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为完成哥哥的遗愿,都昌女孩艰辛寻母五年不言放弃

为完成哥哥的遗愿,都昌女孩艰辛寻母五年,不言放弃

“妈妈,你在哪里?我好想看看你”

近30年来,李金梅经历了太多挫折。在她出生那一年,父亲因故去世,母亲改嫁他人,李金梅与哥哥李金明一起跟着爷爷奶奶生活。2010年左右,哥哥患抑郁症在都昌老家自杀,而寻找母亲则一直是他生前遗愿,为了完成哥哥的愿望,从2012年开始,李金梅踏上了寻母之路,她告诉浔阳晚报记者,她会一直找下去,不管什么方法也都会去试一试。

一直跟着哥哥寻找母亲

年出生的李金梅是都昌县土塘镇横渠村人。在她出生那一年,父亲因故去世,母亲则在她八个月大的时候改嫁他人,从此失去了联系。李金梅与哥哥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在我十岁的时候,爷爷又因病去世,后来就由奶奶照顾我们。”李金梅介绍,奶奶与他们兄妹并没有血缘关系,是爷爷的第二任妻子,但奶奶为人非常好,在爷爷去世后,还非常细心地照顾他们。

由于奶奶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家庭负担又重,在李金梅14岁那年,她就与哥哥外出打工,哥哥跟着别人学做裁缝,而她则在餐馆洗盘子,后来经人介绍去了广东打工。

“我年龄比较小,又没有身份证,到了广东的时候,我才发现被人骗了。那时候独自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真的很无助。”李金梅说,她在广东一边流浪一边寻找工作,最后终于进了一家工厂做事,但只有300元一个月。

在广东安定下来后,李金梅总是将省下来的工资寄给奶奶。可每次想到哥哥和奶奶,她都会躲在房间流泪。虽然短时间稳定了下来,但李金梅对家人的思念却更加深切,直到她接到哥哥从福建打过来的电话。

“哥哥在福建打工,他让我去福建跟着他,毕竟一家人要在一起,我就过去了。”李金梅说,跟哥哥在一起生活后,只要有时间,哥哥就会带着她回家找母亲,但一直没有消息。

李金梅与哥哥在福建安定下来后,兄妹俩又将身体不是很好的奶奶接到身边照顾,从那以后一家人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到都昌。每次回来,李金梅与哥哥就会四处询问母亲的消息。

“接力”踏上寻母之路

“后来我哥哥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整个人经常自言自语,班也没上了,独自一个人回到家乡到处找母亲,没钱的时候还在路边捡垃圾吃。”李金梅告诉浔阳晚报记者,2010年哥哥在都昌的家门口上吊自杀,至死也没有找到母亲。

母亲对于李金梅而言,其实只是一个名词,在她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母亲的形象。据她介绍,她的家中并没有父母的照片,所以她也从来没有见过父母的容貌。

“以前我并没有想过去找母亲,一直都是哥哥带着我去找的,他生前总是告诉我:‘一定要找到母亲’。”李金梅说,哥哥去世之后,母亲便成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人,她也想看看母亲长什么样子,而且寻找母亲也是哥哥生前的愿望,她想尽力帮哥哥完成。

从2012年开始,李金梅就踏上了寻找母亲的道路。五年来,她几乎问遍了都昌县的各大派出所,甚至给一些寻亲节目写信报名,但仍然没有结果。她只知道母亲是都昌人,而且改嫁后也可能没有离开家乡。

“我并不恨母亲,因为我对她没有什么印象,我只想找到她,看看她的容貌,然后带着她去看看哥哥,帮哥哥实现生前的愿望。”李金梅说,无论用什么方式,她都会尽力去找寻母亲的下落,而且会一直找下去。

“妈妈,我也不想打扰到你现在的生活,但我真的就是想见见你,看看你的模样,希望你看到这篇报道的时候也能过来找我,帮我、也帮哥哥实现愿望。”李金梅希望通过浔阳晚报的报道,让母亲得知她寻亲的消息,同时也希望知情人能够提供线索。

□记者 梅俊

[责任编辑:谢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