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印媒“艳羡”中国高等教育崛起:这些经验印度政府了解一下

印度《明特报》网站8月6日刊登题为《印度能从中国高等教育崛起中汲取哪些经验》的文章,作者为塔迪特·孔杜。文章称,在曼朱尔·巴尔加瓦获得令人梦寐以求的菲尔茨奖四年之后,这个著名奖项颁给了斯坦福大学印度裔数学家阿克萨伊·文卡特什,此事再次引起了人们对印度缺乏学术人才和世界级研究机构的哀叹。

文章称,独立后不久,印度就成立了一大批示范级研究机构。印度首位总理尼赫鲁的计划和雄心在建设这些世界级机构问题上起了关键作用。那时成立的科研机构与当今领导人建设起来的大坝和发电厂一样,都是尼赫鲁展望的那种“现代印度的殿堂”。

文章表示,此后,印度的成绩就逊色多了,其他发展中国家在培养学术人才方面远远超过了印度,中国在这方面的表现最为卓越。直到21世纪初,印度与中国在顶级大学数量和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方面还只有些许差距。此后,中国就远远领先印度了。

文章称,在英国夸夸雷利-西蒙兹咨询公司(QS)统计的世界500强教育机构榜单上,中国榜上有名的大学远远超过了印度。至于最新排名,中国有20多所大学名列500强,印度只有9所。在研究论文引用数量及其影响方面,印度与中国的差距也显而易见。

文章指出,印度研究机构之所以进不了优秀名单,原因之一就是研究产出水平低下,而这往往是大学排行榜的重要考量因素。

文章表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利用多个五年规划,齐心协力,改进了高等教育领域,越来越专注于研究,并在授予博士学位方面逐步超越了美国。

文章援引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德韦什·卡普尔与哈佛大学的伊丽莎白·佩里在2015年合写的一篇研究论文指出,虽然中国的高校最初依赖政府资助,但是它们能够实现经费来源多样化,从其他方面筹措资金,包括学生交学费、校办企业和咨询公司的利润以及慈善捐款。经费来源增加也帮助中国提高了高校录取率,21世纪初超过了印度。

文章称,中国高等教育制度帮助中国在大多数量化指标上明显领先印度,从世界一流机构的数量到论文引用以及专利申请等方面。

文章认为,可以理解的是,印度政府正千方百计追赶中国。上个月,印度政府向6所研究机构授予“著名机构”身份,3所公立,3所私立。然而此举遭到了批评,不仅因为漏掉了理应列入名单的大学,而且因为印度政府的抱负规模太小,经费支出大大低于大多数世界级大学通常的研究开支。

文章称,按照全球标准,印度的研发总开支水平很低,而且过于依赖政府支持,此外提高高校研究成果还取决于印度改进学校教育的能力。

文章表示,正如卡普尔和佩里指出的:“为何中国的高等教育大大领先于印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首先加强了中小学教育体制。”

[责任编辑:谢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