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叔

发布时间:2018-01-19 14:10:00 来源: 九江新闻网

表叔是我姨奶奶的儿子,初对表叔的印象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小时候表叔就是我心里的标杆,我幼时的榜样,一直仰望至今。

我和表叔同属一个乡,相邻只有六七华里,在极贫极苦的岁月里,表叔通过半工半读竟然上了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成了一名知识分子。表叔视学如痴,从入读最低班一跃进入最高班,毕业被分配在县林业局工作。爸妈说起表叔总是啧啧称赞,四周邻村都竖大拇指,表叔在左邻右舍名声很响。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总想去姨奶奶家,见见我的大学生表叔,可每次都是兴奋而去失望而归,一次也没有见到,一次次失望更加增添了我见表叔的渴望,使得我还是很小时,唯一的一次见到高大槐梧的表叔的印象总也挥之不去。

我和表叔再次会面已是40多年以后了,时空穿越,这一天来得漫长而突然,突然有一天表叔把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我和表叔相互沉默了许久,长时间的停顿在搜索对方的印象,表叔的高大潇洒形象顿时在我心头立起,我长啥样估计表叔是在云雾里了。这一刻,我和表叔穿越逝去的时空,从山乡到城里,从田头到海边,从姨奶奶到我父亲……手机久久不能放下。一晃时光流走几十个秋,再识表叔我已是年知天命,表叔也年逾古稀了。

近八十的表叔很时尚,智能手机玩的比还我还溜,我俩在微信里经常会面,天亮的问候,熄灯时的晚安,表叔都有不同的彩图,时不时会有惊喜,满满都是正能量。故乡一夜寒风嚎,把表叔院子里一树银杏叶吹落,仿佛黄金铺地,点燃了表叔的兴致。一早就把“冬风歌一宿/银杏舞黄金/腊梅含苞笑/春兰喜迎新”传到我手机上了。我也随着附应了一段,“细雨轻润草木装/风歌一夜洗沧桑/叶离枝头含笑去/轻闻鸟声月明朗”

表叔是林业工程师也是人类灵魂工程师,是县上的林业专家还是教育专家,他能教高中语文也可以教高中化学,跨度不小,表叔用语文的幽默提高学生对化学课的兴趣,用化学的反应增强学生的知识量,两课相得益彰,人才辈出,是全公社唯一出席全县先代会的民办教师。教学空隙又自学通过了司法考试,成了全县有名的律师,年近古稀还到处为人抱不平,南下广州,西赴重庆,中原遍地,忙得不亦乎。见到无助求于他的乡亲,完全忘了他年岁已高,立马换上了旅游鞋,奔走在他乡的诉求路上为乡亲讨说法,多少回法官被表叔的睿智征服,更为表叔年近八十高龄还在为百姓鸣不平的精神深深感动。

父辈的亲人越来越少了,我很想念表叔。应我再三邀请,表叔表婶来了宁波,我陪着他们健步登上了普陀山,实现了表叔心存佛敬的夙愿。一路开心地游玩了蒋氏故居,表叔见识了当年国民党重要头目蒋介石出生的地方是怎样的一脉山水风情。还目睹了我曾经站岗放哨过的军营,看到现代化军港和新型军舰,亲身体会着“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的摇,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表叔对现代军舰感慨万千,强国必须强军,回想到当年国共两党和谈受阻,共产党领袖毛泽东从容指挥大军渡江,百万雄师过大江夺取了南京城,蒋介石无奈败走台湾。如果当时武器先进一点,也不至于那么多的生命用血肉之躯去夺取新中国的解放。现在看到停靠在码头一艘艘高昂威武的军舰,军队有各式各样的先进武器成为国之利器,为人民的安全和幸福提供了坚强保障。

表叔很想去一次鲁迅故居,我们驱车来位于绍兴市东昌坊口的鲁迅故居,瞻仰这位我国解放初期文化革命的主将。炎热夏季的绍兴,伸手抓一把空气仿佛都可以点燃。表叔在鲁迅故里乘座乌篷船沿城河而行,满耳充满了越剧的旋律,手摇折叠扇,双目微睁悠哉惬意,上岸品尝臭豆腐,咬上一口“这才是纯正的‘臭味’”。我们走进三味书屋,跨入树荫掩翳的石库门,看到天井里高大的桂花树,恰逢深秋桂香扑鼻,“桂花明堂”也因此而得名吧。小堂前的方桌、太师椅、条案、茶几仍照原样摆放着,仿佛见到鲁迅孩提时看书、习字、画画的身影,表叔眼前像是有了《诗中画》,闻到了百草园的草香,发出无限感慨,“无限趣味”、“短短的泥墙根”在百草园和三味书屋里道尽了斑谰色彩,如今依然盎然情趣。华灯初上,表叔意犹未尽,站在三味书屋的门口,望着房柱上一副“至乐无声唯孝悌,太美有味是读书。”的对联久久凝望,落日余晖照在表叔的脸上,我分明看到晚霞里有父亲的身影。这次和表叔相聚把多年积攒下来的亲情折叠像蒋氏故里的千层饼香酥纯脆,也像鲁迅故里的茴香豆味道纯正,更有点像溪口的芋艿头质朴的让人拥有。

愉快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我和表叔短暂的相聚即将分离,车站道别我发现白发银丝的表叔满是喜悦的脸上也有一些离别的怅茫,回想这几天的陪伴,有说不完全的话语,眼眶里闪烁晶莹的泪花,我和表叔的手拉在一起,听他声声叮嘱久久不能松开。

列车滚滚向前,深埋在心里的亲情被越扯越长,是夜,我辗转难眠,耋耄之年的表叔表婶途中的顺利牵挂了我一宿,按奈不住情感写了几句用微信发给表叔,“列车向前/亲情绵延/思念牵拉心里那根藤/数出多少根。情爱无边/雨飘眼前/空却风怀荡起了秋千/君挥舞翩迁。潮起潮落/渔帆点点/海疆练剑已经好多年/军港然壮年。耋耄叔婶/甬城相见/数教人生传奇写百篇/当诵几千遍。”很快就收到了表叔的信息,“ 列车的铁轮越滑越远/思念的感觉愈来愈浓/倦容串味在上铺下铺/窗外的月光照我行前。”午夜的表叔还有如此兴致,可算顺利,等天亮踏上故乡的大地,表叔定会把我这里山和海的传奇写满他邻居和邻家的院舍。(余帆)

[责任编辑:袁勤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