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鄱湖冬暖鸟翩跹——“鸟痴”李春如的护鸟故事

九江新闻网讯(记者 姚星宇)“鄱湖鸟,知多少?飞时遮尽云和日,落时不见湖边草。”

被誉为“地球之肾”、“白鹤之乡”的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是全球著名珍禽王国、世界最大的白鹤越冬栖息地。每年秋冬之时,数十万只候鸟南归至此越冬,一时间万鸟欢鸣、群鹤共舞,十分壮观。

每每冬意渐浓,鄱阳湖畔便迎来候鸟迁徙高峰,这也是李春如一年中最为忙碌的时候。30多年来,他与鸟结缘、爱鸟如命,义务护鸟医鸟,救治候鸟数万只。继2009年获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斯巴鲁生态保护奖”后,今年他又获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让候鸟飞”公益基金护鸟先驱和重要贡献两项大奖。

初心不改,一生守“候”。今年72岁的李春如依然奔走于湖畔滩涂,坚守在护鸟医鸟第一线。

山上结草庐,枝头鸟语酥。

床前望明月,枕边一卷书。

——李春如《巡鸟乐》

本是水落滩出的枯水季节,但十一月初的鄱湖依然碧波万顷、不见消瘦。今年鄱阳湖的丰水期明显比往年长,候鸟迁徙高峰期也比往年推迟了近半个月的时间。

虽然水位持续偏高,都昌候鸟保护区内的马影湖区却有不少裸露的草洲和湿地;早在9月下旬,候鸟先头部队就已云集至此。“马影湖常年拥有1万多亩高滩涂,在冬季枯水期还会形成5万多亩低滩涂,这里是每年第一批越冬候鸟的首选之地。如果说鄱阳湖是候鸟王国,那马影湖就是候鸟王宫了。”李春如指着浩渺的湖水满是自豪地对记者说。

空中,群雁列阵而翔;水上,众鸟涉水起舞;湖畔,珍禽悠闲觅食。暖冬晴日之下,马影湖俨然鸟的世界、鸟的天堂。

作为鄱阳湖的一部分,都昌多宝乡境内的马影湖是越冬候鸟主要栖息地,李春如的家就在紧挨着湖的洞子李村。说是村子,其实就是一个小岛、一户人家,李春如既是家长、村长,也是一岛之主。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曾经的洞子李村林木稀少,李春如就在岛上种上几百亩松树、杉树和枫树。春夏时节,山上翠绿一片,众鸟筑巢度夏;秋冬之时,岛上暖意浓浓,候鸟栖息越冬。凭借勤劳的双手,30多年精心呵护,他把这个昔日的荒秃小岛打造成为一方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天地,这里已是国内鹭鸟数量最多、品种最全的夏鹭鸟栖息地之一。“这里有苍鹭、夜鹭、白鹭、牛背鹭、池鹭、草鹭、黄咀白鹭、花翅鹭……”李春如如数家珍。

时光回溯到30多年前,那时物资匮乏,村民鲜有生态环保意识。李春如在尽情享受候鸟乐园美好光景之时,也常常目睹令他痛心的幕幕场景:每当鹭鸟孵蛋育雏时,总有附近部分村民掏鸟蛋或捉雏鸟到集市上出售。

年轻的李春如看在眼里,痛在心头。1982年春,李春如开始挨家挨户地宣讲护鸟的重要性。后来,他索性当起了义务护鸟员,在岛上树林中搭起棚子,日行鄱湖边,夜宿“观鸟棚”,过上“山上度春夏,湖内阅秋冬”的日子。

李春如在候鸟医院抱起一只治愈的天鹅。(特约记者 傅建斌 摄)

李春如在候鸟医院抱起一只治愈的天鹅。(特约记者 傅建斌 摄)

春风和畅鹭衔巢,夏日荷花鸟歌谣。

秋凉菊黄闻雁语,冬寒雪飘鹤舒腰。

——李春如《竹枝词》

每天清晨,李春如都会早早起来,沿湖步行巡护,站在堤岸上用望远镜观察候鸟的动向。尤其是一到候鸟迁徙高峰之时,他每天得到湖岸走上几个来回。送走山上夏候鸟,迎来湖中冬候鸟,自春至夏、从秋到冬,李春如就这样周而复始地坚持着,走过了从而立之年到年逾古稀的护鸟岁月。

