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视

发布时间:2017-09-06 11:01:00 来源: 九江新闻网

朝夕

退休后,有足够的时间看电视。步入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舒肩、垂臂、松腰、跷腿,把生命摆出一副大轻松大自在。右手拿起遥控器,像操起至高无上的权力,开始了从中央台到地方台电视频道的巡视对话。

首先接通中央台新闻频道,这是每晚七点钟铁定必看的节目。在这个频道里,可以坐在家里知道全国各地新近发生的新闻。之后,就是周游列国了。真是“秀才不出屋,能知天下事。”看完这档子新闻,就找体育频道了。我觉得,体育台的内容,贴近群众,显露真实,鲜蹦活跳,最能感应人的脉搏。若搞假的,如饮用了兴奋剂,对不起,就要查个水落石出,人仰马翻。一旦查实了,不管是多大的“体育明星”,就是过去一两年了,一旦取消成绩,收回奖牌,甚至还要禁赛若干时日。联想到社会上一些搞假政绩不了了之,相比起来,我看体育竞技是一大进步。偶尔错过一晚漏看体育台,心绪就像客厅的挂钟停了摆,愣愣地直发呆,老伴说我是“体育迷”,一点不假。看完体育台后,照例要浏览林林总总的地方台,了解各台的特色。若说套近乎,就说是“特色”,若想来一番评论,就觉得是“教条”。

于是,拿着遥控器反反复复地按。

遥控器能调动几十个台的节目,每按出一个频道,就是按出一种诱惑。诱惑亢奋在朦胧的欲望里,诱惑骚动在与生俱来的基因里,诱惑混合在一天的疲乏里。我一直按下去,像拿着指挥棒调动千军万马的将军,享受一下权力的威力。这样按下去,也说不清那诱惑是什么,只是分明听到一些人在旮旯里窃笑。

古装戏剧看,拜拜,管你是汉家飞燕还是清宫格格;管你是江湖恩怨还是朝廷风波。影视译制片,靠边。从前有些日子还喜欢傻不唧唧地盯着看,看来看去,把女售货员当成了朱丽叶,把醉驾当成了哈姆雷特。体育大世界,OK。拳出的真实,靠实力说话。足球的魅力,只属于欧洲,本土的国足实在是“蹩脚”,别人把你当鼠戏,你左冲右突就是进不了球,只怪他们的球门“太小”,越看越没劲,拉倒换台。一些歌舞,神气的就是青春,男疯女狂,推销的是“哈哈”一笑。广告,喊得人肉麻腻味,罢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太空探索,好!可惜,只看到一个片尾。异域风光,看,瞧那海岛的落日,美得叫人心醉……突然推出字幕:片终,唉……

我不晓得别人怎么样看电视,我,就是这样,常常是把几十个频道搜索个遍,然后摇摇头,又按回到中央一台。中央一台是所有台的首领,它永远是那么气度雍容,举止庄严。这不,我转了一周,屏幕上,如我预料的那些国际新闻仍在天地玄黄。倘若兴趣不大,这不是政治学习,无需毕恭毕敬。

掌握遥控,调换频道也印证了一个道理:若想限制权力腐蚀,抵抗诱惑泛滥,最简单而又实用的法子,就是认准一个频道,弱水浸天仅掏一捧饮,繁花满园单赏一枝。写到这里,忍不住想借用奥地利作家茨威格评价巴尔扎克的话:“一个人如要伟大,必须集中精力于一个目标,而不是自我消耗,分散在多种欲望中,他的激情要把本来准备赐给其他感情的果汁全部喝光,才能使那一枝丫及以双倍的繁茂一样。”

我的漫无目标,其实也服从于一个目标:精神的放松,思想的放假。忙了一天,坐在电视机前,并不指望能给我灌输多少速效知识,补充我多少消耗的激情,我只想这样自由着,操纵着,忘情着,闲暇着,怏然独处而又天马行空,纵横捭阖而又乐而不疲。

即如今晚,我的心屏亮堂,换了许多频道后,最后还是锁定在一个频道。

[责任编辑:邱明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