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棉絮

发布时间:2017-08-08 09:38:38 来源: 九江新闻网

今年劳动节,我到表兄家里小住了两天。五月二日早上天刚蒙蒙亮,“噹噹嘡、噹噹嘡……”的声音把我从甜梦中惊醒。那是久违的打絮匠弹棉花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动听;那样的悦耳;那样的亲切。

我刚刚起床走出卧室的房门,大表嫂就笑眯眯地告诉我:“你侄女定于国庆节结婚,家里请絮匠来打几床棉絮做嫁妆。吵着你了吧?”“没有!没有!”我连忙解释。

这种打絮匠多年不见了,只有在偏僻边远的山村里,还有这种传统的打絮工艺。说起打絮,不禁使我勾起了一段往事。那就是我在青年时期(上世纪80年代初)曾经陪同好朋友刘荣生师傅做过7天的打絮匠呢。

那时候,我属于无业游民,单身汉,筛锣吃饭(竹筛放在篾丝萝上当饭桌),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有一天,从事打絮手艺多年的好朋友刘荣生对我说:“你是个无事佬,不如跟我一起去打絮。一天可赚一块三毛钱,可吃三餐饭,还有一包香烟抽抽。”于是,我便真的跟着他干起了打絮匠。

记得那是孟夏的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我随同刘师傅一道从鲁溪集镇出发,沿着田间小道一路急行军,他挑着弹花弓、碾絮盘和弹花锤等工具走在前面,我挑着棉纱走在后面,大约走了50分钟,来到大桥河畔的一户人家。主人将自种的棉花拿了出来,要求我们为他打两床盖絮,两床垫絮。

吃过早饭之后,我们便开始紧张的工作了。首先,是搭建工作台,接着是称准棉花数量(每床盖絮10市斤、每床垫絮8市斤),再将棉花放置工作台上,刘师傅齐腰扎紧腰带,然后,从背部插上一根竹片,吊起扎着牛筋弦的木头弓,再用木头锤子与牛筋弦并用弹着棉花。“噹噹嘡、噹噹嘡……”,伴随着欢快动听悦耳的弹花声,一会儿,将棉花弹成白云朵朵,云海沉浮;一会儿,将棉花弹成蝴蝶万千,春潮荡漾;一会儿,将棉花弹成四角方田,铁板一块。大约弹了一个半小时之后,便进入了布棉纱的工序。刘师傅通过传纱竹竿将棉纱送到我的手上,然后,俩人同时反复作业,用棉纱在棉絮上横、竖、左斜、右斜布上四层,再用彩色(染色)棉花在上面拼成鸳鸯戏水和双喜字的图案。接着,刘师傅用木制的碾絮盘开始碾絮。首先,是用双手碾压三至四遍,然后,人站在碾絮盘上反复转动碾压三至四遍方算成功。随后,将半成品的棉絮翻转过来,继续弹、压棉花,依次按照前面的工序反复数次,俩人大约经过4个多小时的工作,方能打造成一床棉絮。

在打棉絮工艺即将全部完成时,刘师傅让东家主人找来4枚铜钱,每个絮角上扎放一枚铜钱寓意镇邪。只见他一边用棉纱扎紧絮角,一边念念有词:“四枚铜钱镇四方,纬地经天床一张。大吉大利结良缘,生出状元守边疆。”这道工序叫做扎角锁口。

事毕,东家主妇连忙到大门外燃放鞭炮,以示庆贺。东家主人笑眯眯地捧出两包香烟交给刘师傅。当地风俗叫做加包。寓意“好事成双、千烟万户”的祝福。

另外,我们在给东家弹不是结婚用的棉絮时,扎角锁口时的念词是:“四枚铜钱镇四方,福星降临乐无疆。天下人民多福祉,延年益寿永安康。”但是,东家主人就不会再加包了。因为,弹结婚的棉絮与家庭常用的棉絮是有区别的。

农村有句俗语;“四角田易买,四角被难创”。这说明农民家庭打棉絮是一件非常不易和非常隆重的事情。别人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我们,我们岂敢马马虎虎、草草了事呢?棉絮打成了,主人脸上春风荡漾,我们心里也兴奋不已,也有一份成就感。大千世界,千奇百态。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工种不分贵贱,功劳不论大小,只要能够为老百姓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为人类作出一点微薄的贡献,就是有意义的工作。亦是如此。

作者:柯善志

[责任编辑:谢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