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暖新闻•江西2018】特教学校周爱娟:逆着孩子的耳光前行

周爱娟,女,1992年出生,中共党员,2014年毕业就回到家乡瑞昌特教学校从教,工作以来一直致力于特殊孩子的教育和康复工作,现承担培智二年级生活数学教学任务,兼任学校后勤工作。 

最经典话语

我就是想做特教老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最感人事迹

本着“孩子都具有可教育性”的信念,为了孩子能开口说话、摸爬滚跑、生活自理、适应社会,为了孩子不再乱吐口水、胡乱打人、自我伤害,为了孩子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出别样的色彩,她挑灯夜读、实践模拟,不断和其他老师热烈讨论、切磋经验,抓住一切机会向特教专家讨教,日复一日地为残障孩子探索教育和康复之路。

我就是想做特教老师

“我就是想做特教老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机缘巧合,面对所有人的疑问,周爱娟老师都这么淡淡地回答。2014年,周爱娟老师踏进了特殊教育的讲台。外人的冷言冷语,学生的拳脚耳光,康复路上的迷茫无助......都抵不过孩子那紧牵衣角的小手,那探出墙角的双眼。选择特教已是第五年,周爱娟老师依然毫不犹豫地说:“做特教老师,我很快乐!”

保姆老师,你对我们很重要

常有人说:“特教老师的责任就是看孩子,他们除了爱心和耐心还有什么?他们根本不算什么灵魂的工程师,最多算是优质保姆!”是的,特教老师的确是保姆。有个叫小浩的多动症男孩,爱不停地旋转,常常在座位上坐两分钟就会起来转转。一次,周老师发现她有四五分钟都没离开座位,而且依稀闻到一股臭味,便带去厕所查看。发现小浩因为拉肚子,腿上、裤子上已经沾满了大便。周爱娟老师便很自然地打来一盆水、拿来备用的裤子,给小浩清理干净了。在这过程中,没有抱怨,只有不停地安慰,也看不到恶臭对她有何影响。事实上,面对着一群常常自言自语、流着鼻涕口水、时而大吵大闹的残障孩子,为他们系鞋带、擦口水、擤鼻涕、清理大小便、为孩子准备衣服鞋子、让孩子不离开老师视线......周爱娟老师早就习以为常了。

但,特教老师不仅仅是保姆!智障孩子由于他们显而易见的障碍特征,常常会被歧视,他们敏感而自卑,他们的家人也迷茫而困惑。周爱娟老师刚接手培智一年级时,家长们常问孩子们的发展和归宿到底是什么?带着这些困惑,周爱娟老师针对自闭症、言语障碍、脑瘫、唐氏等个案,在翻阅大量书籍、和同事积极讨论、抓住一切机会向专家讨教的基础上,对孩子们进行了系统的集体教学、感统训练、语言训练、作业治疗、音乐治疗、应用行为分析......一个个特征各异学生,一项项专业化内容,在她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下,家长们的困惑逐渐有了方向和答案。孩子们从哑口无言到字句清晰,从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到生活自理,从抓人打人、自我伤害到学会合理宣泄情绪,从欺负他人到乐于助人,从只知道惹是生非到能自食其力。看到孩子们的进步,家长们脸上慢慢有了笑容,也常常会说 "周老师,你对我们很重要"、" 周老师,多亏有了你"之类的话。

迎着孩子的耳光前行

做培智教育的老师,最害怕的季节就是春季,因为春天是"菜花黄,病人狂"的季节。孩子们在这一季节情绪问题特别多,这不,小清又开始闹腾了。周爱娟老师正在上数学课,小清突然把书一扔、桌子一掀,人也顺势倒在了地上。她圆滚滚的身体不停地在教室里滚来滚去,嘴里尖叫着,还抓到什么砸什么!瞬间,周老师的身上接二连三地被书和鞋子砸中,教室前排的几张桌子也相应倒地。周老师想去抱她,可她却结结实实地给了周老师一耳光。周老师依然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直到她情绪稳定下来。

被孩子打、抓、掐、扇耳光、吐口水,对周老师来说也习以为常了。有的孩子是因为肌张力过强等病理原因,对老师造成了无意的伤害;有的孩子想以抓人、吐口水等行为引起环境的改变和他人的关注;有的孩子是因为药物等原因导致了情绪异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因此,面对孩子的攻击行为时,周爱娟老师为了不强化不良行为或不忍心责怪无意行为,常常选择隐忍或忽视。而这隐忍或忽视,则包含着大量的教育和康复的需求。

用爱浇灌出温暖之花

那一年,周爱娟老师结婚,买了很多糖果给孩子们吃,孩子们可高兴了,欢声笑语充溢着每一个教室。可是,一个叫小玲的女孩突然趴在桌子上哇哇大哭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念着:"周老师,不结婚!周老师,不结婚嘛!"她哭得越来越厉害,情绪也越来越激动,嘴里念着的话语也开始含混不清。老师们怎么安慰都没有用,只好找来了周老师。周老师轻轻的搂着她,柔声的安慰着她,渐渐地,她的情绪平复了下来。这时,周老师才知道,原来小玲认为,周老师结了婚就要走了,再也不和他们在一起了。周老师听了她的话,感动得紧紧地抱着她,温柔地对她说:“老师不会走,老师会一直留在这个学校教你们!”

女人怀孕的时候总是要小心注意一些,而自闭症的孩子是无意识的,学校里有个9岁自闭症男孩,他喜欢旋转,喜欢挨着人嗅味道,他每次看到周老师总是会凑近挨一挨,用手拍拍你,又一次,他无意识的重重拍在周老师肚子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拍打,周老师并没有生气,因为她知道,这不是他故意的,孩子是无意识的,他是因为喜欢她才凑近她。她只是摸摸孩子的头,顺势将孩子的手移到自己的肩膀,告诉他以后可以拍她肩膀,自闭症孩子似乎也明白了周老师的意思。

像这样温暖着学生、感动着老师的事还有很多很多。那一句“老师,我爱你”"、那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那一行深感内疚的泪水、那一颗偷塞兜里的糖果,无不触动着老师的心灵。周老师深情的说:“都说特殊教育是爱的教育,都说特教老师应该用一言一行、用一生的精力来书写一个爱字。可当我面对这些特殊孩子时,我觉得伴随着我的付出,她们给予了我更多的爱、更多的感动和更多的温暖。”

周爱娟老师在学校兼顾后勤方面的工作,也就意味着学校所有学生的衣食住行她都要操劳,为了学生能吃上新鲜可口的饭菜,她每天总是自己起早去买菜,给学生们挑最新鲜的菜,学生们都爱吃的菜,学校里哪个学生吃的多,那个学生吃的少,孩子们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周老师都一一记在心里,孩子吃的少她总怕孩子营养跟不上,想方设法的让孩子们多吃点,住校的学生牙膏完了,洗衣粉没了,她总是在第一时间就给孩子买来让孩子用上。

光阴如梭,岁不待人。她把爱播撒给了最需要关怀的特殊儿童,也把最浪漫的青春韶华无私地献给了特教事业,却从不曾为自己的选择后悔,“为了家长们沉甸甸的信任和嘱托,她也要竭尽所能给予学生最真实的爱与呵护,让爱成为他们隐形的翅膀,和他们一起飞翔!”

[责任编辑: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