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二十载,“抗洪抢险英模”追忆“九八”往事

“江西省九江市江矶村党支部书记陈申桃,在大堤上巡回查险两个多月,不下火线的舍小家为大家……”这是来自新华社1998年《抗洪抢险英模事迹报告反响强烈》文章中的一段内容。

洪水不退、绝不离堤,巡回查险两个多月、行程六七千里路……8月14日,记者来到位于濂溪区新港镇江矶村的陈申桃家中,听他讲述难忘的“九八”故事,20年前的一幕幕像是电影倒带般浮现眼前。

吃住在堤上两个多月

1998年6月中旬以来,罕见的持续暴雨使长江、鄱阳湖水位迅猛上涨。截至6月23日,长江九江段水位已超过19.50米的警戒线,而新港镇江矶村北边全长4500米的长江干堤益公堤,关乎着全镇3万多人口、2万多亩良田,被列为严防死守的重点圩堤。

“1998年5月,我接任江矶村党支部书记,没多久就开始防汛抗洪。6月23日上午,我从镇里开完防汛紧急动员大会后,立马赶回村里开会,部署抗洪抢险工作。”据陈申桃介绍,为了守好益公堤东段1500米的大堤,6月24日,他和抗洪突击队员上了堤,誓与大堤共存亡。“那些日子,老天像是和我们作对一样,倾盆大雨一直下的不停。一个星期内,水位从20米、21米、22米,直到22.20米的历史最高水位。江水离堤坝越来越近,走在堤坝上,心里感觉发毛。”

“这里冒水了!”7月9日傍晚,正在巡堤的陈申桃听到有人高喊后,赶紧跑了过去。“我看到离堤200米远的水中冒着好大的水花,看见情况不明,没有人敢下水,我第一个跳了下去,紧接着,突击队员们也跳了下去。我往下潜了几次,可都被水花冲了上来,最后抱着一块重一百多斤的石头才潜到水底。”陈申桃和突击队员们用手触摸水底,发现了一个草帽大的洞口,用竹竿往下探,才知泡泉有5米多深。最终,600多人经过近30小时的“激战”,才把这个泡泉堵住。

家里虽然离大堤不到两公里,来回一趟只要半小时,但陈申桃从6月24日上堤后,2个多月来一直吃住在堤坝上,没回过一次家。8月24日到30日,家中多次传讯:祖母病危。可长江的水位居高不下,直到8月31日祖母病故了,作为长孙的陈申桃也未能给疼爱他的祖母送终,只能暗地里流泪。“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也给我留下了终身遗憾,只希望她老人家能够原谅我。”谈及此事,陈申桃感到非常内疚。

在风雨里战洪水、斗恶浪,排除大小险情100多处,开挖人字沟400多条……长江益公堤经受了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水考验,陈申桃参加抗洪抢险的事迹也被《人民日报》刊登,还有媒体在头版头条进行了报道。

抗洪抢险英模追忆“九八”

“快回来,有你的信!”9月中旬,还在堤上巡堤的陈申桃接到通知,九江有两人被评为抗洪抢险英模代表,他就是其中一个。他们受邀去北京参加“全国抗洪抢险总结表彰大会”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九周年招待会”。“当心情十分激动,根本没想到所做的事会得到这么高的荣誉和表彰。”陈申桃说,他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纵然浑身是铁,也打不了几颗钉,更挡不住这滔天洪水。

1

陈申桃被评为“抗洪抢险英模代表”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九周年招待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期间还提到了长江流域发生历史罕见的洪水灾害,救灾和恢复生产的工作正在全面开展等事宜。”说话间,陈申桃拿出照片激动地告诉记者,他当时就坐在29号桌,宴会结束后,还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九周年文艺晚会。“这是我第一次去北京,现在回想还是感动万分。”

2

3

陈申桃被评为“江西省抗洪抢险功臣”

之后,陈申桃受邀参加全国抗洪抢险英雄模范事迹报告团,在北京、上海等地进行巡回报告。同年10月,陈申桃还被评为“江西省抗洪抢险功臣”。

从1998年5月到2007年5月,陈申桃在濂溪区新港镇江矶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这个岗位上工作了10年。“要好好做人,脚踏实地,不要走一些歪门邪道。”陈申桃说,多年来他一直牢记父亲的教诲,也秉承着这个原则做人做事。

QQ截图20180815172212

陈申桃整理‘98抗洪的相关’资料

如今,退休后的陈申桃仍居住在1994年修建的房子里,在家务农。农闲时,陈申桃总会翻一翻当年的照片信件,忆一忆当时波澜壮阔的防汛抗洪抢险救灾历程。陈申桃说,九八抗洪对于九江人来说是一段终生难忘的岁月,他想对关心、支持九江抗洪抢险的全国人民,向英勇的人民子弟兵说一声“谢谢”!(实习生 徐志勤 记者 周慧

[责任编辑:夏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