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哭歌

发布时间:2017-09-27 15:07:00 来源: 九江新闻网

人一落地,就是哇哇哭泣,没有哪一个婴儿坠地不是以哭面对人生的。

哭,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襁褓之中,饿了要哭,病了要哭,冷了热了要哭,屎了尿了要哭。哭,是混沌未开幼儿求生的唯一武器。后来混沌渐开,渐渐体会到哭的好处,于是,两三岁的孩童便开始由不自觉而自觉地使用哭这种武器了。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哭还真顶用。记得我小时候,有时跌跤了,并不痛,就躺在地上四周望望,如不见父母看到,立马爬起来,拍拍手,掸掸衣,屁事也没有。若被父母看见,那可不得了,放开喉咙大哭起来。这一大哭很管用,父母以为真的摔坏了哪儿,那哭声似警铃似的,母亲扔下手中活儿挪动小脚跑过来,抱起我“哎哟呸雀”一番,我才从手指缝里看母亲着急心疼的样子,止住哭声,破涕为笑。有时真摔痛了,擦破了皮,出了点血,那就更不得了,边哭边要大人拿棍子在摔倒的地方,狠狠地打几下,并用脚用力踩一番,并说:“都是这地不听话,作怪,看我打你一顿,下次还敢做坏啵?”这样打一顿骂一场才解恨。

人类幼年,不分性别,男孩子女孩子对哭的体验是相同的。成年后,哭似乎成了女性的专利,男子是“有泪不轻弹”的。恋爱时,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男友稍不注意,偶尔委屈了爱神,这时爱神立时撅起樱桃小嘴巴,眼圈一红,泪就下来了。结婚后,小两口吵了嘴,丈夫一甩手出门以酒浇愁去了,小媳妇就闷坐在家里暗自流泪。她的低泣,正是小时候学来的自卫和进攻的武器,意在唤起男人的同情,复苏爱意。莎士比亚说:“女人的名字就是弱者,殊不知弱者取胜之道,正是以柔克刚。女人的泪是无坚不摧的。”

哭,正是生命意识最强烈的表现。人不仅悲伤时要哭,喜极了,也要哭。悲伤时,虽然一时悲痛欲绝,只要有哭的欲望,就有生的希望。有人悲伤到极点,哭得死去活来,别人相劝:尽情地哭吧,把心中悲痛哭出来,这样可以释放心中的忧结。大哭痛哭之后,人的心里反倒舒坦些。于是重新调准心态,坦然地面对人生中的不幸不快,战胜悲伤。可见,哭是对生活的热爱和依恋。一旦泪流了,不哭了,麻木了,心死了,绝望了,反而大笑不止,笑得疯狂,笑得恐怖,这笑是对生的绝望。这样大笑狂笑之后,有的人精神失常,胡言乱语,四处乱跑;有的人看不到希望,走上了轻生的道路,了却一生。可见哭比笑好。这种哭与笑相形之下,笑远不及哭能表现生命意识。只有一落地就哇哇大哭,没听说一落地就哈哈大笑的。喜极了,要哭,哭得心里舒坦。这哭是对生的赞叹;悲极了,反而要笑,这笑是对生的痛恨而绝望。

哭是一门艺术,非到老年不能深悟。人在自己的哭声中来到这个世界,还要在亲人的哭声中离开人间。我现退休住在老家农村,颐养天年,常见丧葬时,最动人的是女人们的“哭丧”了。那哭声撕心裂肺的凄怆,再配上尖锐的唢呐和低沉的锣鼓声,听之令人伤感。

刘鹗《老残游记》自序中把中国的艺术说成是“哭的艺术”。他说:“《离骚》为屈大夫之哭泣;《庄子》为蒙叟之哭泣;《史记》为太史公之哭泣;《草堂诗集》为杜工部之哭泣。李后主以词哭;八大山人以画哭;王实甫寄哭泣于《西厢》,曹雪芹寄哭泣于《红楼梦》。”前不久再次看电视剧《三国演义》,其中诸葛亮柴桑吊孝,东吴不少文武官员要杀诸葛亮。后诸葛亮抚棺大哭,边哭边表述公瑾的功绩。这一哭,感动了东吴不少谋士。可见这哭的艺术力量了。、

(魏 然)

[责任编辑:刘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