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全国降温开启“速冻”模式文人墨客笔下的冬天有多冷?

点击进入“文艺星青年”>>

【文艺星青年按】入冬以来,经历了几次降温,秋裤套上了,袜子拉长了,南方小伙伴们再也不吵吵“热”了,反而开始集体要求供暖。这一切都说明,冬天已经实实在在地来临了。降温远远没有结束,新一波强冷空气即将来临。从古至今,冬天的冰雪,冬天的雨雾,在“冻人”的同时,也曾给无数文人雅客带来激情与灵感。郁达夫笔下的冬天是生动可爱的;老舍记录的冬天是温情多姿的;鲁迅文字里的冬天是美艳之至的。

古代诗人笔下的冬天

如今,北方的暖气、南方的空调让我们可以安然度过寒冷的冬季。那么,古人呢?没有暖气和空调,早在千年前,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的诗人,都在诗作中“直呼寒冷”!

“北方”李白:燕山雪花大如席

那时候北方的冬天可是比现在冷多了。李白曾经专门为“北风”作了首诗《北风行》:“燕山雪花大如席,纷纷吹落轩辕台。”这大雪花片子快赶上席子那么大了,北风都快把轩辕台给吹掉了,这天是真冷啊!虽然诗句夸张,但寒冷程度可不是造谣。

以清朝为例,据记载,在当时北京大概有一百五十多天是寒冷天气,温度最低时可达零下二三十度。

“南方”孟郊:短日有冷光

唐代诗人孟郊祖籍浙江,因为家中清贫,每当北风呼啸,别人都有火炉、木炭,他没有,所以只能拣寒枝。结果打火石也打不着,因此写下“敲石不得火,壮阴正夺阳”,敲石取暖未成功。“厚冰无裂文,短日有冷光”,看什么都冷,连阳光都是冷的。

“南方”杜甫:布衾多年冷似铁

再说一说杜甫。杜甫曾寄人篱下,穷得摆地摊卖草药。到了冬天就更难熬了,他曾在《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中抱怨寒冬“霜严衣带断,指直不得结。”

安史之乱后,杜甫跟着逃难的人群跑到四川。在成都他盖了个茅草屋,但秋冬季节那里湿寒的天气,让他痛苦不堪。“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可见南方的湿冷是多么难熬,南方阴冷的苦,千年之前就被诗人“吐槽”。

“南方”宋濂:手指不可屈伸

砚冰,一直都是中国古代寒窗苦读的书生,有关寒冷的独特记忆。祖籍浙江的宋濂在《送东阳马生序》里写过,冬天抄书的时候他手指被冻得无法屈伸,“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宋濂家里穷,没有图书,借了别人的书来抄,约定还书日期,就算把手指头冻断也要抄完。

[责任编辑:刘枫]

(原标题:全国降温开启“速冻”模式文人墨客笔下的冬天有多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