巡湖护鸟看似单调平淡,却有“险”有“惑”。面临生命危险,李春如毫不畏惧;面对金钱诱惑,他不为所动。2003年初的一天夜里,李春如正在“观鸟棚”睡觉,突然被一阵犬吠声惊醒。他跑出来查看,发现有人正在树上偷鸟窝里的幼鸟。“我大声喝止他,他让我放他一马,保证不偷了,我就心一软。”正在这时,偷鸟贼却抽出匕首,朝着李春如的大腿就是一刀,顿时血流如注,偷鸟贼趁机逃走。有一回,李春如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称:“想买一只天鹅,但要送货上门,过了九江就给8万元,过了赣州付12万……”没让对方说完,李春如就义正言辞地说:“你这是违法犯罪,我绝不干这个事。”

巡湖时,李春如还经常和沿途村庄的村民攀谈,拉家常,聊候鸟,宣传生态环保政策。时间一长,沿湖村民都知道他不求回报地坚持护鸟。在他的带领下,鄱阳湖畔一批批的乡亲和志愿者加入到了候鸟保护行列。近年来,都昌县相继成立西源乡小天鹅保护协会、多宝乡大雁保护协会、塘口野生动物救护站等民间护鸟组织,形成了“政府部门+爱心人士+民间协会”的湿地候鸟保护新模式,湖区爱鸟护鸟蔚然成风。

2009年,都昌县候鸟自然保护区多宝保护站成立,李春如从一名义务护鸟员变身为专职候鸟巡护员。之后,他先后在乡村退休老干部、老党员中发展了46名义务护鸟员,依靠大家的力量共同护鸟。

在沿湖巡护的同时,李春如还负责监测所管护湖区的候鸟疫情。“远听声音近看容,飞翔行走在其中。觅食粪便呈异样,跟踪监测莫放松。”根据多年来对各种候鸟习性的观察,李春如编出了顺口溜。如今,都昌县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广泛推广他的经验,护鸟员们都按这种方法开展候鸟疫情监测。

2016年3月14日,李春如和志愿者一起将治愈的天鹅放飞。(特约记者 傅建斌 摄)

2016年3月14日,李春如和志愿者一起将治愈的天鹅放飞。(特约记者 傅建斌 摄)

清风明月夜深时,马影滩涂恨依依;

他日新秒堤上约,再来相见是佳期。

——李春如《约鸟再会》

在李春如家右侧不远处,一栋灰砖白墙的房子显得十分普通,但墙上写有“中国鄱阳湖候鸟救治医院”字样的匾牌却十分醒目,候鸟康复室、候鸟重症监护室、候鸟病房、候鸟手术室及医护办公室等从左到右依次而列,5间小房让医院看上去小具规模。

全院只有李春如一名“员工”,独守一院的他算是“重操就业”。上世纪60年代,李春如就读九江卫生学校,毕业后被分配至都昌县人民医院工作,后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离开医疗岗位,回到老家洞子村务农。李春如清楚地记得,1985年的一天夜里突发强对流天气,狂风暴雨,雷电交加,小岛后山上一片狼藉,鸟巢全部从树上掉了下来,候鸟死伤很多,哀鸣声不断。李春如见状赶紧把受伤的候鸟带回家,并凭借自己的医术开始尝试救治,最终带回家的370多只候鸟被他救活了310多只。

救治候鸟多年来,李春如总结出一套中草药与西药相结合的独特方法,成了远近闻名的“候鸟医生”,鄱阳湖保护区和都昌县野生动物保护站每年都会将收到的伤鸟、病鸟送给李春如救治。为了救治更多候鸟,李春如萌生了成立候鸟医院的想法。

从2012年初开始,他搭上了自己多年积蓄,边筹资边建医院,其大爱之举也打动了一些单位和企业,答应给他出资、出器材和药品,鄱阳湖保护区管理局也一次性赞助他2万元。2013年2月1日,中国鄱阳湖候鸟救治医院正式挂牌成立,李春如被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任命为院长。

建院以来,李春如就着手建立完整的伤鸟病例档案。记者翻开一本厚厚的病例本看到,上面记录了近百只候鸟的救治情况,检查体征、医嘱记录和出院小结等应有尽有,丝毫不逊于正常医院的诊疗记录。

