿童,或许对于他们而言,留守的生活并没有给他们留下多少童年的甜蜜,聚少离多的亲人,难以倾诉的心事让他们的眼神中始终保留着三分忧郁,然而,好在我们都在“育英”大家庭中,至少孩子们还可以学课文,看课外书,听老师讲讲外面的世界,梦一梦缤纷的未来。我要带着语文一起,为孩子们筑起一座小小的避风港,忘掉生活中的不快,拾取童年的色彩,让我的孩子们在这座校园里,走过灿烂而值得回忆的小学时代。

此刻,正是暑假。我多么想念我的孩子们……

[责任编辑:陈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