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未完成的事

夏天了。从遥远的秋天,黄色褪更深,所谓枯枝败叶,缓缓漫步晃到冬天,跌跌撞撞到了春天,熬成了绿,南方有些地方的夏天拖沓却来得剧烈而突然,傲气的阳光刺痛那些绿儿,倒是变得愈来愈闪闪发光了。夏天总归是希望多点绿的,清凉感是其他艳丽比不上的,尤其是浓阴下的凉,人们都是很偏爱的。

夏天啊,少不了起早贪黑的太阳公公,少不了被汗水浸湿的衣裳,当然了,更少不了集市上大大的红心西瓜。夏天也在密密麻麻的文字里,喃喃自语。感伤的诗歌也不只是偏爱秋殇,很多故事真正发生在夏天,也偷偷在夏天画上小小句号。往往会笼罩在那么一个蝉鸣不绝的晴天里,散发出厚重的热气,每一股热气,四处流窜,在这整整夏季里无家可归。翻涌着,夏天的燥热,让人不得不语塞的话语啊,在每每的大风呼呼之后,时间好像就静止了。也就好像,在夏天结束了其他的有可能。

这个季节总有些捉摸不透的天气。窗外时而会传来沙沙的风声,偶尔会误以为是雨声。这是初夏的模样。到了三伏天的时候,确是大有不同了,风开始少了,偶尔的雨天得益于台风的肆意来临。暴雨来了,便好像早早过渡到了秋天,凉意阵阵,屋外的风故意绊住街上人们的脚,无法不感知到这雨席卷而来的清凉。不过,暴雨是短暂的,过不了多久,依然是被高温垄断的夏天了。

夏天,到底是充满诗意的。

忽而,窸窸窣窣,好像有什么细小的触动,悄悄攀上心头。仿佛是安然无恙的那段说不明白的青葱岁月,从南到北,从朝阳到夕落,再从洋洋洒洒的晨曦守到不语的星河。若有若无的触感,和乌黑头发的少女,脸庞划过的微风,都在诉说着我们心照不宣的故事。

有时,夏天过于闷热,总觉得秋天来得太慢了;有时,终于秋天来了,好像短袖们就要被全部收拾起来了,突然的,就这样过去了。

嗯,夏天就像是许多许多的,未完成的事。

我不知该如何书写,这思考的时候太煎熬。需要成果的时候,却总有大片的未完成。

很多事,大抵也是如此吧。

时光总是有着猜不透的心思,无法停止我们对它向往的永远。它很可爱,冷静而坚定地往前走,却也止不住地回头望;我们也伴它走,却也无可奈何地想它倒流。不过,分别,还得像歌里唱的那样,花,接受凋零,风,接受追寻。对呀,怎样的凋零,如何的追寻,只要还有一颗星星,只要还有欣喜的旋律,有了送别的祝福,花,亦或是风,未完成的事也变得更美了。

花似年华,往事随风。我的期许如花般美好,我的祝福如风般追随着你去往的踪迹。只盼你每一步,依然像启程时那样坚定,富有力量;只盼你的每一次追忆,都有如此的赤忱。

也愿,这总算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然后留下一颗璀璨的星星。

(李可欣)

[责任编辑:陶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