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暖新闻·江西2018】一所学校一位老师三个学生,龙华山深处的坚守

导读:文/周柔奎 龙华山,地处广丰区桐畈镇东北部,闽浙赣三省交界处。这里山清水秀、林壑幽美,有枫林、幽谷、溪涧、古刹,是一个旅游胜地。......

文/周柔奎

龙华山,地处广丰区桐畈镇东北部,闽浙赣三省交界处。这里山清水秀、林壑幽美,有枫林、幽谷、溪涧、古刹,是一个旅游胜地。

大坑教学点就坐落在龙华山的深处,60多年来,巍巍大山见证了学校的建成、兴盛、式微、冷清……到现在,只剩下一位老师、三个学生和一座空旷的院落。

“这里有三个学生!”

晨光微熹,雾气萦绕,山里的早晨来得比较晚,清晨的龙华山万籁俱寂。一阵稚嫩清脆的读书声打破了大山的寂静,这是大坑教学点的学生在早读,龙华山每天就在孩子的读书声中苏醒过来,开始新的一天。

大坑小学(原称)地处偏僻,但作用不可或缺,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大坑子弟,为大坑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上世纪90年代学校最鼎盛的时候,这里有5个年级,3个班,60多名学生,5名老师。“那时候的学校是很热闹的,学生多,老师也多。我们几个老师一起工作、生活,觉得其乐融融,一点也不孤单。”吴国荣老师沉湎在回忆中,很是感慨,“现在学校只有三个学生了,一个一年级的,两个学前班的。”

吴国荣老师现在是大坑教学点唯一的一个教师,身材高大,两鬓微微斑白,戴着眼镜,很是儒雅。他既是语文老师,更是数学老师、美术老师、音乐老师、体育老师,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乡村教育。

现在的校园,冷冷清清,教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三个学生。操场显得特别空旷,乒乓球桌是崭新的,但上面落满了沙子和灰尘。只有操场边上的红旗在风中猎猎作响,给校园的上空增添了一抹鲜艳的亮色……

“这里有三个学生!去年学校只有一个学生,今年开春更好了,多了两个学前班的学生。原先那个一年级的学生刘思贤很懂事,学习也用功。新来的两个学生吴沐悦和严佳怡也很可爱、很聪明……”说起自己的学生,吴老师就滔滔不绝,满脸的喜悦。

三个学生,就是三个希望!

“一个老师,我也要坚守!” 

吴国荣出生在比古乡大坑村(现属桐畈镇龙华山),是地地道道的大坑人。对大坑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有着深厚的感情,现虽已居住在广丰城区,但依然扎根家乡教育。

1980年,高中毕业后,年轻小伙吴国荣被聘为小学老师,到当时偏僻的小坑小学任教,至今已经过去39年了。

说起最初的教学生涯,吴国荣记忆犹新。“在小坑小学当老师时,一个月工资是13.50元,但当时已经很满意了。那里学生少,我们就2个老师,要教5个年级……”在那,他一待就是10年。

1990年,吴国荣调到大坑小学任教, 直到2000年的时候,他才从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2003年,吴国荣离开工作了14年的大坑小学,调到当时的比古乡中心小学(现二渡关学校)工作,一直到2017年9月才又回到大坑教学点。

在中心小学工作不是更好吗,回城区的家也方便,怎么又回到大坑教学点呢?笔者疑惑不解。“2017年上半年要结束的时候,大坑教学点的唯一的一位老师鲍祥增要退休了,那里就要没有老师了。我们校长忧心如焚,让谁去呢?大坑教学点太偏僻了,离桐畈镇政府所在地至少就有12公里,一般年轻老师更是不愿来。我是大坑人,我不来谁来!虽然我已57岁了,但我还想为家乡尽一份微薄的力量!”就这样,吴国荣又回到了大坑教学点,回到了人生的初始点。

白天教学,放学后,一个人到山上的老家简单弄点吃的。晚上住宿,又回到学校的房间,因为老家的房子是危房,不敢住。周末,骑摩托车回广丰城区和一家人团聚。这,就是吴国荣的全部生活,如此简单!

一个老师的坚守,大道至简!

“如果有需要, 退休后我会留下来! ”

 “小老鼠,搬鸡蛋。鸡蛋太大怎么办?一只老鼠地上躺,紧紧抱住大鸡蛋。一只老鼠拉尾巴,拉呀拉呀拉回家。”吴国荣站在讲台上,用教鞭指着黑板上的字,一遍又一遍地领读着《搬鸡蛋》。教室里,孤零零地摆着三条课桌,从前往后分别坐着学前班的严佳怡、吴沐悦,一年级的刘思贤。这是笔者3月6日,就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二天,所看到的教学场景。

大坑地处龙华山深处,随着近几年来经济的发展,一部分家庭已搬迁到了山外。然而总有一些家庭不愿离开,继续留在大山深处。据吴国荣介绍,大坑现在大概还有常住人口40多人,还是有一些孩子需要在当地就读的。

可以肯定的是,吴国荣一直会在大坑教学点工作。但是他已经57岁了,几年后退休了,如果没有人来接替,大坑的孩子怎么办?

“我现在居住在城区,退休后回到那里当然更舒服。但如果这里还有孩子要读书,为了孩子的发展,退休后我还是愿意返聘回校的,留下来继续教学。”吴国荣说,这里是他的学校,有他的学生,他舍不得离开。

采访结束的时候,吴国荣和我们一一挥手告别。

校园内外,草木萌动,万物复苏。惊蛰刚过,三月的跫音惊醒了海棠,树更绿了,水更清了,天更蓝了,龙华山更美了。

春意盎然,生活如此美好,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呢?!

[责任编辑:陶菁]

(原标题:【暖新闻·江西2018】一所学校一位老师三个学生,龙华山深处的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