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小九宫

发布时间:2017-12-09 09:33:10 来源: 九江新闻网—浔阳晚报

矗立在江西修水和武宁二县交界的小九宫(又名老鸦山),高耸云天,系幕阜山脉的最高峰,海拔1657米,和东面的九宫山遥遥相望。亿万年前,在地壳活动剧烈的造山运动中,幕阜山脉从此轰然而起,向东延绵不到6公里,就是著名的武宁与湖北通山县交界的九宫山。向西绵延约百公里,依次是牛尾尖、太阳山、野猪塘、大湖山、黄龙山,它们或坐落修水境内,或与湖北、湖南相连。群峰拱映、青翠欲滴,被无数山峦由远而近簇拥而起,形成幕阜山系气势恢弘的独特的美景宜居圣地。

没想到会在今年的重阳之日与小九宫和九宫山相会,并且深深迷醉于她们阔大的胸怀。在武宁作家熊章喜老师和船滩镇文友们的盛情相邀下,我们迫不及待地前来。明丽的阳光,瑰丽的山色,清新的带着甜味的清风,让我们感觉返回到遥远的洪荒年代,像在翻开一页一页的史书,一个一个的画面接踵而来。我看到一代一代的山民,衣衫褴褛,步履蹒跚,走过秦汉砖瓦,走过唐宋诗词,走过明清霜雪,在此繁衍生息,终于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让我震惊的是这里也是苏区,是彭德怀元帅带兵征战的湘鄂赣边区的革命老根据地之一。

1925年12月,共产党员傅庭俊从南昌回到家乡——武宁县船滩坎头村,秘密发展教师丁时、张竞情、汪琢钦等4人,成立了武宁县第一个党小组——中共梅友小组,其中丁时是修水县人。从此布下革命火种,并逐渐向周边蔓延。之后,党的组织不断壮大,1928年5月,建立了中共武宁县委。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在湖南平江成立了红五军和湘鄂赣边区首个苏维埃政权。9月17日,滕代远在铜鼓幽居主持召开由平江、浏阳、修水、铜鼓、武宁等县党组织负责人和红五军党委的联席会议。9月下旬,为避开敌人的“会剿”,彭德怀、邓萍率领红五军4个大队在九宫山盘旋游击,部队常到小九宫村开展游击活动。10月3日,彭德怀率部到达今天的小九宫村部后,继续宣传革命道理,扩充兵员,发展革命武装。彭德怀见老百姓前往村口途中,被一条叫石头港的小河挡住去路后,便急令战士架桥。在两天之内,一座3丈长3尺宽的条石桥火速建成,尽管该桥在1982年重建,但至今仍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红军桥”。

1929年8月中旬,红五军主力由井冈山返回湘鄂赣边区。9月2日,会议决定集中大部分红军向北开辟鄂东南苏区,也即是从小九宫村翻越九宫山,沿着幕阜山脉,让不久后开辟的鄂东南苏区与南部的武宁、修水及湖南的边界苏区连成一片,由此率部转战湘鄂赣边区数县。

1931年至1932年6月,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对苏区连续不断地4次围剿,屠杀红军及革命群众,烧毁房屋,红军损失惨重,苏区面积逐渐缩小。1932年3月,中共武宁县委、县苏维埃政府由大洞彭坪村迁来上汤乡小九宫村,机关设在一座土屋内,并于5月在此召开中共武宁县第四次党代会。11月,由于敌人不断残酷高压地“进剿”,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只好由小九宫村翻越九宫山,迁至湖北通山县黄连洞。

十月,从血泊里站起来的十月,我们在红军和武宁县委、县苏维埃政府驻地的老屋、哨所、印刷厂、关押敌人的监狱、红军桥等地苦苦寻觅、遥想!

红军驻地是个易守难攻的要地,处在九宫山的半山腰,背依九宫山,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正面是红军的哨所。哨所前面可以看到山下正前方和南面约10公里长的广阔之地。一条大路从右方沿山而来,左边是广阔的田野山峦。哨所后面有三条小道。敌人来时,红军可用机枪控制前方和左方,不敌则可沿着三条小路翻越九宫山前往湖北。驻地的北方山上约200米处是红军监狱,背依九宫山,陡峭的山体使犯人不易逃脱。在县委、县苏维埃政府驻扎的8个多月里,监狱从未杀过一个人。红军每次抓到国民党官兵时,宣传红军政策,劝其不要作恶,一般都是关几天就放了。

为了今日中国的和平崛起,在土地革命战争的十年中,仅修水就付出了近十万英烈宝贵的生命;武宁则有1000多名英烈牺牲。

此时此刻,巍峨的九宫山,仿佛突然宁静下来,默默地引领我们追寻求索。尽管匆匆过去了八十多年,红军与敌人厮杀的幕幕场景,宛然就在昨天,号角连天,枪炮惨嚎;群鸟惊飞,四散乱撞。我英勇的红军战士,在盘旋游击中,一个个中弹而倒,鲜血漫流,无数无名英烈,永远地隐没在这方青山绿水之中。

在今天和平幸福的日子里,我们该用什么方式来报答你们,我们的先辈!

望着阳光下瑰丽的九宫山,我一遍一遍地默念: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周战线)

[责任编辑:陶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