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 我们都是三沙的“守护人”

编者按:在三沙市永兴学校一层的许愿墙上,一张写于2017年1月8日的贴纸上这样写道:“有一种情怀,叫追梦三沙。” 与星为伴,与海为邻,远离繁华,他们奔赴三沙,或是老师,或是村官,或是环卫工,又或是“岛长”,他们用双手打造美丽三沙,他们用努力守护三沙,他们用真情建设幸福三沙。

我在三沙支教 守护那片花

三沙市永兴学校支教老师熊海龙。人民网记者 刘云摄

还有一个月,在祖国最南端的三沙市永兴学校,第五批7名支教老师将完成这一年的教学任务。

永兴岛是西沙群岛最大的岛屿,也是三沙市政府驻地。2015年12月10日,岛上唯一一所学校——永兴学校正式开始招生,结束了三沙没有学校的历史。这些年来,先后有五批近40名年轻的支教志愿者通过“接力”的方式,为永兴岛的孩子们送来知识。

由于永兴岛上高温、高湿、高盐的特殊气候条件,永兴学校采取“支教”轮换制,进行一学期或者一年的支教活动。27岁的老师熊海龙来自琼台师范学院。据他介绍,支教老师们大多来自琼台师范学院和琼台师范学院附属幼儿园,以及海口市教育局选派的优秀教师。

作为一名90后,熊海龙选择了跟同龄人不一样的路。问及为何到永兴学校支教时,他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是因为小学语文课本中《富饶的西沙群岛》——西沙群岛一带海水五光十色,瑰丽无比。”因为儿时的深刻记忆与向往,让熊海龙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初到三沙的熊海龙,很快就感受到了教学的困难。 “学生年龄分散,人数分布不均,对老师是很大的挑战。” 熊海龙介绍,目前永兴学校共有25名学生,根据年龄特点分为:混龄幼儿班、小学一年级、小学二年级3个教学班。同时,对每一个年龄段的孩子“因材施教”。

三沙市永兴学校一年级学生陈紫萱作品《大海》。人民网记者 刘云摄

在永兴学校,每一位老师都需要身兼多职,复式上课。熊海龙不仅要教科学课,还要兼职教体育、书法、计算机等其他的课程。“我们重新设置了课程,开展分组教学、讲故事、区域自主游戏、集体游戏等多重形式,鼓励小朋友之间‘小带大’,让孩子们在游戏的过程中去接触更多知识,让他们更全面地成长。”

除语数外等常规课程外,熊海龙和其他老师们还定期给孩子们教授艺术方面的课,美术、音乐、国学一样没有少。《海龟》《启航》《快乐的童年》《大海》……熊海龙看着孩子们的作品,目光似乎都温柔起来了。他和老师们一起把孩子们的作品汇集制作了一本作品集,希望可以作为他们童年的纪念。

2017年8月26日,熊海龙站在了三沙永兴岛上,一年时间转眼即逝,马上就该到离别的日子了。面对离别,他也陷入了纠结,一方面是已到了该娶妻生子、照顾父母的年纪,另一方面是舍不得自己一直守护的孩子们。但对于自己选择的道路,熊海龙从未后悔过。

编者按:在三沙市永兴学校一层的许愿墙上,一张写于2017年1月8日的贴纸上这样写道:“有一种情怀,叫追梦三沙。” 与星为伴,与海为邻,远离繁华,他们奔赴三沙,或是老师,或是村官,或是环卫工,又或是“岛长”,他们用双手打造美丽三沙,他们用努力守护三沙,他们用真情建设幸福三沙。

我在三沙支教 守护那片花

三沙市永兴学校支教老师熊海龙。人民网记者 刘云摄

还有一个月,在祖国最南端的三沙市永兴学校,第五批7名支教老师将完成这一年的教学任务。

永兴岛是西沙群岛最大的岛屿,也是三沙市政府驻地。2015年12月10日,岛上唯一一所学校——永兴学校正式开始招生,结束了三沙没有学校的历史。这些年来,先后有五批近40名年轻的支教志愿者通过“接力”的方式,为永兴岛的孩子们送来知识。

由于永兴岛上高温、高湿、高盐的特殊气候条件,永兴学校采取“支教”轮换制,进行一学期或者一年的支教活动。27岁的老师熊海龙来自琼台师范学院。据他介绍,支教老师们大多来自琼台师范学院和琼台师范学院附属幼儿园,以及海口市教育局选派的优秀教师。

作为一名90后,熊海龙选择了跟同龄人不一样的路。问及为何到永兴学校支教时,他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是因为小学语文课本中《富饶的西沙群岛》——西沙群岛一带海水五光十色,瑰丽无比。”因为儿时的深刻记忆与向往,让熊海龙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初到三沙的熊海龙,很快就感受到了教学的困难。 “学生年龄分散,人数分布不均,对老师是很大的挑战。” 熊海龙介绍,目前永兴学校共有25名学生,根据年龄特点分为:混龄幼儿班、小学一年级、小学二年级3个教学班。同时,对每一个年龄段的孩子“因材施教”。

