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阳区 | 濂溪区 | 开发区 | 庐山管理局 | 瑞昌市 | 共青城市 | 八里湖新区 | 柴桑区 | 湖口县 | 都昌县 | 庐山市 | 德安县 | 永修县 | 武宁县 | 修水县 | 彭泽县 | 庐山西海

一封穿越时空的“家书”

从彭泽县到广东省珠海市茂盛围边防一线的1100多公里,承载着一对老人对烈士儿子的无尽思念;从女儿13岁立志当兵“接过哥哥的枪”到安葬至哥哥墓边,深藏着白发人两度送黑发人的伤痛。如今,年近7旬的父母已走出悲伤,只希望实现一个心愿:在建军90周年这个伟大日子里,趁我们还能走得动,再到儿女生前站岗执勤的地方看一看……

九江新闻网讯(张成斌)25年前,儿子梅开春与4名持枪抢劫澳门恒生银行后潜逃珠海的歹徒殊死搏斗,直至用鲜血染红边防线,牺牲时年仅18岁。去年5月,身患癌症的女儿梅开蕾在与病魔抗争7年后,不幸倒在了她珍爱的边防检查岗位上,只有37岁。

7月29日,退休老教师梅茂生带着一封手写的“家书”,与老伴冯静枝一路舟车劳顿,来到儿子生前服役的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五支队。冯静枝多年来一直有晕车的“老毛病”,坐车超过半小时就会眩晕,但准备好晕车药、晕车贴的她说:“再难受,也一定要来。”

7月30日上午10点,梅茂生搀扶着有些颤抖的老伴,来到以儿子荣誉称号命名的“守边英雄模范哨”前,抚摸儿子生前站过的哨岗,轻声呼唤儿子的乳名:“开春,爸妈来了……”一瞬间老泪纵横。

梅茂生说他上一次来这里,还是18年前,那时他在这里祭奠儿子后,代表儿子光荣地前往人民大会堂,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两位老人没有想到,儿子生前的同班战友、目前在珠海拱北公安分局工作的民警时伟甲也来到了岗哨前。三人见面紧紧相拥,欲语泪先流。

“25年前的那个夜晚,当部队赶来保护现场的时候,远远看到梅开春一个人躺在哪里,双手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八一式自动步枪……”

“直到后来公安机关抓获歹徒,歹徒说敬重梅开春是一位英雄,是一条好汉,把当晚发生的事情全部供述,他的死才真相大白……”

“歹徒打劫了130万港币,拿出10万港币想收买梅开春,求放他们一条生路,但梅开春不为所动。”

“一名年轻的战士,当时只有18岁,就这样为了边防的安宁,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回忆起战友梅开春,时伟甲几度哽咽。

除了时伟甲,在现场守候英雄父母的还有来自五支队的100名官兵。“英雄牺牲了,但英雄的父母并不孤单,我们都是他们的好儿女。”该支队一大队二中队指导员朱浩宇说。

这100名官兵中,有一个以英雄名字命名的集体:“梅开春班”。这个10人建制的班,如今已走过25个春秋,战士们换了一茬又一茬,英雄的精神也传了一代又一代。

“从75后到现在的95后,这个班里的战士们最熟悉的名字就是梅开春,梅开春这三个字已经成为激励一代代官兵戍边卫国的精神力量。”五支队政委颜勇说。

“儿女服役时,我们曾教导他们来部队一定要听从命名、服从指挥,在部队要体现人生的价值。他们做到了,我相信你们也能做到,而且会做得更好!”读完来队前手写一封“家书”,梅茂生向官兵们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随后,他和五支队政委颜勇一起把“梅开春班”这面旗帜授予了机动大队机动三中队三班。“我的双手接过这面旗帜,我感觉,这不仅是一种荣誉,更是一份使命,我将带领我们‘梅开春班’将梅开春的红色精神继续传承下去。”90后班长唐一坚定地说。

授旗仪式过后,100名官兵,100朵菊花,逐一轻轻地摆放在梅开春生前巡逻执勤的边防一线,庄严地道一声:“英雄,不朽!”。

老人相依相伴,走在儿子生前巡逻的珠澳边防一线上,不时驻足回望。这时,一列全副武装的巡逻战士齐步走来——“立正!向英雄的父母,敬礼。”

老人朝着队伍久久地挥手,他们知道:这,就是“梅开春班”,一个将在儿子精神照耀下,忠诚戍守边关的尖刀班。

五支队政委颜勇介绍,生于1974年的梅开春,原为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五支队机动中队战士,1991年12月入伍,1992年10月17日凌晨,在珠海拱北边防一线巡逻执勤时,与4名在澳门抢劫银行后潜回内地的持枪歹徒英勇搏斗壮烈牺牲。杀害梅开春后,歹徒欲栽赃陷害,将两万元港币装进其军裤,直到6天后主犯落网供述罪行,梅开春的死才真相大白。1993年1月5日,公安部授予梅开春“守边英雄”荣誉称号,并授予二级英模称号。广东省人民政府、国家民政部先后批准追认梅开春为革命烈士。

7月30日16时,两位老人在一路舟车劳顿后,来到了女儿梅开蕾生前工作的单位——佛山边防检查站。在这里,他们走进梅开蕾病故前所在的科室,听女儿生前战友讲述她在岗在位的点滴,看着手中的照片,女儿在各个岗位上工作的情景历历在目,彷佛此时她还未离开。

“有别于哥哥的轰轰烈烈,妹妹梅开蕾是那么地默默无闻。”梅开蕾生前的同科室战友、现任佛山边检站指挥中心主任的李强强说,他们此前花了近7个小时逐一翻看2004年至2016年梅开蕾病故间12年里站里所有2万多张照片,仅仅找到了29张有梅开蕾的照片,其中为主角的只有一张。

“不爱照相,不爱出风头,不爱成为聚焦点,从来不主动提她是‘守边英雄’梅开春的妹妹,只会默默无闻坚守着自己的机要查控岗位。这仅有的29张照片,成为了父母了解梅开蕾工作生活的全部。”梅开蕾生前的同事蒋爽说着说着,已泪湿双眼。

母亲冯静枝一直念叨着女儿的乳名,却不敢看女儿照片,女儿的离去是老人心中最深的伤痛。短短20分钟,冯静枝的手里攒了厚厚一团纸巾,里面浸满泪水。

“开蕾总是说让我们来佛山看看,来她服役的部队看看,说这里就是她的家。我们一直没来。这次真的来了,却再也见不到她了。”坐在梅开蕾生前工作的办公桌前,父亲梅茂生用手擦拭着不停流出的眼泪。

“去年9月26日梅开蕾离队前,还笑着跟我们说,等她病好了,回来请大家吃饭,因为她走了,大家要排的值班次数都会增多,给大家添麻烦了。”梅开蕾生前的战友刘宇巍没有想到的是,再也没有等到梅开蕾回来。

佛山边防检查站司令部机要查控科科长李强强介绍,生于1979年的梅开蕾,生前为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佛山边防检查站机要查控科副营职参谋。为完成哥哥梅开春的意愿,她1998年19岁时当兵,来到哥哥的部队。但服役11年后,于2009年查出患有乳腺癌,已到中期。手术摘除肿瘤后,次年她又回到岗位工作,始终向父母隐瞒病情,坚持与病魔和命运抗争,一边治疗,一边工作,直至2016年5月病情恶化,单位命令其停职治疗。4个月后,为“不给组织添麻烦”,父母让次子梅开晟把妹妹接回老家治疗,不久后不幸病故。

[责任编辑:邱明莹]