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攀比嫉妒很可怕!九江一男子因嫉妒心用钢珠弹破60余辆汽车车窗

九江新闻网讯(记者 余薇)他是一名勤奋的汽修小伙,但因为妒忌家里哥哥姐姐都有体面工作,收入颇丰,虚荣心作祟,他心生歹念,昼伏夜出,常常晚上趁人不备,用弹弓射钢珠的方式击碎汽车玻璃,盗取车内财物,并总是翘班出入网咖、酒吧,他2个月疯狂作案近60余起。最多时一天作案20余起,但再狡猾的盗贼终有栽了的一天。 4月11日,九江市濂溪区刑警大队民警在十里大楼附近某网吧将疯狂砸车作案的嫌疑人张某抓获,“这么多天,其实我每天都提心吊胆,一看见警车就害怕,看见警灯和警察就绕着走……”嫌疑人张某归案后如是说。

突发:一夜之间数十辆车被砸

2月20日8时,九江市公安局濂溪区分局110指挥中心报警电话突然响起,值班民警拿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是110吗?“前一天晚上我在十里河路边停得好好的车,车窗玻璃被砸了,车内财物丢失……”。“又是这个地址!”果然,民警翻看记录显示:这已是当天这条路上的第9起相似案件报案了,做了这么多年警察,但发案如此密集的砸车盗窃案还是第一次遇见。”濂溪区刑侦大队办案民警说。据统计,一周内,在总长度约2公里的辖区十里河沿岸公路边,已相继接到30余名宝马、奔驰、奥迪、丰田等中高档轿车车窗被砸、车内财物被盗案件报警,涉案价值5万余元。此事在周边居民中引起了一定恐慌,案件性质恶劣,濂溪区公安分局立即指示刑侦大队成立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

“通常来说,砸车窃物的嫌疑人往往会选择偏僻的路段作案,但这条路属于十里河边的一条沿河道路,两岸居民较多,即使半夜也时有居民经过,晚上周围很多居民会将车子停在路边过夜, 现场勘查民警还有一点也很奇怪,“有些被砸车辆并没有在显眼位置放置贵重物品。”

案发后,濂溪区刑侦大队立即成立专案组对案件进行研究部署,并全面开展侦查工作。一开始案件侦查进展情况并不乐观,案发时间都是在夜晚凌晨,目击证人几乎没有,且犯罪嫌疑人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尽量避开公安机关的监控作案。

追踪:砸车大盗逐渐浮出水面

就在侦查工作陷入困境时,其它辖区此类警情继续发生。案件多发,工作量巨大,能否将此类案件进行合理串并从而找到突破点,成了破获此类案件的关键。此时,在某些案发现场对损坏的车玻璃进行勘查时发现的钢珠引起了侦查人员的注意。

民警发现被砸车辆的碎玻璃均被扔在每辆车的车底下,所有太阳膜粘连在一起的碎玻璃上都有一个小圆孔。通过现场提取钢珠对比,发现几起案件的钢珠的形状大小无异,且所有破碎玻璃都是驾驶室侧面玻璃,部分车辆驾驶室内还残留着直径约0.4厘米的钢弹珠,部分车门上也有被钢珠打过的痕迹。民警经进一步勘查发现,所有被砸车辆的车门锁都未被打开过,车后备箱均“安然无恙”。

系列案件犯罪人员手法极为相似,显然嫌疑人是使用了弹弓类工具、通过钢珠将车辆前挡风玻璃弹碎,而后进入车内盗窃车内财物,种种迹象表明,系列案件很可能均为同一人所为,犯罪嫌疑人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利用钢弹珠将车玻璃打碎后,将破碎的车玻璃取下扔在车底部防止被人发现,后从车窗进入驾驶室内行窃。

专案组果断决定将系列案件并案侦查,由于该案案发现场未能提取到更多痕迹物证,专案组决定从视频侦查方向寻找突破口,经过近半个月在海量视频里的寻踪觅迹,通过对近1100余小时视频监控的仔细筛查,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附近一家商店的监控里,民警发现了疑似犯罪嫌疑人踪迹,且面部特征作案过程都相对清晰。

确认: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民警调查发现,嫌疑人每次作案后最终都会消失在濂溪区十里大楼附近,为了节省时间,尽快破案,专案组决定兵分两路,经过循线追踪,摸排研判,民警基本确定嫌疑人为张某,但张某如人间蒸发一般,一连几天没有踪迹,此时,负责张某关系摸排的民警发现此人在九江从事汽修工作,且有非常大的网瘾。通过筛查,民警发现张某是十里大楼附近某网吧的会员,且之前经常到这里通宵上网,而且每次来上网都一待就是10多个小时。

针对此特征,专案民警决定派民警小李守株待兔。4月11日17点30分左右,侦查人员在该网吧蹲守5个小时,发现一和嫌疑人身形相似的男子进入该网吧准备上网,侦查民警一边假装上网并一边偷偷观察旁边上网男子,一边通知其他专案民警进行身份确认。17点37分,迟迟未得到回应的蹲点民警决定果断亮明身份将该男子擒下,谈及为什么如此果断时,民警小李表示:“我眼神确认过,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起初张某对于自己用弹弓砸车并盗窃车内财物的犯罪事实拒不承认,但在大量的事实证据和侦查人员政策攻心的巨大攻势下,张某的心理防线逐渐崩溃,民警在其身上搜出的大量作案工具、赃物,当即承认了犯罪事实。他逐渐交代了2018年2月下旬以来自己通过弹弓打碎汽车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累计近60余起犯罪事实,盗窃地点涉及濂溪区、浔阳区、开发区等多地,盗窃金额及毁财价值10余万元。

不幸:家庭缺爱为刷存在感而砸车

案件虽破,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李某砸车盗窃并非为了财物,而是为了“寻求刺激”刷存在感。他交代,砸车不看车内有没有财物,也不翻后备箱是懒得翻,每次听到钢珠打碎玻璃的声音都特别爽,能让他有片刻的开心,片刻的兴奋。

“5岁那年,妈妈因爸爸好赌带着姐姐离开了家。父亲脾气不好,经常对我又打又骂。后来父亲再婚,后妈生了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他对我更是不管不问,只要犯错就是拳打脚踢。6岁那年我就开始下地干活,13岁辍学后在老家找了个养鸭子的工作,一干就是三年。后来,被父亲丢到九江一个汽车修理厂工作。我与父亲的脾气不合,哪怕现在我这么大了,他仍然经常对我又打又骂,甚至拿着铁棍打我,我从来没有还过手,年前吵架后我就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之后的张某越想越气,凭什么家里的哥哥姐姐们都有体面工作,收入颇丰,凭什么自己小时候成绩明明很好,从小到大听话,努力,却要做各种苦力,成天累死累活不说还挣不下钱,甚至现在还要流浪,看着有些同龄人出手阔绰,生活优越,时间长了我心理就感觉不平衡了。”张某说。

目前,张某已被刑拘,相关案情还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