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幼”“小”衔接须引起重视》后续:小学一年级承诺立足“零基础” 仍有私立幼儿园偷偷踩红线

九江新闻网讯 “上午学拼音、识字,下午学数学和英语。”回想起暑假每天接送孩子上幼小衔接班的经历,赵霞觉得,自己也跟孩子提前过上了小学生活。如今,对很多幼儿园大班家长来说,幼小衔接班俨然成为“刚需”。

而最近,教育部下发通知,严禁幼儿园和培训机构提前教授小学内容,并明确明年4月底前全面完成整改。本周,九江的幼儿园和小学都相继开学。刚一开学,九江市很多幼儿园就向家长阐明幼儿园期间严禁“小学化”的要求,而一些小学开学也向家长保证,一年级的教学从“零基础”开始。

幼儿园“小学”化

前情:幼小衔接班成“刚需”

“孩子还未上幼儿园前,我和妻子基本属于‘佛系’父母,秉持的观点是只要孩子健康快乐就好。”市民高先生告诉记者,孩子上了幼儿园后,他和其他家长的交流日益增多,看到其他家长给孩子报各种兴趣班、培训班,别人家的孩子在各种比赛中崭露头角,他也不淡定了,不知不觉也开始“跟跑”。

针对“要不要上幼小衔接班”这一问题,记者随机采访了20位幼儿家长,其中包括15位幼儿园大班孩子的家长,5位幼儿园中班孩子的家长,得出的结论让人大吃一惊,除两位中班孩子妈妈有点犹豫外,其他家长对这一问题均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在记者追问“为什么要上幼小衔接班”后,不少家长的回答明显带有焦虑情绪。“大班学不了什么知识,别的孩子都在上,你家的能不上吗?不上万一小学跟不上咋办?”家长朱虹说,今年她的大儿子上幼儿园中班,小儿子还不到1岁,她一边忙活着给大儿子考察幼小衔接班,一边为小儿子考察早教机构。

在线上交流平台“宝宝树”九江宝妈论坛中,“幼小衔接”一直是一个热点话题,而且讨论更多的不是“上不上”的问题,而是去哪里上、多少钱的问题,幼小衔接班俨然成了家长们的“刚需”。不过,相比一些准小学生家长的焦虑,很多孩子已经上小学的家长显得淡定些,不少热心的家长以“过来人”身份现身说法。

“我儿子已经读小学二年级了,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建议还是上一下正规的幼小衔接班,时间不用太长,三个月就够。目的是让他感受一下上小学和上幼儿园的不同,更多的是让孩子养成写作业、遵守课堂秩序的习惯。在学习内容上,我不建议过度‘抢跑’。”一位妈妈与其他妈妈分享自己的经验。

不过,也有一些家长对校外幼小衔接班“不感冒”。“幼小衔接教育是必须的,但为此上培训班我觉得没必要,只要父母在孩子过渡期多注意引导就足够了。”孩子已经上小学二年级的吴先生说。

目前:最严“小学化”禁令发出

在幼小衔接班招生旺季,教育部却给出了一记重拳。近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严禁幼儿园和社会培训机构提前教授小学内容;坚决纠正小学起始年级未按国家课标规定实施零起点教学、压缩课时、超前超标教学,以及在招生入学中面向幼儿组织小学内容的知识能力测试。该《通知》还明确:相关部门将于2018年12月底前完成对幼儿园、小学、培训机构的抽查和摸排;对有“小学化”倾向的行为要于2019年4月底前完成整改。

“如果幼儿园、培训机构‘小学化’真能被禁止,所有孩子都能‘零起点’入学,对孩子和家长都是好事。”朱虹说,作为家长,她比任何人都希望孩子能快快乐乐享受童年,但她同样担忧“有令不止”或者治理效果打折扣。记者采访发现,对于禁令,很多幼儿家长都存在像朱虹一样的忧虑。

家长们的忧虑也不无道理。实际上,这并不是教育部首次对“幼儿园小学化”进行专项治理,但此次治理首次将社会培训机构纳入纠正范围。

2010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要求坚持科学保教,防止和纠正幼儿园教育“小学化”倾向。

2011年教育部下发《教育部关于幼儿园保育教育工作,防止和纠正“幼儿园小学化”现象的通知》,严禁幼儿园提前教授小学教育内容。

2012年,又出台《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提出幼儿园克服“小学化”倾向。

2016年3月1日起施行的新版《幼儿园工作规程》明确规定,幼儿园“不得提前教授小学教育内容”。

为什么幼儿教育“小学化”屡禁不止?“如果老师只领着孩子玩,家长会认为幼儿园不好,幼儿园生源会受到影响。”一家民办幼儿园工作人员无奈地说。

应对:幼儿园、小学积极响应

8月31日,九江市中心幼儿园开学报名,园长和老师都对家长详细介绍了教育部的“通知”内容,并且分析了幼儿的心智发展过程,引导家长更加科学地看待幼小衔接问题。不仅大班老师,刚刚入园的小班家长也被老师告知,升到大班也不会有小学化的教学内容出现,“根据教育专家长时间的跟踪研究,这才是最适合孩子的学习时间表。”一位老师说,

九江市中心幼儿园是公办幼儿园,而一些私立幼儿园则对教育部的“通知”要求有所顾虑。濂溪区一家私立幼儿园的老师就说,“我们假如不教,有的家长就会责怪我们,认为孩子在我们这里没有学到东西,因为现在九江好一些的小学都要考试,所以他们也希望孩子能够学到一些知识。”

今年九江小学报名这一天,不少家长都收到了该校致家长的一封信,就是学校向家长承诺,一年级老师的教学工作将立足于学生“零基础”。对于很多家长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幼小衔接”。最严禁令刚刚下达,按照要求明年4月完成整改,九江市民可以拭目以待。

(记者 周慧超)

[责任编辑:邱明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