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最忆冬日芦苇

走进冬日的八里湖,映入眼帘的不仅仅是公园里漫天飞舞的红叶和金黄的银杏叶,还有那湖边浅滩上片片银白色芦苇,望着眼前在风中舞动着袅娜身姿的芦苇身影成排倒映在湖水之中,随风扬起的苇絮就像成群仙鹤的羽毛飘洒在半空中。我忍不住用手掰下一根开满芦花的芦苇在阳光下舞动,顿时天女散花般的苇絮飞上我的头发,有些散落在湖中在湖面上飘荡,一阵微浪扑来,卷入湖水之中不见踪影,唯有那些在芦苇枝上嬉笑、玩耍的小麻雀像是在诉说冬日的肃杀。

生活江南水乡的我是在年复一年芦苇相伴下长大的,可以说我与芦苇有着难以忘怀的情感。每当我看到湖边飘扬的芦苇时,总是激起我对往日的思念。那时,无论是夏天还是冬闲季节,我总是牵着自家的老黄牛去湖边芦苇里放牛。

每年的春天,万头攒动的芦苇迫不及待地穿透枯枝败叶,一个劲地与大地争春夺绿,几日不见,便会齐刷刷地窜得老高。没多久便呼啦地伸展出一片又一片尖而锋利的绿叶。在春雨的滋润下芦苇一节节长高,满身翠绿欲滴,亭亭玉立鲜嫩嫩的苇叶爆发出蓄积的生机,阳光在苇叶上划过,闪耀着鲜艳的光芒。转眼间到了夏天,那绿油油的芦苇,更加风姿绰约。一片片,一簇簇,迎风招展,风儿吹过时,芦苇叶发出沙沙声响,此起彼伏,沉浑悦耳,像在演奏一曲生命力量的交响曲。

到了八九月间芦苇便开始开花,不多久,从顶尖部抽出了褐紫色的花穗,渐渐地就开花吐蕊,迎风飞舞。那毛茸茸的芦苇花,远看是一片雪白,近看却有不同的颜色,有奶白色的,有微红色的,还有淡青色的。尽管芦苇花没有桃花那样妖艳,但浑身散发出质朴的色彩,一簇簇在风中摇曳的芦穗,像一支支饱蘸诗情的妙笔,流淌着让人向往的神韵,把整个湖边湿地装点得美轮美奂。

小时候特别喜欢在芦苇荡里玩耍,家门前湖边那片茂密的芦苇荡不仅仅是飞鸟的乐园,同样也是我们孩子们活动最佳场地。各种各样的鸟儿都喜欢在这里栖息,饿了总会从湖边沙滩上寻到游人们丢弃的食物;运气好的时候,还能弄些鱼虾,渴了,满湖的清水就是永不干涸的水杯随时去喝。那时的我经常与小伙伴们在芦苇丛中掏鸟窝、捉迷藏、玩“打仗”等。时不时地从密密实实的芦苇丛里,发现野鸭们用干枯的苇叶筑成的窝巢,里面躺着几只雪白的野鸭蛋,于是乎,这些野鸭蛋就成了我们嘴里最好的战利品。玩累的时候拔些芦苇铺在地上,躺在芦苇做的床上,听芦苇唱歌,看芦苇跳舞。不知不觉,自己变成了湿地的一员,好一个飞鸟胜地人间乐园。

冬天来临时,就是村民们收割芦苇的黄金季节,这时候芦苇的生命都到了最后极限,现出了一片毛茸的形态,白的芦苇花连成一片片,轻如蝉翼,顺着风儿飘动。阳光照耀下的芦苇秆一片通红,村民们几乎都是全家出动,砍的砍,捆的捆,运的运,那种火热的劳动场面非常感染人。

芦苇可以说全身是宝,一般说来,粗壮笔直的芦苇可用来建房、编席等,即使出售,也能卖个好价钱。那时候家家户户房屋的四壁及屋顶都是用芦苇做成,就连学校教室房顶也有芦苇,甚至有的人家连大门也是用芦苇做成。大多数芦苇用来做家具,如编制床铺、箥箕、晒席、箩筐等。即便是最细的芦苇也是人们用来做饭的最好柴火,因芦苇耐燃少灰,非常受村民的欢迎。

就连生长在淤泥中的芦苇根也是美味佳肴,那嫩白甜美的芦苇根,我常把它当成甘蔗来食用。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那白白嫩嫩的芦根是我们最好的零食,如今每每看到风中扬起的芦苇,那往昔的岁月总是与芦苇一起在我的梦中摇曳。

(桂孝树)

[责任编辑:刘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