——检查体征:该亚成体白鹤入院时卧在纸箱内,头下垂,咀落在纸箱上,不能站立,羽毛不整齐,右翅明显下垂,双目似睁非睁,人提它无半点反抗之力……呼吸表浅心率快,出现奔马率,生命体征有垂危之状,大便水样,张嘴能闻及轻度铜味。(2015年11月21日候鸟入院救治记录)

——检查体征:该天鹅入院时不能站立,双翅关节处羽毛脱落,表皮和肌肉有明显的摩擦创面,双脚膝关节皮肤有创伤,口内有分泌物外泄,大便呈血样,心率90次/分,呼吸急促,对光反射基本消失,双侧瞳孔缩小。(2016年2月3日候鸟入院救治记录)

李春如说,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把鸟当人一样治疗。这些年,他让患病、受伤的14749只冬候鸟和36000多只夏候鸟重返蓝天。“目前,医院还没有通电,很影响候鸟救治,希望有关部门能帮助解决这一问题。”李春如说出自己的心愿。

连天芳草绿如铺,三月鄱湖似画图;

人立堤边春意好,水中倒影万花扶。

——李春如《春日口占其一》

每天的沿湖巡护虽然枯燥,但李春如笔下的护鸟生活却诗意盎然。这么多年来,李春如写下数百万文字的护鸟日记,详细记录着鸟类种群、数量、活动环境、动态特征以及巡湖情况等。在这方纯净的精神世界里,有湖光潋滟、万鸟欢腾,有离恨孤愁、思鸟心切,他用诗歌的浪漫打造出一份独有的鄱湖风情。

“我是人之身躯、鸟之灵魂。每每我信步湖州滩涂或行至山间荒径,有时我随口吟唱‘鄱湖好,山水尽娇娆,候鸟也知鄱湖美,舞动春风唱赞谣’它们会立即现身我的眼帘,似乎是‘每独寻时应有约,偶相逢处总凝仙’。”李春如说,鸟非常通人性,碰上这样的事并不意外。

去年,李春如救治了一只白鹤,他叫它“小白”。“我俩可以说是彼此心心相印,我对它说话,它向我唱歌;我走广场步,它跳白鹤舞;我到湖边散步,它去滩涂闲游;只要我说‘小白回家’,它会立即随我同行。”李春如有感于此,写下“人有魂、鸟有魂,灵性玲珑栖一身,相依直到今;人有声、鸟有音,唱出人鸟天外心,相伴永不分”。

鄱湖日暖,痊愈后的小白也要北归了。归去之日,小白翔而又落,似是“旧友情难舍,一飞一回头”;李春如独留湖畔,则是“空中飞影袖上泪,寄到北地万余里,小白还在耳东西,思君无了时”。众鸟归去,他便挥泪写下“鄱阳湖畔望迢迢,遍地兰花映日朝;滩外炊烟空极目,堤边芳草易魂消;只身我本巡查是,展翅君能搏击遥;往返长空行万里,蓝天一啸唱胡谣”。

今年9月12日,候鸟先遣部队已经归来,李春如发现17只经自己救治的候鸟,却不见小白的身影,他黯然写道:寻友黄昏后,青草深处雁语稠,水面鸭儿留,更有风送菊香悠。如此生态地,鹅也留、鹤相俦、马影湖畔觅乡愁。”那段时间,他天天守在马影湖边,“盼小白、想小白,思念之心总切切,望君早来旧时地,重叙旧,解我相思结”。10月29日上午,李春如在湖畔高呼“小白”,刹那间只见湖里低空飞来一只鸟,落在他跟前。“当我再见到小白时又惊又喜,我伸出双手,它展开双翅,它鸣叫,我流泪,轻轻翅拍我的背,真是‘思绵绵,意绵绵,思意绵绵总万千,人情鹤情果相连。马影边、射山边,今秋相逢起暮烟,拥抱诉离别,泪洒鄱湖天’。”说起这些,李春如眼含泪花。

护鸟心切、爱鸟成痴,这也激发了李春如的创作灵感,在闲暇时光里,他创作了数百首与候鸟相关的诗歌,成为中华诗词协会的会员。“三十五年长相处,为伊消得人憔悴,今生心甘做鸟痴”。在2016年11月26日的巡护日记里,李春如这样写道。

[责任编辑:邱明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