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发红毛

日前,九江文化研究院《寻阳文化讲坛》第13讲在锁江楼浔一阁开讲。九江本土书画家陈尚秋先生现场展示了自己创作的20余幅九江民俗风情画,并逐一对照画作,向与会嘉宾娓娓讲述了一串《九江老风情的故事》。

本土文化“活档案”——陈尚秋

陈尚秋,江西省美协、书协会员。长期生活在九江,又长期在文化部门工作,有机会广泛接触社会生活各个层面,是个“有心人”,对九江的地方民俗风情有丰富的积累并形成深厚的沉淀,堪称九江地方文化的“活档案”。 

陈尚秋先生1931年出生在九江市区八角石龙山巷口,是个小康之家,祖父是中医郎中,父亲是私塾教书先生。相对殷实的家庭经济条件,让他能够接受较好的教育。同时,非军阀、非政客的家庭背景,如履薄冰的社会生存环境,注定了家教是正统严谨的、家风是低调俭朴的,映射在陈老身上,就是:博学多闻、治学严谨、乐观平和、心怀感恩,谦逊无诳语、淡定无戾气、考究不做作、惜福不浪费。 

几十年来,陈老笔耕不辍。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型书画展,作品《十二生肖图》在台北展出并获金奖。个人传略收入《中国当代艺术名人录》。他创作的九江老风情民俗画中,136幅被制作成碑刻,长达208米,镶嵌在九江八里湖文博园里。 

88岁的陈尚秋先生耳聪目明、声音宏亮、思路清晰。他向大家展示的第一幅画作,题为《发红毛》,讲述的是当年九江私塾学堂里,接受启蒙教育的新生行拜师礼的习俗。

文化需要仪式感

家境过得去的,孩子到了学龄期,就该上学了。家长征得私塾先生同意后,就置办一套“文房四宝”的行头,择日带着孩子到先生家拜师。 

厅堂的墙壁上高挂着至圣先师孔子像,先生端坐在厅堂上方。学生对着先生叩首跪拜,当然也是拜孔子。有围观者、有见证者,氛围是庄重严肃的,心情是紧张忐忑的。 

这种入学仪式极具励志价值取向,被赋予人生里程碑意义,远非街头“行为艺术”、“快闪”可相提并论之。拜师之后,家长的口吻也会悄然变化:你是已经拜了师的人,要懂规矩讲礼貌,以学习为主,不能再像小朋友那样随意、那样贪玩啦…… 

拜师礼上,有个先生教新生写字的环节。研墨、铺纸、浸发毛笔、蘸墨……通常写的是笔画不多、寓意深远的“上、大、人”三个字。 

值得一提的是,在九江,新生的纸笔墨砚四大件中,“毛笔”有点特殊:笔头的羊毫染成了红色,是启蒙新生的专用笔。九江人口语称接受启蒙教育为“发红毛”或“开红毛”,与拜师仪式中启用那支红色毛笔的环节点对榫。 

陈老无法统计自己多少回目睹了“发红毛”的全流程,当年自己也是用“红毛笔”开启人生学习旅程的。当时九江的文具用品店里,有这种专用的“红毛笔”销售,成了一个特色文化符号。

文化特色、文化生态与文化价值

文化俗到极致,就是特色文化。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家父在解放前曾上过8年学,在当时亦属不易,用他自己的话说,学堂越读越远,同学越来越少。不止一次,有人问他为什么启蒙教育叫“发红毛”,答案是“发鸿蒙”,取“开始学习,走出混沌”之意。 

然而,以“发红毛”或“发鸿蒙”为关键词,在网络上搜索,发现并无此词条,更无与“启蒙教育”相关联的含义。 

这是一种较典型的文化物态化现象。类似于“鹿”引申为“禄”一样,“发红毛”与“发鸿蒙”,一个俗、一个雅,一个形而下、一个形而上。有了红色毛笔这个载体,拜师礼文化就有了根,具象而接地气,是“民族的、大众的”文化,地方特色文化生态的形成、传播就深入人心了。 

有趣的在于,因“发红毛”与“发鸿蒙”的换喻,在九江衍生出文化产品开发的商机,并默契地植入启蒙教育拜师礼仪式中,这创意,让“发红毛”一词得到广泛的文化认同,为拜师礼文化注入了浓郁的九江地方特色,具有文化遗产价值。 

只是无从考证“红毛笔”产品的开发年代,或许,那些当年来九江的茶商米商,在观摩了九江的拜师礼仪式后,欣赏有加,将“红毛笔”作为九江的特产之一带回家乡,作为孩子入学的励志礼物……若此,则又是特色文化价值的延伸。 

文化有特色,市民有自信,城市有力量。当下,唤醒、扬弃、弘扬区域特色文化,打造地方文化自信,正当其时。

作者:刘海勇

[责任编辑:谢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