三沙市永兴学校一年级学生陈紫萱作品《大海》。人民网记者 刘云摄

在永兴学校,每一位老师都需要身兼多职,复式上课。熊海龙不仅要教科学课,还要兼职教体育、书法、计算机等其他的课程。“我们重新设置了课程,开展分组教学、讲故事、区域自主游戏、集体游戏等多重形式,鼓励小朋友之间‘小带大’,让孩子们在游戏的过程中去接触更多知识,让他们更全面地成长。”

除语数外等常规课程外,熊海龙和其他老师们还定期给孩子们教授艺术方面的课,美术、音乐、国学一样没有少。《海龟》《启航》《快乐的童年》《大海》……熊海龙看着孩子们的作品,目光似乎都温柔起来了。他和老师们一起把孩子们的作品汇集制作了一本作品集,希望可以作为他们童年的纪念。

2017年8月26日,熊海龙站在了三沙永兴岛上,一年时间转眼即逝,马上就该到离别的日子了。面对离别,他也陷入了纠结,一方面是已到了该娶妻生子、照顾父母的年纪,另一方面是舍不得自己一直守护的孩子们。但对于自己选择的道路,熊海龙从未后悔过。

我在三沙运垃圾 守护那片绿

三沙市永兴环保中心垃圾分类分拣传送装置。人民网 刘云摄

不同于熊海龙和赵恒的工作,符朝宁的工作“气味很大”,他的皮肤也显得比他人更加黝黑。符朝宁是三沙市永兴事务管理局环保中心的主管,负责环保中心的工作。

1978年出生的符朝宁因受到爷爷的影响,从小就有了建设西沙的理想。刚到永兴岛的时候,符朝宁发现岛上的环境非常的脏,“以前生活垃圾,厨余垃圾都丢在一块,难以处理,污染环境。”这一度让符朝宁感到失望与难受。从那时起,符朝宁就下定决心要让永兴岛美丽起来。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符朝宁一头扎进工作。由于肩挑多项工作任务,符朝宁大部分时间都是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他甚至连续四年没有回家陪父母过春节了,每逢大年初一,他只能通过电话去问候、祝福家里的父母和孩子。

符朝宁的付出没有白费,在三沙永兴环保中心工作人员的努力下,西沙群岛拥有了垃圾收集转运站、西沙永兴岛污水处理厂、三沙市永兴岛供水及配套工程等设施。2015年7月25日,三沙永兴环保中心正式投入使用至今。

三沙市永兴环保中心内墙上挂满轮胎做的盆栽。人民网记者 刘云摄

“以前生活垃圾、餐厨垃圾等问题难以解决,主要靠露天焚烧、堆放填埋等方式处理,对堆放场地和附近海域造成不良影响。”2016年,三沙市对渔民村等区域试点开展垃圾分类投放与收集,对渔民广泛进行垃圾分类宣传,并为渔民免费提供垃圾分类袋,永兴岛垃圾共分为7大类,永兴岛居民按照可回收垃圾、餐厨垃圾、生活垃圾、有害垃圾分别投放到垃圾分类收集桶,自行送至环保中心。加上“环保中心”的新型设备不断完善,垃圾的源头分类得到有效解决,这也为后续的垃圾处理环节提供了便利。

现在,靠众人的努力改变了永兴岛以及附近岛屿脏乱差的常态。这些年,符朝宁见证了永兴岛从“垃圾遍地”到如今“干净整洁”的华丽蜕变,就连垃圾站也越变越美。在三沙永兴环保中心,到处栽种着抗风桐、仙人掌、三角梅等植物,墙上挂着轮胎,里面种上了小花小草,废旧的水管里也填上土做成盆栽,整个环保中心成了园景式公园。

我在三沙当岛长 守护那片蓝

三沙市赵述岛”岛长“管理公示牌。人民网记者 刘云摄

对于三沙的很多渔民而言,怎么也想不到,打渔打了小半辈子,有一天会舍弃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打渔手艺,走到陆地上去讨生活,做的还是海岛的生态保护工作。

“每天我们要监督自己负责的岛礁区域内,海底珊瑚是否遭到破坏,海岸线是否存在遭受严重侵蚀等。”2017年9月渔民梁锋“上任”三沙市七连屿赵述岛岛长。像这样的巡岛,梁锋每天要走上两遍。

“岛长制”试点在七连屿展开,是三沙加强对岛礁生态管理的最新探索。设1个总岛长、7个下级岛长,15名岛礁巡查员,负责岛礁生态环境的治理和保护工作,一岛一档案,责任到人。七连屿管委会主任邹志被大家称为总岛长。

三沙市赵述岛海岸线。人民网记者刘云 摄

1978年出生的梁锋本是琼海市潭门镇人,后来跟着父亲到赵述岛打,这一过就18年。“上岛这些年,我亲眼见证着海洋生态环境的变化。以前岛上很乱,海面上经常飘来垃圾,不捡的话会越积越多。近年来,海水更清了,沙更白了。” 梁锋笑称,自己和渔民们的努力没有白白费。如今,赵述岛已经有三分之一的渔民和梁锋一样已经转产转业。

“比起以前靠捕鱼吃饭,现在大家的收入更稳定了。”梁锋希望,还有剩下来的渔民也能走上陆地,和他一起保护好这片祖祖辈辈生活的海。

[责任编辑:夏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