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要改革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加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继续解决好“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鼓励社会资金进入养老、医疗等领域。着力解决网上虚假信息诈骗、倒卖个人信息等突出问题。

关键词:中等收入

我国形成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

原文:会议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获得感、幸福感明显增强,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程度不断提高,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

解读:北青报记者梳理发现,虽然“中国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这回是首次进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公报中,但实际上,根据瑞士信贷银行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显示,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人数在2015年就已经超过1.09亿人,跃居全球第一。那时候,排名第二的美国中等收入群体数量约为9200万。

而在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中国人力资源理论与实践联盟联席主席彭剑锋看来,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增长,客观上使得中国站在了一个发展的转折路口之上。无疑,“中等收入”这个名字同样会让人联想起经济学领域中著名的“中等收入陷阱”。如何避免掉入该陷阱,将是十九大之后中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重要议题。

采访中,彭剑锋告诉北青报记者,要想跨过中等收入陷阱,避免经济停滞不前和两极分化,宏观上是需要一定的经济发展速度的。但光保持速度还不够,还需要均衡、健康、有效,也就是提及很久的“又好又快”。这背后的逻辑在于,中等收入群体的快速扩容必然会导致中国的消费升级,以往仅仅解决了“能用”的产品远远无法满足更高需求的消费者。这些人需要的不光是“能用”,还有“好用、好看”“环保、卫生”等等需求。“因此,中国需要的是一场‘良币驱逐劣币’的产业升级”。

众所周知,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贡献越来越突出,而如果中国的产业升级步伐跟不上消费者的消费升级需求,将会削弱这项重要的经济增长动力。“海淘为什么火?还是因为我们自己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彭剑锋认为,长远来看,加速“烂企业”的死亡可以促使优势企业的发展,长远来看是有好处的。至于什么样的企业算作“烂企业”,彭剑锋解释称,即那些野蛮发展时代的产物,例如对环境产生极大污染的、缺乏技术含量缺少创新能力的等等。

不过,虽然随着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在绝对数量上已经列居世界第一,但考虑到该群体在总人口的占比,中国实际上还处于相对落后的水平。也因此,不久前的十九大报告中同样多次提到要不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更高的消费需求倒逼产业升级,而提升供给端的质量可以给经济增长注入新的活力,经济的持续、健康增长反过来也会使中等收入这个群体继续扩大,两者是一个相互影响的良性循环。”实际上彭剑锋也坦言,他所称的“良币驱逐劣币”的升级早已开展,这和中央几年前就已经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脉相承的。

关键词:教育服务

着力解决中小学生“择校热”等问题

原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针对人民群众关心的问题精准施策,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择校热”、“大班额”等突出问题,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

解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教育专家程方平告诉北青报记者,此前中央政策层面有过对于学前教育的关注,但是明确说明要“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还是首次,这说明对于教育的关注在向前延伸,也更加深入。

目前的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都存在哪些问题?程方平表示,“婴幼儿”和“儿童”的这个说法范围可以理解为学龄前儿童,也就是0到6岁,这期间孩子的照护和教育包括了身体、心理和习惯养成的各个方面。但目前,我们国家这个年龄阶段对于孩子的照护和教育都还缺少必要的规范,早期的幼儿园或者家庭教育都出现了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教育不得法”。

程方平告诉北青报记者,一方面,现在80%以上的幼儿园都是民办,没有被纳入义务教育阶段,在管理层面不够规范,会有一些恶性伤害事件。另一方面,家长在对学龄前儿童进行教育的时候也缺乏科学的指导,这样带来的“教育不得法”会对儿童产生身体或者心理上的伤害,进而对他们在青少年甚至成年之后的性格和行为产生负面影响。程方平举例说,有些孩子厌学情绪严重就是因为早期教育伤害了他们,“现在很多商业机构经常宣传‘不能输在起跑线’,再加上有些幼儿园变相制造入学门槛,家长逼着孩子进行各种课外辅导,就逼出毛病了。”

对于会议中提出的学生课外负担重、“择校热”、“大班额”等说法,程方平表示,这些问题已经是反复提及多次,但是教育部门始终没有提出有效解决方法,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提到,或将可以推动解决。

关键词:调控政策

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 差别化调控

原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快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保护租赁利益相关方合法权益,支持专业化、机构化住房租赁企业发展。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保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实行差别化调控。

解读:北京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志表示,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房地产的表述跟十九大报告精神是一致的。在他看来,本次会议提出“发展住房市场长期租赁,保护租赁利益相关方合法权益”非常重要。他说,发展长期租赁,就涉及到租赁企业,利益相关方也就包括租房者、服务企业和租赁企业。实现住房长期租赁,一定要按市场机制办事。在北京等一线城市住房租售比非常低的情况,如何实现租赁企业的保值增值,维护企业合法权益,需要进一步研究。

对于会上提出的“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保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实行差别化调控”,陈志表示,中央和地方在房地产领域的职责本身就各有分工。他举例,货币政策会影响房地产,这是中央的事权,而地价政策如何制定,则是地方的事权。在陈志看来,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还意味着地方制定政策时,要以中央的文件为原则,在全面了解本地的供需、经济基础、资源等等条件后,遵循市场化原则,制定落地政策。而不是简单、武断、粗暴地进行落地。他表示,多次提到的“长效机制”、“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也是在强调这一点。他强调,不是不能用行政手段,可以限购、限价等,但需要这种短期目标与长期目标相结合,用行政手段适度干预,但最终还是需要靠市场化的机制进行调节,多因素、多目标的协同才能实现社会福祉最大化这个最终目标。

关键词:就业保障

解决好性别歧视身份歧视问题

原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注重解决结构性就业矛盾,解决好性别歧视、身份歧视问题。

解读:政府工作报告、十九大报告中,“就业就是最大的民生”被多次提及。就业对于百姓民生、中国经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科学研究所党委书记郑东亮向北青报记者解释称,所谓结构性就业矛盾,主要表现在就业领域中的“供需不匹配”。这具体体现在高层次和技能人才缺乏、一线员工不好招、大龄低技能劳动者和部分高校毕业生就业困难等问题。究其原因,这和中国的快速发展导致对人才的更新、更高要求脱不开关系。针对此,郑东亮指出,首先需要从人才培养的角度改善,例如提升教育质量、更加注重职业培训等。除了改善人才的“供给”,建立健全更加精准、更富于信息化的就业服务平台同样至关重要。“要减少合适的人找到合适岗位的成本,实现精准、高效匹配”。

此外,郑东亮也提到,和经济发展要求的“又快又好”一样,就业的发展同样要求“质量”与“数量”。而要实现这个目标,一个公平的就业环境、制度是必需的。郑东亮认为,除了在招聘环节一视同仁、不搞区别对待,在职业生涯过程中,面临晋升、培训等发展机会,都不该以性别论、身份论。(李岩 周宇 董鑫)

[责任编辑:刘枫]

(原标题: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