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守着“谷山”不愁吃——九江濂溪区高垅乡谷山村精准扶贫工作侧记

守着“谷山”不愁吃
——九江濂溪区高垅乡谷山村精准扶贫工作侧记

九江新闻网讯(记者 柯亭依/文 柳飘蕙/视频)濂溪区高垅乡谷山村村委会办公室的柜子里整齐地摆放着22册贫困户的档案,看着装档案的文件夹红色名签越来越多,白色名签渐渐变少,每名村两委干部心中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因为名签由“白”到“红”标志着该贫困户已脱贫摘帽。

QQ图片20180419180607_副本

谷山村新貌

村民老王坐在电动轮椅上,前进、绕圈、倒车、刹车,行止自如,他正沿着平坦宽敞的水泥路前往同村的儿子家看望孙子,唠唠家常。老王叫王建火,是谷山村二组的村民,今年68岁,2014年,他家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目前仍是“白名签”。

勤劳是摆脱贫困的根本。王建火说,年轻时他就懂得这个道理,那时身强体壮的他,能吃苦,干重活累活,希望凭自己的双手走上致富路。可是,噩耗降临,王建火34岁那年,爬树采摘凉粉籽时,不慎从树上摔了下来,送医抢救后,尽管捡回一条命,但下半身瘫痪,胸部以下失去知觉,只能与床为伴,生活不能自理。此外,治病不仅花光了他家的所有积蓄,还欠下不少外债。

王建火家的顶梁柱倒了,留下的是三个最小才4岁的孩子。“自己成了废人,不想活了。”王建火忧伤地回忆道,看到自己寻死觅活,老伴安慰他,“只当跟我做个伴,让我回到家有个陪我说说话的人。”妻子的宽慰,才让王建火有了继续生活的勇气。

王建火因变故在致富路上掉队了,座落于鄱阳湖畔,千余人口的谷山村也落了伍。当地村民口口相传这样一个典故:鄱阳湖水战期间,朱元璋所部被陈友谅大军围困,因无援军,缺粮草,兵卒奔波劳顿,士气低落,朱元璋帐内一名军师出一计谋,将湖中的一座小山用稻草圈起来,指着这座山对士兵说,山上粮草囤积,只要冲出围困,便能得到大量粮食。随即士气大振,一举冲破陈友谅围攻,这座山后来被称为谷山。这便是谷山村的历史由来。

就像“谷山”的空幻一样,谷山村党支部书记殷敬宗说,长期以来,由于信息闭塞、交通不便,村民思想观念相对落后,经济结构单一,靠山吃山,却总是填不饱肚子,成了“十二五”贫困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22户55人,是濂溪区农工部的定点帮扶村。

脱贫攻坚帮扶工作队入驻后,解难题,“挖穷根”,实实在在、真情实意开展精准帮扶工作,加上村两委班子实干巧干,2015年谷山村完成了脱贫“销号”。殷敬宗表示,该村通过实施产业就业扶贫、健康教育扶贫,因户施策、精准扶贫。位于谷山村的佳泰生态农业园,多年来资助该村5名困难学生从小学到大学的学费,并成立佳泰农业教育扶贫党小组,结对帮扶6名贫困户;10名贫困户则成了谷山茶叶产业扶贫党小组的帮扶对象,每户每年能领取产业扶贫资金1000元,并设立扶贫车间,已安排2名贫困户在家门口就业。抓住契机,该村通过转租承租形式,“借鸡生蛋”,引进盛翔管业项目,每年为村级集体经济增收12万元,如今,盛翔管业就业扶贫党小组将6名贫困户列为帮扶对象。

“以前要出门只能坐在高脚凳上,让家人抬着,出门极不方便;后来亲戚资助,购买了一个手推轮椅,外出还是不便;濂溪区农工部帮扶队了解情况后,去年赠送给我一部全自动电动轮椅,如今到儿女家窜窜门,去乡里领个补助,都能独自完成。”王建火说,没有党的好政策,就没有今天的好日子。

在2017年帮扶措施落实情况表上,王建火去年领到了耕地补贴326元,低保补助6770元,养老保险金2200元,残疾人补助及护理补贴600元,新农合/大病保险报销等13000余元,民政大病医疗救助2731元,以及帮扶单位走访慰问及社会捐助的千余元现金和生活品。在精准扶贫干部结对帮扶公示牌上,王建火一家年家庭人均收入达到5369元。“几十年来,都是老伴含辛茹苦,操持着这个家,愧欠她太多了。”王建火有个心愿,等日子更红火了,带着妻子去旅游,看看外面的世界。截至目前,谷山村已脱贫13户36人。像王建火一样,9户因残、因病等原因未脱贫户离摘帽的日子越来越近。

如今的谷山村,产业兴旺、乡风文明、生态宜居,花儿开得盛,鸟儿叫得欢,一排排红瓦白墙的乡间别墅,一条条平整敞亮的农村道路,一处处崭新齐备的健身器材,让富足的虚幻变成了现实。脱贫路上,不漏一户、不落一人,让留守在家门口就业的村民感慨:“现在守着‘谷山’也不愁吃、不愁穿,只要勤劳肯干,就能阔步奔小康。”

[责任编辑:夏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