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人石马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08-05 11:34:49 来源: 九江新闻网-浔阳晚报

周海应

石人、石马位于九江县城门乡联盟村李家大屋,这里既不是城,又不是镇,更不是旅游胜地,是何人在此立下石人、石马呢?我带着这一疑问去拜访老前辈,据古稀老人聂忠凎讲述一段风流神话故事。

相传明朝末年,瑞昌县乌石街(今瑞昌市高丰镇)有家姓曹名冠成的任柴桑县令,他上任五年,仕途还是在原地“踏步”,当时他想是不是父母坟墓没有葬到风水宝地,于是,他请来一位刘先生为他谋风水,这位刘先生日夜奔波,寻找风水宝地,可他踏遍了瑞昌山垅畈地,找了半年多毫无收获,但他毫不气馁,继续寻找。

一天,刘先生来到德化县麒麟乡(今九江县城门乡)联盟村李家大屋,发现此处靠山临水,是块理想的宝地。第二天,他把曹知县带到这里,知县大人四周瞧瞧,非常满意地说:好地方、好地方,于是,两人商量迁坟等有关事项,刘先生提议必须在新墓前立下石人、石马以作镇守阴、阳之重任,曹县令满口答应照办。

石人、石马立在墓地左右两侧,日夜守护在曹县令父母坟墓前,无论是刮风下雨,酷暑的夏天,还是数九的寒冬,它们都不会离开半步。年复一年,月复一月,不觉10年过去了。奇怪的是,石人、石马突然开口说话了。

一天深夜,石人来到石马面前,在马头上连拍三下,把马从梦中惊醒,他俩商量,晚上轮流值班。今天晚上石人出去活动,他来到赵家凹,见一户灯还亮着,从窗缝望去,见一中年妇女熟睡,急忙撬开房门,上床抱着那女人睡,这女人刚刚梦醒,以为是自己男人,两人干起好事来了。再说轮到马活动的那天,它跑到魏家凹鲤鱼尾吃麦,一吃就是一亩多。白天农民来到麦地发现麦被糟蹋不少,都以为是猪、牛或野生动物所害,他们哪里知道是被石马吃了。这石人、石马恶性不改,继续在周边村庄伤害老百姓,石人多次调戏妇女。一天晚上他在同女人干房事时说了一句梦话:“我石人真幸福”。这女人听了记在心里,趁石人没醒,把一根红绳系在他脖子上。第二天特意来到石人面前,看见她亲手系在石人脖子上的那根红绳,大吃一惊,原来石人是真的能变成人了。她把与石人干的丑事告诉自己男人,大家对石人、石马早有察觉,为了不再发生这种丑事、怪事,村民讨论决定将这两石铲除,首先是把石人扔到城门湖里,这石人后来长成一座小山,人们取名“石人山”。

再说石马也还是每天去附近麦地吃麦,村民眼看一年的收成被糟蹋,决定轮流值班,看是哪种动物所害,他们为了不让动物发现,躲在暗处。一天晚上,石马正在大口大口地吃麦,被值班农民发现,立即追上去,想抓活的,可怎么也追不上,只好将手中铁锹抛去,恰好杀伤石马的后腿,石马忍痛跑到城门湖边,立在那里不动了(至今还立在那里)。

1966年文化大革命,红卫兵破“四旧”把石马头打掉了,后来村民用水泥做了一个马头。

曹知县知道父母墓前石人、石马没了,可他后来却被朝廷提任九江知府,从而使他觉醒过来,迷信不可信,一个人只有正直,以德取民心,人民才会拥护和支持你的。曹知县在任职期间,不贪不占,廉洁奉公,除恶济贫,是一位深受百姓尊敬和爱戴的父母官。

[责任编辑:邱明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