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红色通缉》第五集《筑坝》速览版

视频地址:https://www.newscctv.net/219news/video.html?videoId=E3D0C6B4-D03F-49F1-D6C1-A91B1739E22D

追逃防逃必须两手抓,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多次强调的重要工作方针。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级党委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在开展追逃追赃的同时,也致力于构建不敢逃、不能逃的防逃机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联合摄制的五集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于1月10日至14日在央视综合频道晚间八点档黄金时间播出,第五集《筑坝》,通过防逃工作中的典型案例,告诉你防逃堤坝的作用。

追逃防逃必须两手抓,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多次强调的重要工作方针。

习近平:我们把追逃追赃纳入反腐败工作总体部署,开展天网行动,现在是打虎、拍蝇加猎狐,坚持防逃追逃两手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级党委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在开展追逃追赃的同时,也致力于构建不敢逃、不能逃的防逃机制。

郭永军,浙江丽水市青田县人防办原副主任。由于感觉到了被调查的风险,2017年7月2日,他计划搭乘CZ6077次航班,逃往越南胡志明市。

浙江省青田县人防办原副主任郭永军:边检人员安检以后,他说你涉嫌经济问题不能出关。心里想的就是,这下走是走不了了。

得知自己被限制出境,郭永军当即离开了浦东机场。他找了某个关系人安排了一辆汽车,准备自己开车前往边境地带,再想办法偷渡出境。

郭永军: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先走。我们现在的话,逃跑。

郭永军被发现后,浦东机场迅速将他试图出境的消息通报相关部门,浙江省追逃办接到通报,判断郭永军外逃意图明显,当即依法展开追捕。

浙江省桐庐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张启成:巡逻特警第一时间报告,红色小车已经上了高速,怎么办。我们第一时间反应,就是要追。

郭永军:停下来要买票的时候,还没停稳,那边就开始叫了,停车停车。因为一叫停车,叫我,我就知道了。

从郭永军在机场被发现到成功抓捕,只用了12个小时。天网行动开展以来,截至2017年初,全国各地成功拦截了230名企图外逃出境的涉嫌违纪违法党员干部,郭永军就是其中之一。 

储士林,“百名红通人员”第79号,原青岛安华发展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2012年7月他前往加拿大,听说国内对他立案调查的消息之后滞留不归。

“百名红通人员”第79号储士林:我那个VIP卡,银联卡在国外可以刷,购物的,一刷刷不出来了。完了一查银行,说你的卡给封了。

追逃工作组发现储士林外逃之后,他的一个国内账户,曾经将一千万人民币转移到了前妻许建红的帐上,随即许建红把这一千多万分成很多笔,转给了很多人。

青岛市李沧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时任青岛市李沧区检察院工作人员魏念波:转了二百多笔。每一笔都是49999块钱,而且在同一个时间,每个人的名字都不一样,出去的。

中央追逃办协调人民银行反洗钱中心和公安部门展开调查,这一千万的去向很快被查清了,不过是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青岛市李沧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时任青岛市李沧区检察院工作人员于吉松:调查发现,许建红经历了电信诈骗,这个钱被电信诈骗集团给骗走了。

随着防逃力度的加强,向海外转移违法所得的渠道被大大压缩,储士林的资金来源彻底被斩断。

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局副局长杨兰平:对这些贪污腐败分子,你无论钱藏到哪儿,无论是境内还是境外,我们有这么一套完整的一个体系,国际上的一个体系,来治理这些东西。

王雁威,“百名红通人员”第97号,广州市花都区政协原主席,涉嫌受贿罪,2013年6月,他和妻子两人忽然一起失踪。

王雁威失踪两年后,2015年4月,“百名红通”名单公布,将他列入其中。很快,王雁威本人就看到了这条消息。在名单上看到自己照片的瞬间,他深感懊悔当年写信说自己在美国。因为,他其实并没有逃出国门,而是一直藏在国内。

“百名红通人员”第97号王雁威:自作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那张纸。没有那张纸,上不了红通,红通是对国外的,力度强度那么大,你还搞一张纸自己说出国了,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施加压力。

王雁威本想转移视线,结果却是作茧自缚。被列入百名红通后,对他的侦查力度不同寻常,最终使得他踪迹暴露。他在国内三年的逃亡之路,和最终被发现和抓捕的过程,是一个相当曲折的故事。

王雁威:恐惧、痛苦、无助,甚至还要看别人的眼色。我自己痛苦还不算,把老婆也拖到自己的身边,过上这样的日子。

王雁威妻子徐伟华:反正你什么活都得干,就是寄人篱下那种,说不出来。做饭,一千多斤的玉米我一个人扒,还给人家晒花生、种地什么的,那时候特别特别地难熬。

[责任编辑:谢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